小說軀體的智慧

「可是南國……不太平!」這句話真的話裡有話,但靈雪沒有多想,只是想著君聖煜可能覺得夜雲謹的儲君之位不保,他還不知道夜雲靖是誰?

「大哥,南國怎麼不太平了?你知道夜雲靖是誰嗎?」

「是誰?」

「二哥啊,是夜珣哥哥!」靈雪突然起身看著他說,君聖煜有些奇怪,心裡很疑惑:夜雲靖是夜珣?可是為何帝璽沒有感應到二弟的……

「二哥還沒有恢復記憶嘛!」靈雪說。

「算了,以後你的決定大哥都尊重!」

「嗯!」

說完兩人便開始了對弈,看著面前笑逐顏開的靈雪,君聖煜一陣心痛!

「大哥,你輸了!」

「唉你怎麼能悔棋呢?」

難道真的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嗎?熇炎太子,你當初讓朕與鳳國聯姻的原因真的是那樣嗎?君聖煜腦海中不斷閃現過連日來的夢中事……

遠在南國的那個人此時收到了來自雲國的信件!

「大哥,你真的要讓曦和嫁到南國來,你就不怕她發現……」此人便是失蹤多日的趙信!

「與其讓她在外面越變越強,倒不如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還能掌控她的一舉一動!」

「沒錯啊,不過你怎麼派騰蛇去,那個女人和曦和有仇,萬一她把她殺了呢?」

「不會,她會顧全大局的,再說,本尊也沒想著讓她完好無損的嫁過來啊!」

「騰蛇肯定會報當年的仇,不過她畢竟不是我們族中之人,萬一背叛……」

那人動作一滯,笑了,說:「本尊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你去派人盯著她,只要曦和不死,隨她怎麼折騰!」「是,大哥!」

趙信走後,那人起身走到偏殿,看著牆上的美人圖,貪婪又帶著恨意的眼神死死地盯著她!

「華胥,你很快就能見到你的女兒了,我知道你已經很久沒見她了,你很想念她吧!」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很快我們也能見面了,等我處理完人界的事,就帶著曦和去找你,好嗎?」

說完那人臉貼著那幅畫,思念,瘋狂的思念……

「你是何人?」

「在下蒼穹,敢問姑娘如何稱呼?」

「華胥!」

只那一眼,便眾生難忘,三魂不見七魄,那一刻他便知道,他沉淪了…… 五天的狩獵時間,只要是出去,靈雪幾乎都和夜雲謹膩在一起,別人都離他們遠遠的,而某人幾乎沒有插入他們的機會,靈雪自從知道自選夫婿,玉環為準之後,一直再找佩戴玉環的人,君聖煜的已經被她拿到手了,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其餘的人就是找不出來,無論靈雪怎麼問,君聖煜也就只是說一句:「自己找!」氣得靈雪這五天沒和他說過話!

今天就是回宮的日子,在回程的馬車上,靈雪竟然一上來倒頭就睡,君聖煜坐在旁邊看著她這個樣子,寵溺而又心疼地笑了笑,給她蓋了條毯子,自言道:「昨晚就不應該讓你那麼瘋的,早知道就該押著你去休息!」

昨晚靈雪辦了一個什麼篝火晚會,一群人又唱又跳,舉杯對月飲酒,聊一聊詩詞歌賦,各地風俗趣事,很是熱鬧,然後就沒注意時辰,靈雪回了營帳還拉著君聖煜下了會兒棋,說是下棋,其實她已然醉了,拉著他一直問佩戴玉環的人都有誰,君聖煜這一晚也沒怎麼睡,最主要的是喝醉酒的靈雪太鬧騰了,他怕她又生出什麼事,所以在她的營帳里待了一夜!

今早晨起,靈雪就賴床,君聖煜硬拉著她起來梳洗打扮,迷迷糊糊地上了馬車,然後倒頭就睡,一直睡到現在還沒醒!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唔……大哥……別別走……你們……去哪兒……」靈雪在夢中迷迷糊糊地看見了什麼不好的事,突然一下子坐了起來,看見君聖煜好端端的坐在自己身邊,這才舒了一口氣!

「做噩夢了?」

「嗯,嚇死我了!」靈雪驚魂未定地拍著胸口,「我夢見大哥你走了,江山社稷,宣和天下什麼都不管了,連我都不管就走了!」

「夢都是相反的,別太當真!」君聖煜揉著她的腦袋說,「馬上就到皇宮了,還睡嗎?」「不睡了不睡了,我怕又夢見什麼不好的事!」

「呵呵呵……」一路上有說有笑,君聖煜和靈雪聊天聊的很開心,君承熠在後面的馬車裡陪著太后,太后如今心力不足,後宮大權都交給賢妃去管,好在賢妃是個有主意的,這麼多年她在後宮不爭不搶,以德服人,后妃和宮人們都很尊敬她,她也很孝順,對待太后一直很尊敬,後宮大事小事也會跟太后商量著來!

兩個時辰后,隊伍便抵達皇宮,靈雪回來之後,也顧不得休息,有些事是要開始做了,當天拉著陌凌寒就去了林逸府上,林正的病不難治,但林逸的病是個問題!

陌凌寒給林正把了脈,雖然手筋腳筋被挑斷多年未曾治療,但他們神醫谷有的是靈丹妙藥,陌凌寒自有辦法,他和靈雪把所有人都攔在外面,給林正治療!

「你這靈力有些弱吧?」看著陌凌寒給林正一點一點地灌輸靈力,她不禁問道,「好好修鍊了沒啊?」

「當然有了,我老爹以前天天逼著練,助靈丹給我吃了不少!」

「你還要吃助靈丹?還說有好好練?」

「以前以前,現在我特別勤奮,早就斷了助靈丹了!」

「我就說,你要還吃,估計我就回去把神醫谷炸了!」靈雪開玩笑地說,看向林正,鳳瞳打開,看著他的手筋腳筋正在慢慢癒合,笑了笑,說:「好了,剩下的就是藥物調養了,這就沒我事了!」「食療吧,你看他這皮包骨,這些年被幽禁在暗無天日的地牢,營養不良,你上次說的食療最好最適合他,當然葯也不能斷!」

「好了好了,你開個方子就好了,他的病很容易,關鍵的是外面的那個!」靈雪說完就出去了,林逸正在外面焦急地走來走去,看見靈雪出來后,上前問:「公主,怎樣了?」

「陌凌寒出手,你就放心吧!」靈雪笑著說,林逸還是有些擔心,「林大哥,林正的身體就看日後的調養,他的手筋腳筋剛剛恢復還很虛弱無力,適當的鍛煉讓他能恢復的快一些,藥物治療和食療同步進行,過後陌凌寒會把方子寫給你,我不能長時間待在宮外,所以食療我會讓陌凌寒看著!」

「多謝公主殿下!」林逸拱手作揖順勢就要下跪,靈雪及時攔住了他,說:「林大哥別這麼說,原本也是我們皇室先對不起你們林家,我理應如此!」

「總之多謝公主殿下,若是沒有你,林正不會好,林家的最後一脈也會因此在我手中斷送,請公主受臣一拜!」林逸執意如此,靈雪再攔著他會因此更加愧疚,所以也就由著他了!靈雪扶他起來,面色凝重,說:「林大哥,你弟弟的傷倒是治好了,但你的心……心悸之症我想……」

靈雪原本是想說可以治,只要找到合適的心臟,她和陌凌寒合力就會把他治好,但林逸說:「不用了,我本就是該死之人,這些年若不是我還要價值,靠著趙信的葯苟延殘喘到今天,我早就應該在十六年前死了,如今二弟已經無礙,他會振興林家,而我也有臉面去見義父義母,我無憾了!」

這時林正房間的門打開,陌凌寒從裡面出來,林逸立即迎上去,陌凌寒說:「進去看看吧,他沒事了!」「多謝!」「大公子慢點!」林逸進去后,靈雪望著他的背影,擔心惋惜,陌凌寒走到她身邊,說:「別擔心了,人家的身體人家都不當回事,我們擔心個什麼勁?」

「醫者仁心,你怎麼說出這話?」靈雪嗔怒道。

「我知道,但是遇到不配合或者想死的病人,你的醫術再好,說再多都沒用,看開一些吧,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別人怎麼走別人決定,自己的路再難也要走完!」

「何時會講這些大道理?」靈雪看著他問,他一笑,說:「其實我一直是一個特別深沉的人,只是你沒發現而已!」

「切!」靈雪給了他個眼神自己體會,轉身便走了,陌凌寒緊隨其後……

馬車上,靈雪一直在想一些事,君聖煜這幾天怪怪的,沈琛總說他的脾氣變得暴躁了,做事情不似從前一樣有耐心,總是特別著急,像在趕時間一樣!靈雪也在想夜雲謹的事,那次元神出竅,她在夜雲謹那裡看到的,他的心竟然缺了一角,而且好像元神不完整,心上竟然還有一層封印,因為這層封印,靈雪才明白,他的功力自成年起,就一直停滯不前,永遠無法突破恢復到以前的程度,她猜想會不會是元神不完整,但只少了一魂一魄,功力也不至於這樣弱啊!不明白不明白,所有的她都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至少現在他們都平安無事,你現在應該考慮的是你和夜雲謹的婚事!」「你的靈力倒是精進不少!」靈雪瞥了他一眼說!「那是,我可是日夜苦練,這樣才配得上我神醫谷少主的身份嘛!」

「算了算了,不想了,越想越煩!」「這就對了嘛!」

「皇兄把玉環都給了誰你知道嗎?」

…… 「皇兄把玉環都給了誰你知道嗎?」靈雪問,陌凌寒一笑,從袖子里拿出一張紙,說:「這還不簡單,雲宮的實力如何你最清楚,對你的人怎麼一點信心都沒有,喏,這就是了!」靈雪高興的接過那張紙,打開看了看裡面都有誰!

「雲皇當然算一個,彥王和太后自然也少不了,昊王和明王也各有一個,夏侯爺也有一個!」「就這六個?皇兄這是給所有皇親都算上了,長輩們還不少,母后,皇叔,舅舅,二皇兄,堂哥,還有他,這分佈還挺均勻!」

「錯了,還有一個!」

「誰啊?」

「太子!」

「你說熠兒!」靈雪驚呼,「熠兒才五歲啊,他懂什麼,不過皇兄這是放水吧,熠兒和我最親,還怕他不給我,我可是他親姑姑!」

陌凌寒搖頭,說:「我想不會這麼簡單,太子雖說是儲君,但如今尚年幼,但越小的越不容忽視,我可跟你說啊,你那個侄子我可是見過,不簡單,說他是肉體凡胎我真不信!」

「確實,以前我看他太小,想給他過渡一些靈力,可以保護他,沒想到被彈了回來,似乎抗拒外來的力量,我看過了,熠兒的身體里蘊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很純凈沒有一絲雜陳,我總感覺那股力量特別熟悉,還很親切,但又很陌生,不知道來源!」

「所以說別小看他,雲皇把玉環給他不是沒有道理,而且總感覺雲皇瞞著一些事!」陌凌寒陷入沉思,靈雪也充滿了疑惑,或許只有君聖煜知道怎麼回事吧!

夜晚,萬籟俱寂,喜鵲和紅袖今晚當值,喜鵲常年習武,精神比起紅袖來說要好很多,看著紅袖坐在地上打盹,喜鵲無奈一笑,去房間里拿了一條毯子蓋上,繼續守夜!

靈雪在寢宮裡睡著,但睡得似乎並不是很好,眉頭緊皺……

「這是哪兒?」靈雪此時正身處一片迷霧之中,四周寂靜無人,突然她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人背對著她向前走,她忙追上去,「喂,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啊?」

無論靈雪怎麼喊,那個人就是不管不顧地向前走,突然前方出現一個類似漩渦的出口,那人停下腳步,靈雪也緊跟著停下來,那人突然轉身對她一笑,靈雪看清那人的長相后,驚訝地捂住嘴,當那人轉身走進那個漩渦時,靈雪大喊:「二哥!」靈雪也緊跟著追了上去:是夜珣哥哥,我沒看錯,真的是他,他怎會在這裡?

「二哥……」靈雪跳進去后發現她竟然來到了一處花園,看著周圍的環境,靈雪清楚地認出來,這是南國皇宮的御花園,以前進宮她都會在這裡轉一會兒!

「這是南國?」靈雪疑惑地看著,突然她聽見遠處有人喊:「快快,快去通知皇上,皇後娘娘要生了!」

「皇後娘娘要生了?」靈雪疑惑,雲謹的母后難道是?靈雪聽了后,就想跟上那個宮女去看看,沒想到她剛想邁開腳步,突然發現,不遠處一座宮牆之上一個黑影閃過,靈雪看了看宮女的方向,又看看黑衣人的方向!

「事出反常必有妖,跟上去看看!」說完直接跟著那個黑衣人而去,彎彎繞繞的,那個人終於停下,進了一座宮殿,靈雪落地后抬頭看了看宮門,「冷宮?來冷宮幹什麼?」剛說著就聽見裡面傳來女子的尖叫聲!

「啊……」

靈雪因為好奇就跟進去看看,院子里那個黑衣人焦急地在外面等來等去,當他轉過身時,靈雪看到了他的長相,看上去年紀不大,二十八九吧!這時一個嬤嬤從裡面神色慌張地跑出來,手上還有血,黑衣人急忙上去抓著她的胳膊問:「小妹如何了?」

「將軍,小姐她心結未解,只怕是……」嬤嬤一臉的緊張惋惜,快速去外面打了盆熱水進去,黑衣人也滿心憂愁,他們都以為她會難產,沒想到她硬是挺過來了,順產!她疼得暈了過去,黑衣人進去,嬤嬤流著淚笑著把孩子抱給他看!

「將軍,您看,憐妃娘娘生了個小皇子!」

「嗯!」黑衣人面無表情地看著襁褓中的嬰兒,看向床上的人眼睛才會有一絲波動,「為了那個負心人,值得嗎?」說完又憤恨地看向嬰兒,「就是因為你,她才會變成這樣!」

暗中靈雪也進了房間,看著床上的女人,明白過來:「這是憐妃,夜雲慎的生母,長得挺漂亮的,而且看起來慈眉善目,應該是一位溫柔端莊的大家閨秀吧!」然後轉眼看向嬤嬤懷裡的嬰兒,興奮地走過去,「這就是夜雲慎小的時候啊,好可愛啊!」

「將軍,真的要這麼做嗎?」嬤嬤猶豫地看著他,他瞪著她說:「我們已經別無選擇!」「可是小姐她……」「不必讓她知道!」說著便從嬤嬤手裡接過孩子,「等憐兒醒了,我就回來!」說完飛身離開,靈雪奇怪:「抱著孩子去哪兒啊?」

因為好奇她跟著去了,沒想到是皇后的寢宮,皇后今夜也生產,聽說是難產,一整晚的鬧騰如今終於安靜下來,皇后在寢宮裡累得睡著了,睡得很沉,嬰兒房裡,守夜宮女靠著嬰兒床打盹,孩子也睡得香甜,卻因為窗戶突然打開孩子突然睜開眼睛,奇怪的是他不哭也不鬧,就睜著眼睛看著突如其來的黑衣人以及他懷裡的孩子!

「這就是二哥吧,沒想到小時候就這麼乖,看見陌生人也不哭!」靈雪看著搖籃里的孩子,逗著他,他好像看得見靈雪一樣,一個勁的沖著她笑!靈雪無意間看到了孩子左胸口好像有一個傷口,因為孩子的衣服扣的不是很緊,靈雪清楚地看見了那個傷口!

「胎記?不過怎麼那麼像箭傷啊?這麼小的孩子……不會是……」靈雪想起了上一世她還是曦和他還是夜珣的時候,那次她跟著夜珣轉移營地,半路遇到敵軍偷襲,夜珣給她擋了一箭,那次真的是有驚無險,那支箭離心臟的位置只有大概一毫米了!

「哎呦,二哥,怪我怪我,讓你剛出生胸口就帶著這麼一道箭傷胎記!」靈雪小聲地給他道歉,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聽見!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讓靈雪異常震驚……

「皇后,為了排除異己,你不惜栽贓陷害,憐兒被打入冷宮,我們馮家淪落到如今這般田地,全是拜你所賜,拜你們王家所賜!」然後他看向搖籃里的孩子,邪惡一笑,竟然將懷裡的孩子與搖籃里的孩子掉了包,「你費盡心機不就是想保住自己兒子的儲君之位嗎,我成全你,我倒要看看,若你有一天知曉一直養著別人的孩子,還笑不笑的出來!」

說完就趁守衛不注意翻出了窗戶,站在原地的靈雪已經忘記了反應,等反應過來,她看著搖籃里的孩子,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急急忙忙地跟了出去! 冷宮內,黑衣人把孩子抱回來時,憐妃還未醒,嬤嬤接過他懷裡的孩子,掀開被子看了看,震驚不已!

「將軍,這是……這是……」

「那個女人的孩子。」

「皇后的……那小姐的孩子……」

「他就不該生下來!」黑衣人說著直接上手就要把孩子掐死,看著孩子沖著她笑,嬤嬤動了惻隱之心,在他快要觸碰到孩子時,躲開了,抱著孩子朝他跪了下來!

「將軍,您就放過這個孩子吧!他母親造的孽,和他沒關係,他還這麼小!」嬤嬤邊哭邊說,「將軍,小姐的孩子已經……您不能啊!」

「奶娘,你想清楚,他是仇人的兒子,他……」

「但他也是皇上的嫡長子!」嬤嬤說,「您既然已經換了孩子,就把這個孩子留給小姐吧,就讓小姐當自己的兒子養著,對小姐來說也是希望,您不能把小姐唯一的念想也斷了!」

「奶娘你……」

「咳咳咳……」他們正說著,床上之人悠然轉醒,奶娘急忙擦乾眼淚起身,盡量讓自己的臉色好一些!「孩子孩子……兄長你來了!」憐妃虛弱地看著他說,向他伸手,他也順勢握住她的手,就像以前一樣。

「小妹,是大哥沒能保護好你!」

「不怪你,是我自己說錯了話,做錯了事,連累了整個馮家!」

「小妹……」

憐妃溫柔地看著眼前的兄長,她沒有任何的怨言,在她被打入冷宮時,他還在戰場上,三個月後一回來便被皇上卸了兵權,奪了大將軍之位,馮家就此沒落!他向皇上求情,沒有用!

「兄長,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憐妃問,環顧四周,看到嬤嬤懷裡的孩子后,欣喜地笑出聲,說:「奶娘,那是本宮的孩子嗎?快抱過來讓本宮看看!」

嬤嬤看了一眼將軍,把孩子抱到憐妃邊上,孩子一見她就開心的笑了,也逗樂了憐妃,憐妃溫柔的看著孩子:「這就是我的孩子,我和皇上的孩子,皇上,我們的孩子出生了!」

「你到現在還想著那個人?」將軍憤憤不平地看著她質問。

只見憐妃強忍著身體產後的不適坐起來,抱過孩子,說:「大哥,以前是我太任性,爭強好勝,為了得到皇上的寵愛,費盡心機,現在落到這般模樣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我還期望著他能來這裡看看我,看看孩子,可他沒有來,一次也沒有來,我放下了!」

「現在有了孩子,我才明白自己以前是有多可笑,女人這輩子最重要的莫過於丈夫和孩子,我現在什麼也不要,什麼也不求,只想著我的孩子能平安長大,我不祈禱他能有什麼作為,只希望他別像我一樣,機關算盡最後卻害了自己,只要他平平安安長大就好!」

我是佐助 「小姐,奶娘陪著你呢!」嬤嬤流著淚看著這個她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心裡苦澀!「奶娘,謝謝你!」「兄長,孩子還沒有名字呢,以前說等他出生,讓他的父皇親自給他起名,但現在……」憐妃苦澀的笑著,「兄長,你給他起個名字吧!」

「小妹,你起吧,這是你的孩子!」將軍說,從始至終,這位將軍從未看過孩子一眼,即使看,也只是簡單瞥上一眼!

「南國到他這一輩,已經是雲字輩,就叫……雲慎吧,希望他以後能謹言慎行,別像你的母妃一樣!」這是她第二次說了,其實在冷宮裡不知說了多少次了,只是時間久了,也就看的淡了!

「慎兒,我是你的母妃,這是你的舅舅,你舅舅可是我們南國有名的大將軍呢!」看著憐妃臉上久違的笑容,將軍和嬤嬤對視一眼,嬤嬤沖著他點頭流淚,他便放下了殺他的念頭……

「原來夜雲慎才是真正的……」靈雪正想著,但眼前畫面一轉,她親眼目睹了夜雲慎的成長過程!夜雲靖一出生皇上便龍心大悅,即刻便昭告天下,封為儲君,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位繼承人,而夜雲慎呢,一出生就被人掉了包,原本屬於他的儲君之位被人搶走,從小便被眾皇室子弟嘲笑欺負,父皇的冷漠,還有親生母親的排擠打壓,幸好有憐妃的疼愛,才讓他沒有失去母愛,再加上當時從雲國嫁過來的靜貴妃,有靜貴妃護著他們,不然夜雲慎早在幼年時被害死了!

憐妃死後,南皇便將夜雲慎交由靜貴妃扶養,而夜雲慎親眼目睹了皇后逼死憐妃的畫面,心中對皇后只有仇恨,憐妃的兄長也從邊關回來,他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復仇,夜雲慎這個原本就是嫡長子而現在是憐妃之子的侄子是他最好最有力的復仇利器!

「怪不得,怪不得我第一次見到夜雲慎時就感覺很親切,而見到誤以為是二哥轉世的夜雲靖時,半分熟悉感都沒有,和他見面少說話少,而且我對他竟然有排斥感,他對我雖然溫文爾雅,但總是帶著幾分疏離冷淡!」靈雪不禁想起以前和夜雲慎的事……

「大哥哥,痛!」

「我叫夜雲慎!」

「那我叫你慎哥哥好不好啊?」

……

「算了,不跟你一個小姑娘一般見識!」

「你不會怕狗吧?」「誰說的!」「那你幫我抱著吧!」「你別過來!」

……

「那以後你就是本王的皇妹了?」

「沒錯!有我這麼可愛的妹妹,有沒有覺得很開心呢?」靈兒萌萌的問,逗笑了夜雲慎!

「開心,開心,靈兒本來就是本王的妹妹……」

腦海里一幕幕畫面閃過,夜雲慎對她難得的溫柔,就像以前的夜珣一樣……

「你就是二哥吧?」

「你是?」

「我叫曦和,是君臨哥哥的妹妹,既然你是他二弟,那就是我二哥了!」

……

「二哥,你陪我出去玩嘛!大哥和三哥都不在,我一個人待在家裡好無聊啊!」

「可是軍營里還有很多軍務要處理,你乖乖待在營帳,等二哥忙完了就陪你!」

「二哥,這是要選新兵嗎?」

「是!」

「帶我去吧,我保證,會很乖很乖,不會給你惹麻煩!」

「真是拿你沒辦法,走吧,小蝴蝶!」

……

「小蝶當心!」

「啊,二哥你中箭了!」

「沒事,小蝶別哭!」

……

靈雪雖然慶幸夜雲慎的身份,但同時也有疑惑,既然夜雲慎是夜珣轉世,為何他到現在元神還未蘇醒,君聖煜早已蘇醒,鳳傾城最近似有蘇醒的跡象,為何他卻……

畫面一轉,靈雪便從睡夢中醒來,清晨的一縷陽光像往常一樣照射進她的寢宮,她揉揉眼睛,躺在床上想著剛才的夢: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萬一是假的呢?

「我真笨!」去找二哥證實一下不就好了,如果他是夜珣,胸口那道箭傷是騙不了人的!靈雪說走就走,快速讓喜鵲和紅袖給她梳妝打扮后,直奔驛宮…… 靈雪到達驛宮時,一進宮門就看見難得一見的一幕:夜雲謹,鳳西涼,夜雲慎,鳳傾城他們四個竟然會在一起品茶,在她的印象中,夜雲謹和鳳西涼向來不對付,此刻竟然會如此心平氣和地坐在一起,陌凌寒在一旁練劍,靈雪看出來了,是玄冰劍法,不過他那劍舞的,真叫一個慘不忍睹,儘管鳳傾城時不時提點一句,但陌凌寒的劍要麼沒拿穩,要麼一個控制不住飛出去!

「你不適合練,都練了一早上了,累不累啊?」鳳傾城有些好笑地看著他,他拿著劍指出去,一臉的不相信,說:「我劍術一向不錯的,唯獨這玄冰劍法……」「凌寒,不是你練不好,而是玄冰劍法不僅有招式,還有內功心法,所以……」夜雲謹好心提醒道。

「我就說,唉,不練了不練了,累!」說完收了劍就坐到位置上喝茶,忽然看見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靈雪,欣喜道:「公主你怎麼來了,怎麼不進來?」

眾人望去,皆是欣喜表情!靈雪帶著疑惑走到他們身邊坐下,看著他們的眼神都怪怪的,尤其是看著夜雲謹和鳳西涼的眼神!

「你們今天怎麼會聚在一起?」靈雪問,鳳傾城一笑,說:「雪妹,淡定,今日閑來無事,所以坐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雖然他們是敵對關係,但是……他們好歹都是一國儲君,氣量大得很,沒事!」鳳傾城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在鳳西涼和夜雲謹之間徘徊,很是悠閑!

「那個……我做了些點心帶來,你們……」「點心!」靈雪的話還沒說完,鳳傾城就兩眼放光,看到喜鵲和紅袖手上各提了一個食盒,就直接拿了過來打開,一股清香從食盒裡飄出來,鳳傾城迫不及待地拿了一塊放到嘴裡,一臉享受!

「果然啊,還是雪妹做的點心好吃!」說著擺出來,其他人也嘗了嘗,不錯!夜雲慎倒是第一次吃靈雪做的點心,以前在南國,夜雲慎總是來的不是時候,不知錯過多少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