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你找幾個人存到銀行去就是了,難道這個還用我來教給你嗎?」

「李爺,我的親爺,不是我不會辦事兒,你也知道咱們斧頭幫是幹什麼的?如果抬著那麼多的錢到銀行,估計警察局上下會把咱們查好幾遍,到時候也就沒什麼秘密好說的了,在咱們這個行業里,就算全部都是正規來的錢,銀行也會上報給警察局的,就算是要存錢的話,也得李爺您親自去存,這是您的錢呀,況且你也沒有什麼案底兒,銀行不會去調查您的,我們這些人要是把錢給存進去,這就是黑錢了。」聽完張哥的解釋,李天算是明白怎麼回事兒了,他們這些人都是在警察局那裡掛上號呢,別說是7000萬的現金了,就算是70萬,他們也不會存到銀行去,就算是要存的話,也不會在自己的戶頭裡,這實在是太容易被充公了。

「那你找個貨車把他們裝上,全部送到我家裡去吧,我家的地下室還算是不小,扔裡邊就行了。」李天的話差點都讓張哥把眼珠子掉出來,地下室里放7000萬現金,這得是多有錢呀,況且李天所在的那個小區,張哥也知道,治安雖然不錯,但是那是因為沒人知道那裡有7000萬現金啊,現在要是有人知道的話,不知道有多少江洋大盜會盯上那裡的。

「李爺,這是不是不太好呀?那麼多的現金都堆在地下室當中,很有可能被有心人給盯上的,到時候他們要是去偷錢,也打攪您老人家清修不是?」張哥為難的說道。

「沒關係,你找幾個信得過的兄弟,別告訴他們裡面是錢,他們自然也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通通給我運過去就是了,剩下的安保情況我自己會搞定的。」李天說道。

這些人自然是不知道李天的靈氣陣,靈氣陣還有一個功能,就是可以防禦,如果沒有得到李天的允許,任何人都不可能進得去,別說是一般的小毛賊了,就算是入門五段的人也別想硬闖。

張哥還想要說什麼,可李天已經先出去了,老大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身為一個小弟,還得記得服從命令就是自己的天職,可能老大用這些錢有其他的用處呢,咱還是不要過問的太多,有的時候知道的少,不見得是一個壞事兒,知道的多,不見得是一個好事兒。

加上斧頭幫自己收的那筆錢,總共高達8800萬的現金就被裝上了皮卡車,就這麼準備運到李天家的地下室去,看李天的那個表情,一點波瀾都沒有,莊嚴和張哥在心裡又贊了一句,果然是我們的老大呀,什麼都不怕。 「這是誰家的車呀?怎麼拉回來那麼多的皮箱子呀,難道咱們這院里還有人批發皮箱子的嗎?」李天所在的這個小區,老王的胖媳婦在二樓的露台上說道。

「你管人家那麼多事幹嘛?上回的事情我還沒找你呢,以後給我管住你那個嘴,出了這個家門,什麼話也別說,不說話能把你給憋死,上次咱們就把人給得罪了,我就說到老李家去坐坐,緩和一下關係,你非得不去。」老王也在陽台上,一邊看報紙一邊說道,對於他來說,上次那個事情還沒緩過來呢,實在是把自己給嚇壞了,縣委第一秘書對李天那麼客氣,這條路子要是走好了,絕對夠自己吃飯的,全讓自己這個胖老婆給毀了。

「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憑什麼他們家老走運,當年那個飯店我就說不賣,你非要那麼低的價格賣給人家,現在你看人家日進斗金,明明就是我們的地界兒。」都說吃一鑒長一智,可惜這胖娘們什麼也沒長。

「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去吧,當年那個飯店是個什麼模樣,你不比其他人清楚,要是咱們兩口子繼續幹下去,連現在這個房子都得賣了,當時人家老李肯把這裡接手,咱是求爺爺告奶奶呀,這才過了幾天的時間,你就忘得一乾二淨了,這就是恩將仇報。」老王算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想明白了,這些年的確是自己不對,可惜他這個胖媳婦什麼都想不明白。

「你快過來看呀,果然是那個小妖精家的,他家弄那麼多的皮箱幹什麼?難不成是飯店干不下去了?現在要賣皮箱嗎?」看到皮卡車停在了李天家的門口,這胖娘們頓時來了興緻。

老王也感覺到有些納悶,就算是倒賣皮箱的話,那也不應該拉到自己的家裡來呀,而且上面這些皮箱看樣子都不是新的,沒必要把這些東西放在這裡呀,租個倉庫豈不是更簡單嗎?

不過老王畢竟跟自己的媳婦不一樣,他在生意場上那麼長時間了,就憑那天過來的那些人,李家的小子也不可能那麼胡鬧,怎麼可能是賣皮箱的呢。

「你看看這幾個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要麼是禿子,要麼是渾身有紋身的,這都是黑社會的……」沒等這胖娘們說完呢,老王上去一把就把他的嘴巴給捂住,開什麼玩笑,你個胖娘們,不知道禍從口出嗎?你不認識這兩個人,老子可是認識這兩個人的,這是斧頭幫的大哥和二哥呀,這話要是被他們兩個聽見,今天晚上咱們家還過不過日子了,沒準明天就在西郊亂墳崗子相遇了。

「我再給你說一遍,你給我閉上你的嘴,那兩個人不是我們能得罪的起的,如果你明天早上還想起來用你的嘴吃飯,現在就給我把它閉上,要不然咱們全家都得死你手裡。」要不是怕動靜太大,老王都想上去抽一巴掌,這娘們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胖娘們這個時候才有點冷靜,好像那天自己那個表弟也給他幹活,莫非現在隔壁的小子是黑社會老大嗎?自己那個表弟從小時候開始就不怎麼干正經事兒,就在社會上混日子,莫不成他是表弟的老大嗎?

本來按照李天的意思是找幾個小弟過來,可這可是幾千萬現金呢,什麼樣的小弟能夠信得過呢?所以張哥跟莊嚴商量了一下,就他們兩個帶著剛子過來了,三個人往地下室里搬就是了,這樣可以把知情範圍拉到最低,不至於讓消息傳遞出去。

本來李天是不想這樣的,不過看他們三個一臉凝重的樣子,也就不拒絕他們了,怎麼說這也是一片好心,不能讓下屬寒心呀,能讓他們有個效力的機會,估計他們心裡也是高興的吧,畢竟現在李天在他們的心裡可是高人。

「老李,你家是來了什麼東西了?我過來一塊搭把手吧,你這個身體不行,我這兩年天天鍛煉,沒問題的。」老王趕緊的換了一身衣服,他們兩家本來住著就比較近,現在每天早上李天的父親出去鍛煉的時候,老王還跟他說幾句話,他們的關係算是緩和了不少,如果沒有那胖娘們兒的話,估計兩個人早就回到幾年前那個兄弟年代了,畢竟以前的時候老王也沒少幫忙,只是他的這個媳婦不行。

「我哪知道這熊孩子搗鼓了什麼東西,你進來喝茶吧,讓他們這些年輕人去做,咱們就別去摻和這個了,老胳膊老腿兒的在傷著了,不划算。」人老了就需要朋友,雖然那天老王做的事情讓李元秋很憤怒,不過在這個小區當中住著,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李元秋又是個心胸寬廣的,所以就不怎麼記仇。

喝茶?老王吞了一口口水,這是能進去喝茶的時候嗎?斧頭幫的老大跟老二在外面幹活,我進去喝茶,剛才在陽台上的時候看的不怎麼清楚,現在走的近了,可算是真的看清楚了,這兩個人就是斧頭幫的老大跟老二。

「不用不用,我來搭把手,多一個人多份力氣。」老王說完就準備領取兩個箱子進去,可沒想到用力之下竟然提不動,這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東西啊。

「這位叔叔,東西比較沉,還是我們來吧,您跟我們老太爺進去喝茶吧,聊聊天哈。」換了別人敢來動這幾個箱子,估計剛子一腳就踹過去了,不過老王是老太爺的好朋友,他可沒那個膽子,趕緊從老王的手裡把東西接過去了。

「剛哥…是您呀…,您…您…看我來幫忙吧…」剛才沒看清是剛子,這會兒看清了,一般來說斧頭幫的事情,張哥和莊嚴都不怎麼管,對外出面的都是剛子,在他們這些生意人眼中,剛子可是有大能耐的人,在整個肥桃縣當中就沒有剛子擺不平的事情,各行各業都把這個當成是大佛爺來供著的。 年輕的資本加上成績斐然,顧可君順利超越了高芷卿的地位,人火了追求者也就多了,可是偏偏顧可君就愛上了梁銘思這樣的人,沒有多大名氣也不紅。

不踏實沒實力就是一個到處坑蒙拐騙的男人,他究竟給顧可君灌了什麼迷魂湯,顧可君非他不可。

其實上輩子顧可彧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器重,簽約她不過是一種宣傳手段,因為她是顧可君的姐姐。

娛樂姐妹花的競爭不如親姐妹的撕逼,這種娛樂版面的頭條才是真正的營銷手段,顧可彧其實就是配角。

上輩子的壓抑與背叛讓顧可彧明白,自己不能再這樣軟弱不能,不能再活在別人的陰影之下了。

雖然先決條件並不優異,但是後天努力也未必不能成功,主動出擊才能為自己贏得機會,為了日後的發展,顧可彧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一線明星。

陳姐今天看了一圈這對姐妹,大概心裡有譜了,也大致規劃了一下未來的發展計劃,肯定是顧可君紅的幾率大一些,但是姐姐也不是沒有機會。

「走吧,咱們去公司一趟吧,你倆收拾一下,我在樓下等你們。」

「好的陳姐,您要不坐這裡休息休息,喝杯水。」

會來事兒的顧可君想要挽回一下剛才剛起床的形象。

公司的位置離他們的公寓不遠也不近,所以他們三個人決定打車去公司。

一樣的路線,一樣的人,熟悉的街景,喚起了上一世顧可彧的種種痛苦的回憶,這些傷痛讓她永遠不會忘記仇恨,悲痛填滿了胸腔。

顧可彧遠遠看著公司大門,卻發現一輛保姆車慢慢朝著自己駛來。

陳姐也看到了車子過來了,主動走向前和車子一起停了下來,讓姐妹倆先找個地方待會別跟過來。

車門緩緩打開,下來一個戴著墨鏡身材高挑的美女,原來是陳姐培養的高芷卿。

所謂眾星捧月,公司出來一堆人圍在她的身邊,鞍前馬後,因為高芷卿的到來,目光也被轉移了。

姐妹兩個人被遺忘了只能先進到大廳裡面等著陳姐回來,她和高芷卿去談一部大製作去了,顧不上兩個新人就讓他倆等著。

沒想到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陳姐才姍姍來遲,顧可君馬上站起身來跑到陳姐身邊。

「姐,你去哪裡了,我們等了你好久!你可算回來了,請問我明天可以開始工作了嗎?」顧可君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自己的明星之路。

「姐,我覺得我的條件很好,比公司里好多人的樣貌都好,您看我怎麼樣?」

這話一出口,得罪了周圍不少經過的人,大大小小形形色色,公司里其他女藝人就這樣孤立了顧可君。

顧可君知道,只有有工作了才有錢,之前在老家幹活才幾個錢,張導拍了那麼一個小東西就給了自己那麼多錢,明星真是來錢快。

只有錢才會使人安心,顧可君認為自己一定要紅要掙好多的錢,多到花不完,自己才是嘉世娛樂的一姐,就連陳姐都只能聽她的。

陳姐沒有說話,看著面前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顧可君,又喜又悲。

開心的是這孩子的笑臉但是真的不錯,好好打造一番又是一顆善良的娛樂新星,但是致命的是沒有閱歷的野心,區區幾千塊錢就讓她迷失了雙眼。

但是為了公司能掙錢,陳姐還是交代了很多工作給顧可君,想要順利推出新人,讓顧可君實打實的火一把。

「這些都是不錯的資源,對於新人來說夠用了,回去準備吧,明天開始工作。」

陳姐趕緊發布任務,這種事情馬上提上日程。

工作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顧可君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竟然有了這麼多工作任務,手中的安排表讓她有了一種充實感。

「謝謝陳姐,謝謝您,我一定不會辜負您對我的期望。」

顧可君十滿臉的感激。

顧可君因為外貌原因非常容易推出手,但是另一個人也就是顧可彧卻讓陳姐犯了難,她不知道這種普通人為什麼要簽進公司。

外貌不是一等一,氣質也沒有,更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值得關注,怎麼就簽了這麼其貌不揚的顧可彧。

按理說兩個人都是從農村出來的,性格和經歷應該十分相似,但是事實上兩個人大相徑庭。

顧可君既然非常想火想要錢,那顧可彧肯定更想啊,因為她不如顧可君,但是事實卻不是這樣的。

陳姐其實對顧可彧的態度不如顧可君,因為顧可彧身上有一種和顧可君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她眼睛里的清冷與透徹,彷彿可以看穿一切。

一個沒有太多閱歷的人為什麼會有這樣奇怪的目光,這些都是陳姐不太喜歡顧可彧的理由。

「陳姐,您看我需要做些什麼?」

「你目前沒有什麼工作,剛來公司先熟悉熟悉。」陳姐知道這種水平的新人很難推出手、手裡根本沒有合適的工作。

所以陳姐讓顧可彧先打雜,熟悉一下公司流程和業務。

顧可君看著一個通告都沒有顧可彧忍不住想要炫耀自己,冷嘲熱諷是必不可少的。

「你看你非要跟著來大城市,還妄想當什麼明星,你覺得你有可能嗎?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顧可君說話可是十分不中聽,陳姐聽了也是很氣憤。

「既然你簽約來了公司,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假如以後走紅你這樣不負責任不維護自己的形象,你是沒有發展的!」沒想到維護了顧可彧。

突然,有人喊住了陳姐。

「姐啊,上次和您說的再找一個助理給卿姐,找到了嗎?」一個嗓子沙啞面色蒼白的女孩子詢問著。

原來這個人是高芷卿的助理之一,隨著女明星越來越紅的趨勢,不僅片酬見長,脾氣也是日益增長,越來越大。

「卿姐催我好幾天了,我來問問,我們實在是人手不夠。」女孩再一次說出了請求。

看樣子陳姐也十分為難,身邊實在沒有合適的人選可以完成高芷卿助理的工作,因為她實在是太挑了,已經開除了六七個助理了。

因為是公司的搖錢樹,所以這種要求也是提出來就滿足。

陳姐突然回頭看了眼顧可彧,有了新的想法。

「顧可彧是吧,你看樣子你也挺機靈的,要不先跟著去高芷卿那邊學習學習,就這麼定了!」 「原來是老王…啊不…王叔啊,您還是進去給我們老太爺喝茶吧,這裡的事情交給我們就可以了。」剛子抬頭看了一眼,這個人是有印象的,想到剛才老太爺招呼他可是很熱情的,趕緊把自己嘴裡的稱呼給改變了。

老王瞬間感覺自己高大上起來了,斧頭幫的三當家竟然稱呼自己為叔叔,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老李家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改變?前一段時間剛剛跟縣委一號秘書有關係,現在斧頭幫的三個巨頭就在他家當小弟,甚至是搬運工,這得是多大的能量啊,就算是縣委書記的家裡,估計也不可能讓斧頭幫的三個老大過來當搬運工吧。

老王就這麼心情忐忑的被李元秋拉進去喝茶了,這頓茶可是讓他喝的難受啊,一方面又想要打探一下消息,另外一方面又害怕說出來的話犯忌諱,所以一直都坐在那裡不知道想什麼,有好幾次李元秋跟他聊天,都不知道李元秋說的什麼。

老王擦了一把自己腦袋上的汗,幸好那天把自己的老婆給攔住了,晨練的時候又跟老李把關係緩和的差不多,這要是繼續這麼弄下去的話,以後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呀,看來以後得更加巴結老李,不能把他當成自己的老朋友了,得把他當成自己的上級才行。

「李爺,事情都辦完了,都在地下室當中擺好了,是不是我們叫些兄弟來看著?這邊的保衛看著是不錯,可我總覺得不怎麼保險啊。」三個人累得滿頭大汗才把這些錢給搬進去。

趙匡義 「你們三個回去休息吧,這邊的事情我自己心裡有數,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斧頭幫的這三個老大,就那麼在院子里跟李天說話,李天就在沙發上,隨便擺擺手就讓他們回去了。

這三個人竟然點頭稱好的上車了,又讓坐在沙發上的老王感覺到很驚訝,這到底是什麼身份呀?斧頭幫的三個老大都沒有機會進來,自己卻坐在沙發上喝茶。

「你小子也真是的,人家給你忙活半天了,怎麼也得讓人家在家裡吃頓飯呀,怎麼就這麼叫人家走了呢?剛才我就看人家滿頭大汗,進來喝點飲料也是好的,你別在那坐著跟大爺一樣,趕緊去給你王叔倒茶呀。」李元秋從廚房當中拿出幾瓶飲料,可門外的三個人已經走了,看到李天還在那裡坐著,就不知道給客人倒茶,這該有的禮貌都沒有了,李元秋還感覺自己教育孩子不合格呢。

對於莊嚴他們三個人來說,絲毫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這就是高人應該有的風範,如果李天讓他們三個人進來吃頓飯,他們三個人吃的才彆扭呢。

「王叔,您喝茶。」雖然之前的時候跟老王有些過不去,但是這個傢伙也不是大惡之人,而且也是父親的好朋友,平時跟父親下棋釣魚什麼的也算談得來。

「您坐下,您坐下,我來我來。」老王趕緊把茶壺接過來,斧頭幫的三個老大都是他的小弟,縣委第一秘書都要等著您睡覺醒來,我算個什麼東西呀,竟然讓您親自給我倒茶?

「真是一點禮貌都沒有,平時我都怎麼教育你的。」李元秋一邊罵李天一邊接過了茶壺,趕緊的給老王倒上水。

老王這個難受呀,還只能是生受著,看向李天的時候,正好李天也看著他,李天給他示意,讓他坐下喝茶就是了,如果要是繼續這麼坐立不安的,還不知道要怎麼樣呢?李元秋不認識斧頭幫的三位大佬,老王可是認識的。

喝了半個小時的茶,幾乎沒有一滴水份到達老王的肚子里,全部從老王的額頭上變成汗出來了,終於老王的手機響了,趕緊跑回家去了,要是讓他繼續呆下去的話,非得把自己呆成神經病,這精神緊張的狀態,可不想繼續下去了。

「你以後辦點兒事兒有點兒眼力勁兒,怎麼你王叔在那裡坐著你也在那裡坐著,人家既然到咱們家裡來,你就得當成客人招待,而且還是你的長輩,雖然他媳婦那個人不怎麼樣,可是他這個人還是不錯的。」老王前腳剛出門,李元秋後腳就罵上了,反正是自己的兒子,想要怎麼教訓就怎麼教訓。

我的親爺爺呀,您可不能這麼教訓你兒子呀,萬一這小祖宗要是怪到我的頭上,這以後我還能有好日子過嗎?老王是一路心驚膽戰的回家了,別提這一路多害怕了,就怕李天把這個事兒怪到他頭上。

面對自己老爹的教誨,李天也只能是老老實實的點頭稱是,別管自己在外面多麼風光多麼厲害,可這一刻李天真是感覺到很舒服,並不是自己賤皮子,實在是幾萬年來都沒有人這樣說過自己了。

「對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你呢,你弄了這麼一堆皮箱到家裡來幹什麼?以後你真的要轉賣皮箱啊?」李元秋終於算是罵累了,這會兒才想起來,下面的皮箱是幹什麼的?他的腦子有可能跟隔壁的胖娘們兒這會兒同在一條線上了,都以為李天要轉賣皮箱呢。

「什麼我就倒賣皮箱了,這裡面裝的都是錢,前一陣子我跟別人研究了一種保健品,沒想到賣得還算是不錯,誰知道那些人都是提的現金,我也沒有地方放,只能是放到咱們家裡了。」李天一邊看報紙,一邊輕描淡寫的說道。

正在廚房當中做飯的李雅和正在喝茶的李元秋同時都瞪大眼睛傻愣了,那些皮箱當中都是錢,開什麼玩笑呢,那可是有十幾隻大皮箱呢,每一隻都那麼大,如果要裝錢的話,這得有多少錢呀?

「你小子說剛才那裡邊裝的都是錢?」李雅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沒見過有人把那麼多錢放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的吧,再說了,什麼樣的保健品能那麼值錢呢?怎麼可能會有十幾大箱子的錢呢? 李雅跟李元秋都認為李天在說笑,兩個人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你小子到底瞎搗鼓的什麼?趕緊老實交代,下麵皮箱里到底裝的都是什麼東西,我才不相信全部都是錢呢,你要說玩具錢我相信。」李雅一把把李天拉到自己懷裡,手裡拿著勺子逼在李天的脖子上,一副刑事逼供的樣子。

「撒手…撒手…姐,那可真的都是錢,我這是脖子,不是鋼筋的,再勒下去都能斷的。」

「那你小子給我滾下來,等會兒我要打開裡面不是錢,我一巴掌拍死你。」李雅拉著李天就到了地下室,李元秋也跟著過來了,他也想看看裡面是什麼東西,剛才那三個人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放進去的。

李天隨手打開了一個箱子,裡面因為裝的太慢,剛剛打開了一個扣,另外一個扣就被崩開了。

「這…這怎麼可能呢?什麼樣的保健品能賣那麼多錢呀?其他的箱子當中也全部都是錢嗎?」李元秋有些吃驚的說道,這一箱子錢至少得有好幾百萬呀,他也是做生意的人,家產都有好幾千萬呢,但是現金卻沒有多少,你有多少錢卻不代表你有多少現金。

李雅直接從上面打開了一個箱子,果然裡面跟這裡是完全一樣的,那裡也有這麼多的錢。

「臭小子,你老是跟我說這裡一共有多少錢?」李元秋顫抖的說道,這輩子不是沒見過那麼多錢,實在是沒見過那麼多的錢放在地下室,尤其還是自己家的地下室,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吃驚了。

「具體有多少錢我也不是很清楚,怎麼著也得有個七八千萬吧。」李天很隨意的說道,接著就感覺自己被踹了一腳,原來是姐姐從背後偷襲李天,絕對可以躲開的,只不過要是躲開的話,就得暴露自己的身手,也讓姐姐沒有成就感了,反正是自己姐姐踹的,挨著就挨著吧。

「你自己有那麼多錢,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害得我這一段時間還到處借錢,甚至買東西都捨不得花錢,你看看我的化妝品,都是一些過時貨了,我不管,今天晚上我要出去購物。」李雅說完就抓了一大把錢抱在自己的懷裡,不過那才能抱多少呢,就算是給你一晚上的時間,你也不可能把這裡面的錢全部都花光呀。

「你先別忙著去花,你老實告訴我,你的這些錢是不是都是正當來的,如果要是走歪門邪道,你小心我打斷你的腿。」敢揚言要打斷主神的腿,就算是主神轉世也沒幾個人這麼說,可人家這老爺子就是有底氣啊,誰讓人家是主神的爹呢。

「當然是正規合法收入了,要是你不相信的話,那以後就別花。」李天笑呵呵的說道,這些錢咱可真的是一不偷二不搶三不去當拆白黨,全部都是靠著自己的本事去賺來的,而且還是那些人心甘情願的把錢送到咱這裡來的,咱不想要都不行。

「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在城北那邊還看上了一個快要破產的飯店,地皮有點貴,你這些錢當中我要用3000萬,就用來買那個飯店了,我還怕以後沒辦法經營飯店,看來我有了這筆資金,以後可以好好的做我的餐飲集團了。」對於自己的兒子,李元秋還是十分放心的,既然他說這些錢沒問題,李元秋立刻就有了自己的計劃了,李元秋有一個夢想,那就是做一個最大的餐飲集團,以前沒有那麼多的資金,現在終於是有條件了。

「我那輛車也不行了,我要去換一輛新車,法拉利的最新款,價格也不是多貴,也就400多萬吧,你自己看著辦吧。」李雅想到自己鍋里還燉著東西呢,趕緊的說完就準備上去,臨走的時候還抽了一大把,至少得有五六萬。

李天這一腦門子的黑線呀,剛才你們爺倆還在這裡審問我,這些錢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現在就開始分配了,幾句話的功夫,四五千萬就沒有了,要是沒有我這樣的賺錢能力,就你們爺倆這個花錢的能力,以後還不知道怎麼過日子呢。

不過看到父親跟姐姐這樣高興,李天的心裡跟吃了蜜一樣,長久的時間以來,他們兩個吃的虧實在是太多了,別說是放心的購物了,就算是吃飯的時候都要想想還剩下多少錢,都怪那些趙家人,如果不是他們使了個圈套,父親也不會好好的去干房地產,現在算是都緩過來了,能讓父親跟姐姐過上好日子,這就是李天最大的高興。

當天晚上這頓飯,家裡吃的可以說是非常高興,其實對於李天來說,每一頓飯吃的都非常高興,因為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放在他的心裡,就算有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李天也不會有什麼擔心,因為他喜歡挑戰,可對於父親和姐姐來說就不是這樣了,他們兩個都是普通人,家裡的這個債務早就讓他們煩心透了,現在家裡終於有錢了,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心裡能不高興嗎?

「你小子難得今天晚上回來那麼早,吃完飯之後跟我出去逛街,別跟我說沒有時間,你敢說沒有時間就別吃我做的飯,自己到廚房去下泡麵吃。」吃飯的時候,姐姐就下達了死命令,李天知道晚飯後就是自己最難熬的日子了,每個男人都不喜歡陪著女人逛街,女人在逛街的時候所爆發出來的體力,十個男人也比不上。

「我哪有說不去,老姐叫我去做的事情,不管是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絕對都能完成的,這一點請組織放心。」李天看到姐姐那個眼神兒,趕緊的表忠心,這可不是拖後腿的時候,自己可不想每天到廚房去吃泡麵,姐姐做的飯菜那麼香的,上輩子就想這個了,這輩子還不吃個夠。

吃完飯姐弟兩個連碗都沒刷,直接就上了姐姐的甲殼蟲,準備到外面去花錢了。 陳姐的話音剛落,顧可彧便已經察覺到了她的意圖。

這陳姐怕是打算要打發她去給高芷卿當助理。

她雙手不由得緊緊握成拳狀,前一世就是這樣,為了順利進入娛樂圈,她給顧可君當了好些年的小助理。

如今死過一回,已經知曉了後面的故事發展,居然還是改變不了那命定的軌跡么?

她不甘心啊!

顧可彧深呼吸了幾口,努力讓自己平復下來,回想起她曾了解到的高芷卿是個脾氣極差、任性胡來的人,要想個法子委婉的拒絕才行。

然而還不等她想到注意,一旁的顧可君就開始落井下石了。

「陳姐,這您可就挑對人了!我姐姐別的不行,手腳還是很利索的,什麼活兒都乾的來。」

陳姐聽罷直接敲定了顧可彧的助理身份,完全沒有一絲商量的餘地。

「行!就這麼決定,你現在就去芷卿那裡報到。」

顧可彧在心底里嘆息了一聲,知道這件事如今怕是已經難以改變了,於是只好乖巧的應了下來。

而且,跟著陳姐打雜和給高芷卿做助理也沒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再仔細想一下的話,高芷卿是演藝圈一姐,說不定……還有一些可供自己利用的地方。

顧可彧心底里突然有一個主意漸漸成型,嘴角輕輕上勾了幾分。

陳姐向小唐簡單介紹了一下顧可彧,那小唐也是十分仔細的打量了顧可彧半響,這姑娘她覺得還算不錯,就沖著顧可彧點了點頭。

「那你現在就跟我走吧!路上我也可以給你講講芷卿姐的一些生活習慣和你未來主要負責的工作。」

陳姐什麼話也沒說,而顧可君站在一旁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看著顧可彧被小唐帶出了陳姐的辦公室。

「芷卿姐一般每周必須會去吃兩次法餐,時間你要記好了,那個時間段給她空出來,咖啡也必須要一份奶半份糖,多一些少一些都不行的……」

小唐很是仔細的為顧可彧介紹高芷卿的習慣,顧可彧看著她不由得想起來重生前對於小唐為數不多的一些記憶。

小唐被她知道,也是因為高芷卿表白另一個鮮肉小生江映寒的簡訊被人爆了出來,內容低俗且直白,一時間罵聲一片,最後是小唐被公司推出來擋槍的。

這個小唐是跟高芷卿時間最久的一個助理,性格品行也是很討人喜歡,所以她內心裡也並不討厭這個女孩子。

顧可彧來到高芷卿這邊時,正好碰上高芷卿在罵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員。

小唐見此情況趕忙上前去安撫,她邊好言好語的勸高芷卿消消氣,一邊交代顧可彧去給高芷卿泡茶。

「阿薩姆紅茶,85度水溫沖泡,晾涼至65度加一塊蔗糖。」

這要求可謂是十分苛刻了,好在高芷卿的驕縱顧可彧前世就知曉一些,也沒有太過震驚,記好后就去茶水間泡茶去了。

折騰了許久,總算是泡好了,顧可彧端著茶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高芷卿身邊,就聽到高芷卿詢問小唐。

「江映寒今天有通告嗎?」

高芷卿的問題讓小唐覺得十分尷尬,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告訴她。

「有!他這幾天的行程安排的都非常滿。」

說著拿出手機給高芷卿看她私下託人搞到的江映寒的通告單。

高芷卿翻看了幾下,然後突然就爆發了。

「他怎麼又是和那個討人厭的趙靜謐一起出席活動啊!」

然後卻是怒火中燒到直接將小唐的手機砸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