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好在,男子似乎並沒有大礙,只不過是幾分鐘之後,就醒了過來。

見男子醒了過來,那女子也鬆了一口氣,連忙問道:“你怎麼樣,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只是在一個高級詛咒世界中出手,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吧?”

“咳咳。”男子先是咳了幾聲,將最終的血沫吐乾淨,然後才緩緩說道:“只是簡單的出手當然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我想到,我們兩個都已經將絕招用掉觀察他了,要是再想像現在這樣觀察他,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所以,我就拼着詛咒反噬,再次動用了死神之刃!然後憑藉死神之刃喚醒了他的那個東西!想來,在接下來的幾個任務中,就算是沒有我們兩個的觀察幫助,憑藉那個東西也應該能夠平安的度過任務了!”

“什麼?強行動用死神之刃?你瘋了!那會死人的!你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哪怕是我動用死神的凝視也不能讓你動用死神之刃啊!”聽聞男子強行動用了死神之刃,女子就好像發瘋了一樣,不斷的大聲吼叫,然後竟然流出了眼淚,邊哭邊說道:“你要是死了,我可怎麼辦?我們的孩子怎麼辦?我們不是說好一起離開這個地獄的嗎!”

“好了好了,別哭了,我這不是沒事嗎!你看,我現在多好?”說着。還站起身來,蹦了兩下。將女子逗笑之後,男子才又說道:“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你還有半個多月你就要去執行最新的頂級任務了。要是這個時候動用死神的凝視,恐怕對你所有的寄生類詛咒之物都會受到影響的!而且,我也從來沒有履行過一個作爲父親的責任,雖然受了一點反噬,但是卻讓我心安吶!”男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但是他的這番話不僅沒有讓女子安靜下來,反而是哭聲更大了!

男子嘆了一口氣,將女子攬入懷中,並沒有說什麼,就是這麼安安靜靜的靠在一起。

蕭晨此時已經緩過來了,仔細思考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總結經驗與教訓。這在蕭晨上學的時候就經常做,否則他一個孤兒怎麼可能考上大學呢?和他在同一個孤兒院中出來的同齡人,大多都走入了社會,而且是那種混社會



只有蕭晨一個憑藉自己,考上了一所大學。而現在。蕭晨又將這種方法運用到了詛咒世界中,他相信,只要是好方法,在哪裏都是好用的。

蕭晨由於失血過多,變得臉色蒼白,而且由於劇烈的疼痛,渾身的肌肉還止不住的抽動!這回可不像是之前在那個低級的任務世界中。他砍斷了手之後可以去醫院,還能打麻藥。這一次,他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挺過這一關!

蕭晨輕輕的閉上眼睛,不去想身體上的疼痛,而是去回憶之前發生的一切。他當時清楚的感受到,一股熱流從胸口處流出。並且好像還向外噴出了什麼東西。之後,就收到了詛咒之力的獎勵!一開始他以爲是源頭殭屍被驅除而獲得的獎勵,但是後來發現,這個獎勵竟然分成了兩部分!而源頭殭屍的獎勵只是其中的後半部分而已!

至於前半部分的獎勵雖然少,但是卻依舊是事實存在的。但是蕭晨卻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獲得的這份詛咒之力。不過現在明顯不是可以思考這些東西的時候。蕭晨只是簡單的總結了一下這次經歷的經驗教訓,就重新睜開了雙眼。畢竟這裏面只有他可以發現隱身在空間夾縫中的殭屍,要是有殭屍趁着這個空當偷襲,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蕭晨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孟國慶和李成利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不想讓這兩個人擔心的蕭晨連忙站了起來,並且說道:“好了,我們繼續前進吧,希望能夠早些遇見吳坤他們兩個。”

“小亮,你怎麼樣沒事了吧!”李成利擔心的問道。連聲音都有些顫抖。他現在十分的自責,李亮小時候就曾經從山路上滾了下去,所以左手被截肢了,而現在,竟然連左手小臂都被殭屍給扯掉了!他怎麼能不自責呢?

孟國慶就顯得要淡然多了,對於執行者來說,只要是活着,傷殘什麼的其實並不可怕。有很多詛咒之物都可以用!像是斷手斷腳,那就找一個手腳方面的寄生類詛咒之物接上好了!當然,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這裏面的難度並不小!

見到李成利這個樣子,蕭晨趕忙一頓安撫,先讓他平靜下來。否則等到遇見帝王殭屍需要他戰鬥的時候,再是這樣的情況,恐怕實力會大打折扣的!

費了好大的力氣,將李成利安撫下來。蕭晨和孟國慶才帶着李成利繼續向前進發。 醫色撩人:丞相,請接駕 不過這一次,李成利是說什麼也不願意走到蕭晨的身後了,而是始終在蕭晨的身邊跟着他。孟國慶也是一樣。

而破解機關的任務就交給了孟國慶來做。雖然說由蕭晨指揮,孟國慶在牆上畫圈要慢上很多,而且還容易引發機關但是孟國慶和李成利兩人卻是堅決不允許蕭晨再走在前面了。畢竟孟國慶擁有不死之身,就算是承受幾次攻擊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就這樣,隨着時間的流逝,距離任務的結束已經只剩下半個小時不到了!對於蕭晨和孟國慶來說,自然是精神一震!因爲這意味着,只要他們挺過這半個小時,那他們就在這次任務中活下來了!

“要不,我們就在這裏停一下吧,只要再過半個小時,我們就能安然回到詛咒之島了!”孟國慶偷偷的通過意識傳導器向蕭晨傳話到。

蕭晨聽了心中一動,他也對這個提議心動了,不過下一刻,他就否定了這個想法

。先不說黑子幫過他那麼多次,對他有大恩。單單是黑子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就讓他不能停下來。

“我們絕對不可以停下來!”蕭晨先是否定了孟國慶的提議,然後又說道:“黑子曾經說過,這個地方可是高位空間!這裏面的一切空間都是扭曲的,就算是他也不能通過撕裂空間逃走!而且,他還說過,在這樣的空間中,如果不前進,說不定會更快的被吸入陵墓的深處!”

孟國慶明顯被這個說法震了一下,但是接下來又說道:“這說不定是黑子晃點你呢,他想讓你深入陵墓,所以才這麼說。”

“先不說他是不是晃點我,單單是這個可能,就讓我不得不信!因爲一旦他說的是真的,那就意味着我們走進了死路!而且,我覺得他不像是在晃點我們。你想一想,詛咒世界到底是爲什麼而存在的?我們又是爲什麼被詛咒世界選中而進入的?詛咒世界爲什麼要安排我們進入任務?這些東西總結下來,我覺得詛咒世界時不會讓我們這麼鑽空子,不去面對危險的!”

這一回孟國慶沉默了,他聽了蕭晨的這一番話後也覺得很有道理。更何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如果黑子說的是真的呢?

“不過,我想我們可以走的慢一些!這樣一來,我們既沒有停下,也沒有逃避!”下次再這個時候的提議讓孟國慶眼前一亮。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好主意。

打定了注意之後,蕭晨和孟國慶的配合似乎是更加的小心了,每一次破解機關也比之前更加慢,但是孟國慶受傷的機率也隨之變小了。

李成利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但是看着孟國慶很少受傷之後,他也就沒有多說。

但是令他們感到意外的是,雖然破解機關時候的危險少了不少,但是遇到的殭屍卻比之前幾乎多了一倍!這令衆人都有些詫異!

而這個時候,蕭晨在意識傳導器中對孟國慶說:“你應該也發現了,我們雖然減慢了破解機關的速度以延緩到達陵墓中心的時間,但是現在看來,我們好像是失敗了!因爲從殭屍的數量就可以看出來,我們現在已經在陵墓的中心了!”

“對於現在的這種情況,只有兩種情況可以說明。第一,我們之前就已經接近了陵墓的中心。第二,我們放慢速度,反而是我們更加接近了陵墓的中心!”

“如果是第一種情況還好,如果是第二種情況,那麼黑子說的就是對的,我們的猜測也是對的!詛咒世界對任務進行了干擾!”

ps:

今天只有一章,因爲還有兩三章本卷就要結束了,所以先暫緩一下,準備好好整理一下思路。明天起依舊每日三章!

對於昨天發錯章節順序這件事我也很煩心,但是卻發現改不了!沒辦法了,就那麼對付看吧,感謝理解!!!

順便求一下票!已經連續四天沒有一張票了!拜託了各位~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哦……”張誠接過菜單掃了一眼,又遞給了蘇雪晴,笑道:“我還不餓,讓雪晴點吧。”

鄧思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放心,我說了今天我請,不用嫌貴。”

佳佳也是一臉高傲的說道:“就是,鄧思都說了今天他請了,你不用給他省錢,這裏一客牛排就要好幾百,平時你哪能吃得到,可要把握好機會哦。”

“呵呵……”張誠平淡的笑了笑,“我真不餓,先讓雪晴點吧。”

鄧思哼了一聲,不再理他,轉而看向蘇雪晴,大氣的笑道:“雪晴,你看看你想吃什麼,隨便點,不用緊張。”

“緊張?”蘇雪晴看了鄧思一眼,微微搖了搖頭,將菜單扔在桌子上,直接對服務生說道:“你記一下,頭盤給我來一份鵝肝醬和燻鮭魚,鮭魚要低溫烹飪的,湯來一例俄式羅宋湯,主菜就來一份神戶牛排吧,記住要今天空運過來的,別來冷凍的,副菜來一份法式奶油蝸牛,再來一份意式沙拉,甜品就不要了,我減肥。”

服務生嚇了一跳,菜單都不用看就能報出這麼多菜名,而且主副搭配,頭盤例湯一個不少,肯定是經常出入高級餐廳的,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小姐,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

蘇雪晴想了想,淡淡的說道:“再開一瓶波爾多紅酒吧,要十年以上的。”

“好的,小姐請稍等。”服務生將單下給後廚,然後目光投向了鄧思。

鄧思此時有點懵逼,本來他是打算帶蘇雪晴過來顯擺一下自己的,結果怎麼對方好像比自己還熟悉西餐?這有點不科學啊?

再接過菜單一看,頓時嚇得他膝蓋一軟,差點沒滑到桌子下面去。

不說別的,光是那一瓶紅酒就是一萬多,再算上其他的,加起來都快小兩萬塊錢了。

“怎麼了?”見鄧思表情僵硬,蘇雪晴似笑非笑的問道。

“沒……沒什麼……呵呵……”鄧思臉都有些發綠,雖然他家有點錢,但是那都是他爹的,平時他每個月的花銷也就在五萬左右,這一頓飯就吃掉他半個月的錢了,一時間心都在滴血。

不過話都已經說出去了,現在改口豈不是打自己的臉,鄧思只得打掉牙往肚裏吞。

佳佳見蘇雪晴點了那麼多菜,心裏又升起了攀比之心,對服務生叫道:“我也要跟她一樣的!”

臥槽!

鄧思差點沒跪地上,連忙對佳佳說道:“你不是在減肥嗎?點這麼多幹什麼?服務生!給我們一人來一份菲力牛排就行了!快去快去!”

一見鄧思將服務生攆走,佳佳滿臉的不高興,“你什麼意思啊?讓別人隨便點,輪到我們就這麼小氣了。”

鄧思滿臉的尷尬,只能乾笑了兩聲,對佳佳說道:“那什麼,我們今天是出來玩的,吃太多了也不好,等改天我請你去豪庭大酒店,到時候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

“真的?”佳佳的眼睛亮了起來,“聽說豪庭裏的東西可貴的很,你捨得?”

“你這叫什麼話!”鄧思的腰板又挺了起來,拍着胸脯說道:“豪庭是江城頂級的酒店,能去那兒的都是商界名流,上次我爸來的時候帶我去見識過一次,還有幸見到了豪庭酒店的潘總,等下次去肯定能打折。”

“你看看人家鄧思。”梅梅臉上滿是嫉妒,掐了身邊的田帥一把,不滿的說道:“我不管,我也要去豪庭!”

“啥?”田帥嚇了一跳,“不用了吧,我一個月的生活費都不夠點一道菜的。”

“瞧瞧你這慫樣,一點用都沒有!”梅梅哼了一聲,目光裏露出一絲鄙夷,暗暗打定主意等回去就跟田帥分手。

張誠搖了搖頭,看了蘇雪晴一眼,卻發現對方正好也在看他,兩人同時一笑,並沒有多說。

菜很快就端了上來,看着蘇雪晴紅脣微啓,小口小口的喝着濃湯,鄧思的目光中全是毫不掩飾的佔有慾。

“雪晴,要不到時候你也一塊來吧,那裏面可都是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多認識點人,到時候把你男朋友也帶上,對他以後就業也有好處。”鄧思找回了自信,對着蘇雪晴大咧咧的說道。

“呵呵……”蘇雪晴笑了笑,不置可否。

佳佳不滿的說道:“帶他們去幹什麼?那種地方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去的嗎?萬一到時候給你丟臉怎麼辦?”

“都是同學嘛。”鄧思看向張誠哈哈笑道:“當時報名的時候我就聽說了,你風頭挺足啊,連校長都親自出來迎接你,不過成績再好以後也是給別人打工,還是趁現在未雨綢繆的好。”

“鄧思,你這話有點過分了。”田帥有些聽不下去了,皺眉說道:“人家張誠不缺錢,我可聽藝術系的那些女生說過,他第二天來上學的時候開的可是悍馬!”

“切……”鄧思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就他這模樣還開悍馬,租的吧!雪晴我可提醒你一句,別被一些表面現象矇騙了,有些吊絲就喜歡裝富二代泡妞,你可得擦亮眼睛。”

“呵呵……”張誠像看小丑似的看着他,好整以暇的說道:“等死是吧?我從沒說過自己是富二代,更沒興趣去裝富二代,你想裝逼儘管裝,但是別帶上我行不?”

“我姓鄧!”鄧思見張誠居然敢對自己出言不遜,更加惱怒,怒氣衝衝的指着宋雨涵說道:“像你這種人,只配跟這種破鞋搞在一起,吊絲配破鞋,呵呵……真是絕配啊!”

宋雨涵眼中閃過點點淚光,臉上滿是委屈,頭都快埋到桌子下面去了。

張誠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擡頭看向鄧思,認真的說道:“你是不是想找死?”

“喲?是不是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想動手了?”鄧思不屑的嗤了一聲,抱着膀子說道:“別怪我沒提醒你,我可學過跆拳道,到時候打傷了你可別哭鼻子!”

佳佳也附和道:“就是,說不過就想動手,沒教養!”

“夠了!”田帥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對鄧思怒道:“張誠是我朋友!你這麼說他就是說我!是不是想打?我陪你!”

“你幹什麼!”梅梅連忙拉了一把田帥,“爲了這麼個人得罪鄧思,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 “嗯,我覺得也應該是這樣的情況!”孟國慶點頭同意,覺得蕭晨說的很有道理,“而且我個人比較偏向第二種情況!就是詛咒世界干擾了任務,讓我們直接面對危險!就像我之前那次任務中,一開始我一直都是躲着鬼魂,但是到後來我沒有躲,而是直接與其拼了!這樣才活了下來,而且還獲得了珍貴的血統類詛咒之物!”

“那就是了,但是詛咒世界做這些究竟意欲何爲呢?”蕭晨顯然了沉思之中。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說道:“不管怎麼樣,我們現在考慮這些還太早。我們現在還太弱小了。等到我們都成了頂級執行者,想來就算我們不想知道,也會自然而然得知這些祕辛的!”

“嗯,說得對,我們現在最主要的是怎樣度過眼前的難關!既然無論我們走得快還是慢,都會進入地下陵墓的最深處,與帝王殭屍見面,那麼我們不如加快速度,這樣反而可以掌握主動!”孟國慶說道。

“那好,我們就加快速度。現在噩夢已經接近陵墓的最中心了,想來黑子他們也到了這附近,我們應該很快就可以碰到他們了吧。到時候我們兩方回合在一起,想來就算是帝王殭屍出現,也有了一拼之力。”

“對了。”孟國慶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大叫一聲。當然,是在意識傳導器中叫的,“爲什麼不用意識傳導器和黑子聯繫呢?這個地下陵墓再大,也大不過一百米吧!再說,我們現在都已經接近了陵墓中心,想要聯繫應該不費勁吧!”

就在孟國慶爲了自己的計謀得意之時,蕭晨卻是苦笑一聲:“你以爲我沒有想到嗎?我從進入陵墓開始,每隔半分鐘,就要給黑子發送一次消息,只要是在一百米範圍內,就可以接到。但是卻一直都沒有見到迴應!”

“什麼?”孟國慶大吃一驚,“難道這個陵墓這麼大?僅僅是中心範圍就超過了一百米?”

“當然不可能!”蕭晨肯定的說道,“這個陵墓雖說是一隻帝王殭屍的老巢,但是其本身卻只不過是一個古代帝王的陵墓罷了!就算是大一些。但是也不至於有你說的那麼大!對於沒有聯繫上黑子他們,我只有兩個猜測!”

“快說說,是什麼?”孟國慶猴急的問道。

▲ тTk án▲ Сo

“第一,就是黑子他們已經死了

!死人我們自然聯繫不上!”蕭晨的話不可謂不驚人,直接將孟國慶給鎮住了。

過了好久,他才緩緩開口:“不可能吧,我們都沒事,黑子他們應該不會出事吧!”

雖然口上說不可能,但是孟國慶的眼中卻滿是不確定的神色,顯然。這也是一個可能的事情。畢竟在詛咒世界裏,不是說你實力強就可以活下去的,運氣什麼的也都是非常重要的。

“當然,我也不希望是這樣,但是這的確是有可能的!”蕭晨的語氣也有些低沉。要是黑子他們兩個真的死了,那麼他們要怎樣活下來?論實力,他們不如那兩人,論經驗,更是甩了他們好幾條街!恐怕他們也就只有李成利一個殺手鐗是可以依靠的吧。

“好了,別說了,我相信他們吉人自有天相!不會那麼容易就死的。快說說第二種可能性吧。”孟國慶打斷了蕭晨的思緒。讓他快說第二種可能。

“第二種可能,就是黑子曾經跟我說的空間扭曲!由於空間的扭曲,導致我們和黑子的實際距離雖然不到百米,但是卻依舊無法通信!”

總裁的金磚妻 “嗯,你這麼一說,我還是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比較高。”孟國慶自語道。也不知是在安慰蕭晨,還是在自我催眠。

“好了不管他們是生是死,等到我們到達陵墓的最中心時,答案就見分曉了!”蕭晨語氣沉重的說道,顯然還沉浸在第一種可能。黑子已死的可怕結果中。

而此時,在距離蕭晨他們不遠處的一個走廊中,黑子和魏芳華正走在裏面。

相比於蕭晨和孟國慶的定向思維,黑子的思維很明顯被詛咒世界鍛鍊了出來,只不過經過了兩次實驗,廢掉了200點詛咒之力,就探究出來這裏面的機關和詛咒有關!而他的破解方法更是強出蕭晨百倍,雖然他並不能看出機關的所在和詛咒的方位!

只見黑子取出自己的詛咒鈴鐺,用力一搖。那鈴聲就傳到了整個廊道之中。而如果蕭晨在這裏的話,恐怕就能夠看到,凡是鈴聲所過之處,所有的詛咒力量全部消散!這就是名副其實的用詛咒來對抗詛咒!

雖然黑子不知道詛咒所在的具體方位,但是卻知道可以用詛咒來對抗詛咒!既然陵墓中的機關是由詛咒觸發的,那麼用詛咒來對抗詛咒,就可以直接將機關破解,並且不會有所遺漏!

尤其是黑子的鈴鐺詛咒之物還是範圍攻擊的詛咒之物,可以通過聲音傳播,和李成利的心臟有異曲同工之妙!只需動用一次,就將還在所在的整個廊道的機關全部毀去了!

由此可見,薑還是老的辣!蕭晨他們自以爲走出了思維的誤區,靠蕭晨的詛咒之眼破解了機關,實際上他們和黑子相比還差得遠呢!至少他們就不知道,在詛咒世界中,詛咒之物可以說是萬能鑰匙,大部分時候都是可以用上的,而不是僅僅在驅除鬼魂有用。

故此,黑子一舉將機關破除,雖然耗費了一些詛咒之力,但是卻十分的合算。而黑子他們的前進速度,也就比蕭晨一夥人快了很多。

而黑子也沒有耽擱,帶着魏芳華一路急行,碰上殭屍就隨手料理了,而且出手速度極快

!要不是詛咒世界的規定是不足一秒鐘算作一秒鐘,那麼黑子的行動甚至可以完全不扣除詛咒之力,因爲他的每一擊都控制在一秒之內!

這可不是什麼騷包得瑟,而是卻有用處的!根據詛咒世界中無數前輩的研究,雖然使用詛咒之物不足一秒按照一秒扣除詛咒之力,但是這半秒和一秒扣除的詛咒之力一樣,但是所獲得的詛咒抗性卻是兩個樣子!因爲詛咒抗性是根據詛咒之物使用時間來計算的!

正因爲這樣,黑子雖說因爲殭屍太多而不得不多次動用寄生類詛咒之物暗影之手,但是詛咒抗性的增加卻是極少的!而黑子之所以這麼做,當然就是爲了將詛咒抗性減小到最低,以求在對付帝王殭屍的時候多一件底牌,可以撐過最後的半個小時。

黑子和魏芳華的前進速度比蕭晨三人要快上很多,以至於雖然蕭晨他們被詛咒世界干擾而更快的靠近了陵墓中心,但是卻依舊沒有黑子兩人快!

黑子還以爲他們要比蕭晨等人要更慢一些呢,畢竟蕭晨他們那裏有一個擁有不死之身的孟國慶,可以當做機關的活靶子,爲所有人擋箭,他們只需要向前走就可以了。

黑子現在是非常想要和蕭晨等人相遇的,因爲他和魏芳華現在所擁有的詛咒之物並不十分強,自己最強的手段也只不過是逃命用的。而且在這個高位空間中,黑子實在是沒有把握逃出帝王殭屍的追殺,畢竟這裏是人家的地盤!

而此時,黑子也恰好正在和魏芳華解釋爲什麼不能通過意識傳導器與蕭晨等人聯繫。第一個說法當然是與蕭晨說的相差不大,都是對方已經死了。不過這兩個人對這種猜測都並不相信。因爲蕭晨三人中,有一個擁有不死之身的孟國慶,可以無懼機關。而他們中擁有最強詛咒之物的李成利也在那裏,就算是遇上帝王殭屍,也可以和其周旋。

至於第二種可能,則與蕭晨所說的有些不同。畢竟蕭晨所說的都是通過黑子得知的而已,而不是自己可以感應出空間的變化。

“我能感覺到,我們所在的廊道已經成了一個封閉的空間,廊壁已經被空間之力完全封閉,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穿梭到陵墓之外!而且,我現在懷疑,通向主墓室的廊道應該有好幾條,而我們和蕭晨他們就在其中的兩條裏。這些廊道都是封鎖嚴密的,恐怕我也必須將所有手段使出來才能通過廊壁的封鎖,穿到其他廊道中。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廊道一共有多少條!”黑子緩緩道來,將自己的猜測全部說與魏芳華聽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們終於來到了主墓室!

黑子清楚的記得,當時他們通過盜墓賊挖出的盜洞,直接來到了這主墓室中。而現在,他們就在主墓室的外面!他們面前的,正是那扇曾經關着的門。不過現在,這扇門已經開了!黑子清楚的感覺到,帝王殭屍應該就在這裏面!

沒有人想要進去,但是他們卻沒有選擇!因爲一旦退縮不前,恐怕會被詛咒世界直接丟進帝王殭屍的棺材了!

所以,儘管還沒有等到蕭晨他們,但是黑子和魏芳華還是義無返顧的邁進了這扇門!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我就是腦子進水了!”田帥怒道:“本來我還以爲鄧思只是有點囂張,沒想到居然這麼過分,這飯我吃不下去了,梅梅,我們走!”

“要走你走,我不走!”梅梅一把甩開田帥伸過來的手,冷聲說道:“看看你那樣,本來我還以爲你家多有錢,結果搞了半天就是做了點小生意,跟着你能有什麼前途!聽好了,本小姐今天跟你分手了!”

“什……什麼?”田帥如遭雷劈,愣在了原地。

“呵呵……”鄧思笑了起來,看着田帥說道:“兄弟,這可不能怪我,梅梅也是個有追求的女生,人家不願意跟着你了,你總不能強迫別人吧?”

“你……你們……”田帥氣得全身發抖,拳頭死死的攥在一起,氣得是滿臉通紅。

但是看着好暇以整的鄧思,他最後還是放開了拳頭,因爲他心裏明白說說氣話還行,但是如果自己真敢對鄧思動手,以後肯定沒好果子吃。

田帥長嘆了一口氣,一臉黯然的轉身就走。

“行了,爲這種貨色生什麼氣。”張誠突然伸手將田帥拉了回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認真的說道:“早點分手還是你的運氣,也算這女人做了件善事,要不然你可得花一大筆醫藥費了。”

田帥一愣,詫異的看向張誠,“什麼意思?”

“呵呵……”張誠笑了笑,低聲問道:“你跟她還沒有啪啪過吧?”

田帥一臉的莫名其妙,猶豫着答道:“你怎麼知道的?她說要把最寶貴的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

“噗嗤!”張誠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梅梅怒道:“本小姐潔身自好,有什麼好笑的!”

“潔身自好?艾瑪,你這臉皮可真不是一般厚啊!”張誠繼續大笑,伸手指着她說道:“別怪我沒提醒你,你的花柳病還不嚴重,抓緊治還有希望。”

“你……你胡說八道些什麼!”梅梅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恨不得把張誠給吃了。

“你別激動,我只是好心提醒下你。”張誠無所謂的聳聳肩,對梅梅說道:“你這兩天是不是感覺那裏瘙癢難耐,下面還有細小的紅點出現啊?不用懷疑,你已經中招了,如果不趕緊治,還會更加嚴重,以後能不能生孩子都不好說了。”

“梅梅,你別聽這小子瞎說,他嚇唬你呢!”見梅梅的表情鉅變,鄧思連忙站起來說道。

“鄧思!你這個王八蛋!”梅梅根本就不聽他的,直接一耳光就掄在了鄧思的臉上。

“你……你打我幹什麼!”鄧思捂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梅梅。

“打你?老孃今天還想殺了你!”梅梅火冒三丈,不管不顧的抓着鄧思拼命撕扯。

很快,鄧思的臉上就被抓出了幾道血痕,心裏也是一陣惱火,但是在衆目睽睽之下又不好對女人動手,更何況蘇雪晴還在旁邊看着。

“你幹什麼!你是不是瘋了!”佳佳一見,急忙站起來擋在了鄧思的前面,怒道:“你在外面不檢點染了病,拿我男朋友撒什麼氣!”

梅梅雙眼冒火的看着鄧思,憤怒的說道:“我的病就是你男朋友傳染給我的,我原本還以爲是被跳蚤咬了,沒想到居然是xing病!我特麼今天跟他拼了!”

“什麼?”佳佳瞪大了眼,滿臉的不相信,“你別血口噴人!鄧思怎麼可能跟你有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