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誒?可是你的表情和你眼神不太一樣呢。」顧安楠安一眼就看出她和自己是同類吃貨中人。

顧南滄和涼一一相處了這麼久,怎麼可能不知道她的想法。

「想去就去,你太瘦了,多吃點沒關係。」

「謝謝老闆!」

涼一一轉身就和顧安楠一起去擼串了,顧安楠一臉滿足。

「小嫂嫂,你簡直是上天賜給我最好的禮物,一直以來我們家就缺了你。」顧安楠說得十分誇張,反倒是讓涼一一不好意思。

「安楠,那有那麼誇張。」

「一一嫂嫂你都不知道,雖然我有姐妹妹妹哥哥,可是我們性格都不太一樣,都沒人陪我擼串的。

小七身體不好,她的飲食從小到大都是由穆大哥嚴格把關。

至於錦兒姐姐身邊有個討厭鬼,他也不讓錦兒姐陪我吃這些,我一直都好孤獨!

現在就不同了,嫂嫂你來了,以後我們可以約飯呀。」

顧南滄果然沒有看錯,這兩人還沒有見面之前他就覺得涼一一和顧安楠肯定合拍。

涼一一訕笑了一下,人家都是約逛街,約演唱會,約美容,只有顧安楠是約飯的。

雖然她也很喜歡,現在有了喜歡的人,涼一一心裡想的就只有顧南滄了。

為了男人,吃的算什麼。

「好,改天約。」

顧安楠的性格很好相處,大概是兩人太過相像的原因,很快就聊到了一塊。

「你也喜歡他?一一嫂嫂,咱們簡直是靈魂伴侶啊,我要是個男人肯定娶你。」

涼一一看到顧安楠就像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

「下次他來歐洲開演唱會,我提前包場。」

「得嘞!看在咱們這麼契合的份上,我這麼做果然沒錯。」

涼一一聽出她的話外之音,「你做了什麼?」

「我就給你說實話吧,其實你和我哥不是真情侶吧。」

剛剛還在和自己天南地北胡吹鬼吹顧安楠突然正色,涼一一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怎,怎麼可能,我們當然是情侶了。」涼一一死鴨子嘴硬。

「一一嫂嫂,你就不要騙我了,你和南滄哥沒有真的在一起,你放心,我們全家都認可你的身份。」

涼一一撓了撓頭,「我表現得有這麼明顯?你們都知道了?」

「這個不怪你,愛一個人是藏不住的,雖然你們不是真的情侶,但是你真心喜歡我哥哥的對不對?」

涼一一不好意思,「是,老闆並不喜歡我,我們一開始就約定好了,只是為了應付父母的逼婚,哪知道我卻陷了進去,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也沒必要留下來了。」

顧安楠連忙拉著她的手,「別,小嫂嫂,我不是那個意思。

正如我剛剛說的,我們都很喜歡你能名正言順的成為哥哥的妻子,我也是幫你才來的。」

涼一一一頭霧水,「幫我?怎麼幫我?」

「這倒是挺簡單的,就看嫂嫂願不願意,畢竟你是女孩子,可能會有些吃虧。」

「你就別和我賣關子了。」

顧安楠沒想到她這麼著急想要知道,立馬開口道:「剛剛拿給我哥的椰子里被我放了葯,就是那種葯,你懂的,等會兒晚上我哥就會熱情似火了!

不過我媽咪特地交代了,不能讓你吃虧,得你自願才行,這裡是解藥,如果你不願意就給我哥吃下。」

涼一一一臉吃驚,「真的有這種藥物的存在?」

「那當然了,是我爸親手配的,額……這麼說好像有點我家人都在坑你的意思,小嫂嫂你不要介意,總之我們是一番好心,不管是媽咪還是姐姐,都希望你和哥哥能成,選擇權交給你。」

涼一一被她說得滿臉通紅,原來顧家所有人都知道了。

這葯還是長輩給顧南滄配的,想想都覺得有點離奇。

不過這不是自己求之不得的東西嗎?

「你們都知道了我這……」

「哎呀小嫂嫂,我家人和你想象中是不一樣的,我們才沒有那麼多拘束。

我看得出來,我哥不是不喜歡你,只是他一個人單身久了心理有點變態,都不知道愛人的,所以呢我們都想要撮合你們。」

涼一一差點沒將果汁噴出來,哪有妹妹說哥哥變態的。

顧安楠還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嫂嫂,不管成不成,你都是我的好姐妹,你千萬不要有壓力,不過我還得誇一下我哥哥,他要是真愛上你了,這輩子你就偷著笑吧,一定會幸福的,咱們顧家的人都是痴情種。」

涼一一和顧安楠聊了許久,從她這聽到了許多關於顧家的故事,快到午夜。

顧錦已經抱著孩子回去休息,小七也蜷在穆塵懷中打哈欠,顧安楠這才和她打住了話題。

「很晚了,我爸研製的這種葯藥效來得很慢,為的就是不讓我哥提前發現,時間差不多了,一一嫂嫂,你要不要回去準備一下?」

涼一一仍舊有些不好意思,「那個……我要準備什麼?」

「唔,心理準備,身體準備都要開始了,喏,這是我給你準備好的,回去再看啊。」

涼一一就被顧安楠給腿回了房間。

顧南滄沒有察覺身體的不對勁,這種藥物先是在身體埋下隱患,只要他接觸到熱水,熱氣一升騰藥效才會馬上發作。

顧安楠神神秘秘將他推到洗手間,「哥,你快洗洗睡吧,幾個妹妹不用你操心,今晚是屬於你的時間。」

「安楠,你早點回去休息,別讓唐茗擔心。」

「知道啦哥,你好好準備一下。」她認真的看著顧南滄,那眼神猶如老母雞看著小雞,顧南滄一陣惡寒,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唐茗的婚禮在緊密籌備中,白小雨也是急壞了,這些天她能想的辦法都想完了,誰知道還是無法改變唐茗。

她心中很清楚一點,蘇夢可不是蘇錦溪,一旦等她真正和唐茗結婚,成為唐太太,自己就真的變成了小三。

婚禮的前夕,白小雨約見唐茗,「茗,你真的要和白小雨結婚嗎?」

「小雨,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對你很不公平,我已經在媒體上說了我要和蘇夢結婚的事情。」

唐茗有好幾次都想要和白小雨說出真相,但一看到白小雨眼淚婆娑的樣子,他又有些不忍心,所以只好一再拖下去。

白小雨這段時間基本上就是以淚洗面,用盡手段都改變不了事實。

「茗,那我呢?對於你來說我究竟算什麼?」白小雨苦苦逼問。

「小雨,這些年是我耽誤了你,以前我一直以為我們是可以這麼下去的,現在事情已經變得不像想象中那樣。

很多事情也不是我能夠掌控的,我知道對不起你,這個算是我對你的一個彌補吧。」

唐茗拿出一張支票,在上面填了一個數字遞給了白小雨,「你不是一直都想要開個花店嗎?你拿去開個花店,剩下的錢這輩子你也夠了,小雨,你就忘了我。」

白小雨找他出來是想要挽回,誰知道唐茗竟然要和她決斷。

「茗,你,你這是什麼意思?」白小雨看都沒有看那張支票。

支票上的錢再多能有唐太太的位置好么?她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為的就是那個位置,怎麼能夠隨便讓給別人!

「小雨,以後我們就退到朋友的位置,如果你有困難,還是隨時都可以找我。」

「朋友?茗,你要和我做朋友?你是不是嫌棄我不能生孩子?現在有試管嬰兒,我,我們可以去做試管的。」

兩人在一起這幾年,因為白小雨不能生孩子,還有身世的原因阻擾了兩人。

唐茗那個時候以唐老爺子為尊,生怕自己逆行毀了自己的前程,他也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直到現在他才慢慢想清楚了一件事,其實那些外在因素只是他順理成章找的一個借口而已。

如果他真的很愛白小雨又怎麼可能不想要一個和她的孩子,他早就去做試管嬰兒了。

他在腦中假設了一下,如果將白小雨換成了蘇錦溪,會是今天的結局么?

一定不是,為了蘇錦溪,他不惜以自己的前程作為賭注。

哪怕蘇錦溪不能生育,他也會想盡辦法去做試管嬰兒,即便是沒有孩子,他也會想盡辦法娶蘇錦溪。

一開始自己就是因為愧疚才和白小雨在一起,同情和愧疚讓他誤以為那就是愛情。

直到蘇錦溪的出現唐茗才知道自己想錯了,感動或者同情永遠都變不成愛。

不管是白小雨還是蘇夢,他都沒有在一起的打算。

既然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他也只得和白小雨好聚好散,再拖下去對白小雨是一種不負責,她該有大好前程。

唐茗搖了搖頭,「小雨,如果是嫌棄你不能生孩子,我早就和你分開了,你知道不是這個原因。」

「不是這個原因那是什麼原因?茗,我不哭了,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好不好?

我不阻攔你娶蘇夢,我只求你不要離開我,我真的不能沒有你啊。」白小雨著急的抓著唐茗的手。

「小雨,這樣下去只會耽誤了你,在我這裡你永遠都不能有名分,我……」他剛想要說出自己變心的話。

白小雨抓起支票撕碎,「茗,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不要名分了,我只要你啊……明明你不愛蘇夢不是么?」

「我是不愛她,但是……」唐茗怎麼都無法將那樣殘忍的話對白小雨說出來。

「你不愛她,這就夠了,我知道你娶她是沒有辦法的。」白小雨手忙腳亂的擦乾臉上的淚水。

「茗,不要離開我,我真的不能沒有你啊。」

唐茗無奈的嘆了口氣,也罷,和白小雨的事情只有慢慢來,看她現在情緒十分激動,他也怕刺激了她。

白小雨一路十分乖巧,小心翼翼的挽著唐茗的胳膊,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後。

她越是這樣唐茗就越是不忍心去傷害她,白小雨真的很好,可是自己為什麼就不愛她呢?

將她送回了家,「早點休息吧,這幾天的報道就不要看了。」

明天自己就要和蘇夢結婚,他已經可以想到明天的頭條就是自己。

白小雨眼眶紅彤彤的,「茗,今晚你留下來陪我好不好?」

唐茗心中存滿了對白小雨的愧疚,明天他就要娶別人,和蘇錦溪那一次不同。

那一次他一開始就和蘇錦溪說清楚了,而且那時候他以為自己喜歡的人是白小雨。

現在知道了自己的心意,只覺得辜負了白小雨,對白小雨也就格外寬容了些。

「時間不早了,你先去洗漱休息吧,今晚我睡客房。」

白小雨實在不懂明明唐茗不喜歡蘇夢,他為什麼不願意碰自己了?難道真的是蘇夢說的那個原因?

他愛的人是蘇錦溪?這絕對不可能的,白小雨最不願意承認的就是這個事實。

也許是為了蘇夢肚子里的那個孩子,他不愛蘇夢,但畢竟是自己的親骨肉,唐茗本就是一個很有原則的人。

想到這裡白小雨越發覺得古代母憑子貴的思想不是沒有道理的,蘇夢就憑著這個孩子一步登天。

她心中都要恨死了,事情已經這樣她也沒有辦法。

白小雨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好,我去給你鋪床。」

現在她還是乖乖聽唐茗的話,穩住唐茗再說。

到時候只要自己弄掉蘇夢的孩子,唐茗就會和她分手,反正蘇夢又沒有和唐茗領證,唐家的財產她一分都分不到。

唐茗睡在客房之中,這套公寓是他給白小雨買的,來了這麼多次還是頭一回睡客房。

田園悍媳 他不由得想到了才和蘇錦溪見面時候的點點滴滴,打開手機,一搜索她的名字就會出來很多相關信息。

網路上關於她的負面新聞全都被清除,剩下的都是好的報道。

什麼「霸道總裁獨寵小嬌妻」「司總愛妻成痴」。

每一張蘇錦溪的照片之中都會有司厲霆的存在,蘇錦溪溫柔的笑容映入唐茗的眼裡。

雖然他現在感情生活一團糟,只要能夠讓她幸福快樂自己所受的一切委屈也都夠了。

錦溪,你要幸福啊。

原來愛不是佔有,而是成全。

唐茗幾乎徹夜沒睡,一大早就去做準備,應蘇家的要求,迎娶蘇夢的排場很大。

而蘇媽媽索要的禮金被唐茗直接拒絕,蘇家人想要繼續將他當搖錢樹那也是不可能的。

至於排場不過是做戲給媒體看,蘇夢在家樂歪了嘴,她終於可以風風光光的出嫁。

以蘇家現在的地位,怎麼都不可能找到一個和唐茗一樣厲害的老公。

蘇媽媽不停的在教她嫁人之後要怎麼做,蘇夢有些不耐煩。

「媽,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她打扮得光鮮亮麗,和蘇錦溪當日截然相反。

唐茗再來蘇家心情難料,當初他接走蘇錦溪的時候,蘇家冷冷清清,和今天截然相反。

他手握捧花,攝像機在旁邊攝下這美好的畫面。

蘇夢倒是笑的很甜,唐茗面容嚴肅,彷彿出席的不是自己的婚禮,而是葬禮。

「唐總,你笑一笑。」

唐茗扯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本來還有很多遊戲,什麼堵門之類的,都被唐茗一句時間不早給取消。

娶的不是心上人,他又有什麼心情去玩遊戲。

將蘇夢接到了酒店,今天賓客滿座,商界的人基本上知名的都來了。

蘇錦溪和司厲霆在人群之中,看著身穿潔白婚紗、滿臉微笑的蘇夢,「羨慕么?我們下個月也要結婚了。」

「我不羨慕蘇夢,你看茗哥哥的臉就知道他是拒絕這婚禮的,一個女人嫁給不愛自己的人,這是最大的悲哀。」蘇錦溪難得感嘆了一聲。

司厲霆用手颳了刮她的鼻尖,「小笨蛋,還知道呢,那當初你明知道前面是火坑還要往裡面跳。」

「所以說我笨呀,那個時候都笨死了。」蘇錦溪無奈的聳聳肩,「不過我不後悔,要不是那樣的話,我怎麼會遇上三叔你呢?」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說的也是。」司厲霆輕笑著摟緊了她。

兩人親密咬耳朵的畫面落在華晴眼中,華晴一顆心都快碎了。

唐鄀看到她臉上的表情,不緊不慢說了一句:「下個月司厲霆和蘇錦溪也要舉行婚禮了。」

「什麼!」華晴驚訝道,發現自己反應過激,她連忙開口解釋:「我就是有點好奇。」

「好奇?呵,但願如此,華晴,你給我記著一點,不管你喜不喜歡我,你現在是唐太太。

你的一切都是我給的,要是敢做對不起我的事情,我絕對饒不了你!」

「鄀,我怎麼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我愛你呀。」華晴連忙換了一個表情。「那你就好好給我準備一下,到時候給他們送什麼禮物。」唐鄀冷哼一聲。 顧南滄幽幽道:「準備什麼?」

顧安楠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咽了下去,以顧南滄的性格,他要是知道了這事就成不了。

「夜深了,當然是準備睡覺了,不然還準備什麼?」顧安楠一臉正氣的模樣讓顧南滄覺得是自己好像想太多了。

這個古靈精怪的妹妹太不讓人省心,換成是別人對他說這話他肯定不會多想。

顧南滄揉了揉過顧安楠的頭,「知道晚就好好回去休息。」

「好啦哥,再揉就成雞窩了,我先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