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慕洛琛瞥向阮承輝,神色冰冷,沒有任何言語。

阮承輝被他看的有些訕訕的,這件事是他不厚道,先答應了慕氏集團,現在又因為沈氏集團出的價格高,而改了口風。

可他也是沒辦法呀,商人逐利是天性,哪家開的價格比較高,自然應該選擇哪家。

要是慕氏集團願意出比沈家更誘人的條件,那他二話不說,就跟慕氏集團簽訂合同!

阮承輝揉搓了下手,厚著臉皮說:「慕先生……最近比翼娛樂也有意跟我們天運傳媒合作,所以,我想著,把兩家叫過來一起商量接下來的事情會好一些,你不介意吧?」

「我說介意,阮總會怎麼做?」

阮承輝吶吶的說不上話。

慕洛琛不由得冷笑。

這天運傳媒未免也太過無恥,當初他出六個億,親自打壓沈氏集團,阮承輝可是答應的好好的,說一定會跟慕氏集團合作。可如今呢?不止坐地起價,還拉來了沈家的人,想藉機讓山影覺得危機,亦或者想看著山影與比翼娛樂鷸蚌相爭,天運傳媒坐收漁翁之利?

氣氛有些尷尬時,沈正君開口道:「阮總,時間也不早了,我們是不是該談合作的事情了?」

阮承輝唯唯諾諾的說,「是,請沈小姐和慕先生入座。」

話說罷,阮承輝小心的看了一眼慕洛琛。

見他連正眼都不看自己,心裡越發的沒底。和慕洛琛相處的這段時間,他可是看透了慕洛琛這個人,簡直就是商業奇才。能跟他合作,天運傳媒必定能一躍成為國內第一大媒體平台。

可是……

阮承輝又偷偷地看了看沈正君,不由得暗暗嘆氣。

慕洛琛什麼都好,唯獨不是發展重心不在帝都這邊。若是,將來他離開了帝都,那就只剩下天運傳媒一家跟沈家對峙了。

阮承輝向來惜命,自知自己的能力遠達不到和沈家單獨對抗的地步,所以沈家是萬萬不敢得罪的。

兩邊都不想放棄,又不敢得罪。

也就造成了,如今沈、慕兩家同台談合作的局面。

……

所有人都落座,阮承輝旁邊的陳經理站起來,挺了挺胸膛道:「現在山影和比翼娛樂都到場了,咱們開始說合作的事情吧。我們天運傳媒的意思是,山影如果願意達成修改利潤分成的要求,那我們就繼續同山影合作。如果山影執意不肯的話,那我們只能選擇和比翼娛樂合作……」

他喋喋不休的把話說完,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冷冷的一笑,「山影不會做出任何讓步,天運傳媒出爾反爾,這等小人姿態,我們山影不屑於合作。比翼娛樂不是想跟天運傳媒合作嗎?那我們山影便成全了你們。」

話說完,將手裡的合作扔在了桌子上,慕洛琛霍地起身。

周文達緊跟著慕洛琛,準備和他一起走。

而就在兩人離開的時候,沈正君忽然說:「阮總,你這麼做就不厚道了吧?山影不是都跟你們天運傳媒談好了嗎?你們現在坐地起價,不是背信棄義嗎?」

阮承輝沒想到沈正君會這麼說,一時間愣住了。

這跟他們之前說好的不一樣啊,比翼娛樂不是一直想挖山影的牆角?好爭奪市場的大蛋糕?

要不是他們比翼娛樂開出的條件誘人,他怎麼會下定決心,扯開最後一層遮羞布,跟慕氏集團撕破臉皮?

阮承輝心裡有些搞不清楚沈正君是怎麼想的,但他還是笑著,緩解談判桌上的尷尬:「沈小姐,也不能這麼說,是不是?咱們都是商人,商人無利不起,我這也是適應市場規則。」

沈正君掃了一眼慕洛琛,說:「阮總這話可說錯了,我看著慕先生就不是這樣的人。我們比翼娛樂願意捨棄與天運傳媒的合作,與慕氏集團合作,並且我們比翼娛樂,願意將三年內的盈利,百分之百讓給慕氏集團。」

阮承輝傻眼了。

他根本沒料到沈正君跟他玩這麼一出!

如果比翼娛樂捨棄了天運傳媒,改和慕氏集團合作,那他們天運傳媒豈不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沈小姐,這麼大的事情,可開不得玩笑。」

阮承輝擦著冷汗說。

「阮總哪裡看出我在開玩笑?我可是認真的。」沈正君笑著說道,此刻她的模樣,怎麼看怎麼透著一股子的算計的味道。

阮承輝這才知道,自己著了她的道。

再聯想到最近傳的轟轟烈烈的,兩人之間的緋聞,他更是覺得一股子冷意從腳底躥到了腦門。

難道這兩個人真的跟傳說中的一樣,私底下有姦情?

這沈正君是為了慕洛琛放棄眼前的利益,而惡整他!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可被沈正君坑慘了!

阮承輝沒辦法再維持臉上的平靜了,頂著一腦門子冷汗,咬牙切齒的說:「沈小姐,當初咱們可是有協議的!」

沈正君擺弄著自己的指甲:「哦,你說的那個呀,那是之前的協議,你們天運傳媒當時不是說考慮考慮嗎?我們雙方並沒有簽合同吧?沒有簽合同,那就不具備法律效用,我們比翼娛樂就有反悔的權利。阮總,你們天運傳媒不是也跟山影反悔了嗎?」

阮承輝被她這番話堵得說不出話來。

的確,他選擇毀了跟山影的合作,可不就是看在兩家只是口頭協議,沒有簽訂真正的合同嗎?

如今可真是一報還一報!

沈正君笑的越發的嫵媚。

阮承輝想宰人的心都有了!這個賤人,真的是把他坑慘了!

慕洛琛聽著兩人的對話,沒有任何留戀的繼續邁開步子,朝著會議室外面走。

「慕總,慕總,我們有話好商量,咱們再談談合作的事情,怎樣?」阮承輝也顧不得面子裡子了,追上慕洛琛討好。這個合作案的前期耗費了天運傳媒的大半人力和財力,若是就這麼擱置了,那天運傳媒可是損失慘重。

不管是慕氏集團,還是比翼娛樂,總得有一家出面,支撐接下來的項目運作!

沈正君那邊行不通了,他現在只能去求慕洛琛了!

阮承輝給慕洛琛跪下來的心都有了。

沈正君樂不可支,「慕先生,你可要想好了,是跟一個出爾反爾的小人合作,還是選擇我們比翼娛樂的豐厚條件呢?」

說這話時,她雙手交叉,姿態閑適的放在了橢圓形的會議桌上,一臉曖昧的望著慕洛琛。

只差說出來,她就是為了他,才放棄到手的利益了。

不過,事實上不就是如此嗎?她想出這一招,的確為了討好慕洛琛的「芳心」。今天毀了比翼娛樂和天運傳媒的合作,讓利給慕氏集團,那代價是幾十個億!可只要能得到他,這點損失對她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沈正君覺得,自己都可以和古代的烽火一小戲諸侯的周幽王媲美了。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第1248章不買她的賬

阮承輝在一旁急的火都要燒眉毛了,不停地道歉:「慕先生,真的對不起,我是被錢糊了心,才會改變主意,您大人有大量,咱們繼續談協議的事情,分成還按照以前的……不,按照四六分。你們山影佔六,我們天運傳媒佔四……」

慕洛琛抬手,打斷了他的話:「阮總,用不著你們讓那麼多利出來,我們按照老合同,五五分賬。」

阮承輝臉上露出欣喜和不敢置信的表情:「慕先生,你說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除非阮總不願意和我們慕氏集團合作。」

豪門冷少擒妻:暗夜孽愛 阮承輝幾乎喜極而泣:「怎麼會不願意?願意,願意。」

「啪啪啪。」沈正君忽然鼓掌,笑著看著慕洛琛說,「慕先生果然是有膽識,寧肯跟這個出爾反爾的小人合作,也要捨棄我們比翼娛樂,我真是佩服。不過慕先生可曾聽過農夫與蛇的故事?小心你選擇救了天運傳媒,反倒被他們咬一口。」

阮承輝膽戰心驚的望著慕洛琛,生怕他聽信了沈正君的胡言亂語。

慕洛琛卻是淡淡地說了句:「多謝沈小姐提醒,不過我慕洛琛向來不做後悔的事情。」說著,扭頭對周文達道,「文達,把擬定新的合同出來。」

周文達把合同拿出來。

阮承輝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把合同給簽了,然後恭恭敬敬的遞給了慕洛琛。

待慕洛琛也在上面簽了字。

阮承輝心頭懸著的大石,總算是落了地。

……

看著兩家簽訂了合同,沈正君臉上的笑,再也掛不住。

她怨毒的瞪了慕洛琛一眼,然後帶著自己的人,迅速的離開了會議室。

而在沈正君走之後,慕洛琛冷冷的望著阮承輝,道:「阮總,我慕洛琛生平最恨背信棄義的事,這次天運傳媒出爾反爾,我可以不計較,但如果有下一次,我絕對會雙倍討回。」

阮承輝原以為,慕洛琛肯簽下合同,代表他原諒天運傳媒的所作所為了。

可沒想到,慕洛琛忽然變了臉,阮承輝這才意識到,慕洛琛真的是被自己惹毛了!剛才他一直臉色淡淡地,可心裡早就憋著了火氣吧!

「慕先生,真是對不住,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了。今天晚上我做東,咱們去酒店吃一下飯,如何?」

「阮總若有誠意,那就好好的把項目做好吧。至於晚餐,就不用了。」

話說罷,慕洛琛帶著自己的人大步離開。

眼看著慕洛琛一行人就要離開,阮承輝不放心的追著慕洛琛,繼續解釋:「慕先生,我真的是被沈正君蠱惑了,才會做下那種糊塗事,我保證沒有下一次了。」

「嗯。」

慕洛琛冷淡的回應了他一個字,跨步入電梯。

「叮——」

電梯門緩緩地閉合,阮承輝餘下的話都被堵回了嗓子眼。

……

電梯里,慕洛琛只覺得一股子火氣,不斷的在心裡燃燒,而且有越來越旺盛的趨勢。

其他人察覺到慕洛琛的不悅,都不敢出聲。

電梯降到負一層,一行人陸陸續續的出來。就在他們準備去地下停車場時,沈正君忽然像是一隻鬼魅般,從角落裡出現,「慕先生,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慕洛琛在聽到她聲音的剎那,身影頓了頓,隨即渾身的冷氣一斂,抬眸看向沈正君的方向,削薄的唇扯開,露出森白的牙齒:「好啊,沈小姐想談,不如我們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談一談?」

沈正君沒想到,他這麼輕易地答應,訝異的挑了挑眉。

剛才慕洛琛那麼生氣,怎麼現在改變了態度?

是被氣過頭了?還是剛才他在別人面前演戲?

沈正君在心裡考量了須臾,而後仔細的觀察慕洛琛明臉上的表情,確定他沒有任何惱怒的跡象,勾起一抹風情萬種笑容,說:「慕先生,不如我們到車裡去談?」

「好。」

慕洛琛說著向前走。

周文達下意識的要跟上他,卻被他制止了。

「文達,你留在這裡,我和沈小姐單獨去談。」

周文達聞言,停留在了原地。

慕洛琛獨自一人走到沈正君跟前,低啞如大提琴鳴奏的聲音,透著絲絲曖昧的在空氣中擴散開來,「沈小姐,就我們兩人,怎樣?」

沈正君有些猶豫,兩個人……如果她跟慕洛琛單獨相處,自身的安全誰來保證?

慕洛琛看出她的遲疑,抬手搭上她的肩膀,半是挑釁,半是別有意味道:「沈小姐,你處心積慮不就是想跟我單獨相處嗎?怎麼,現在反倒害怕了?難道你擔心我對你做什麼?」

他身上那股好聞的味道,夾雜著男性荷爾蒙的氣息,瘋狂的侵襲著沈正君的理智,像是被蠱惑了一般,她點了點頭。

慕洛琛看了一眼沈正君身後的人,清冷道:「聽到沈小姐的話了了嗎?留在這裡等著。」

話說完,他攬著她的肩頭,往地下停車場那邊走。

沈正君笑了笑,心頭微微的有些急跳。

這慕洛琛真真是合她的胃口,哪怕只是這麼簡單的幾句話,都能讓她心跳加快幾分。

若是跟他上床……

想到那樣的場景,沈正君幾乎是迫不及待的!

****

甫一進入地下停車場,沈正君幾乎是迫不及待的抱住慕洛琛,「阿琛,剛才你沒生我的氣對不對?其實,我那麼做也是為了你好,你看那阮承輝根本不是什麼好人,被我一試就試出來了,他——」

「噓,有什麼事情,我們到車上再說。」

慕洛琛輕噓了聲,露出一抹迷人的笑。

沈正君被他寵溺的態度,弄得有些醺醺然,順從的跟著他的腳步。

到了車跟前,沈正君準備上副駕駛座,可慕洛琛拉住她的手,將她推上了後車座。

身體倒在柔軟的車座上時,沈正君的心臟不可抑止的狂跳了起來。

同時暗道,這慕洛琛也不過是表面矜持,其實骨子裡早就被她征服了!

女追男隔層紗,哪個男人能抗拒主動投懷送抱的女人呢?更別說,是她這種品貌、家世都足以和他匹敵的女人了!

「阿琛~」

沈正君在慕洛琛上車時,支起上半身,伸出柔軟無骨的手,去樓慕洛琛的脖子。

可沒等她碰到他,慕洛琛再次將她重重的推回了車椅上。

太突然的動作,讓沈正君根本沒來得及看清楚,此刻慕洛琛臉上蒙著的一層冰霜,她只當這是他在製造兩人之間的情趣。

沈正君一臉期待的等著慕洛琛好好的憐愛自己。

可下一刻,上方忽然響起慕洛琛冰冷的沒有一丁點溫度的聲音,「沈正君,你是不是不知道『找死』兩個字,是怎麼寫的?」 第1249章絕了她的漪念

那聲音彷彿從地獄最深處傳出來的阿鼻呼喚,那裡還有之前半點柔情蜜意?

沈正君滿腦子的旖旎,瞬間被打散了,微微的抬起頭,對上慕洛琛漆黑若寒譚的雙眸,慌亂的說:「阿琛,我……」

話只開了頭,口鼻上忽然覆了一隻手掌,隔絕了空氣。

沈正君沒想到慕洛琛對自己下手,呆愣愣的沒有任何反應。

等無法呼吸,感覺到難受時,她這才急忙抬手去推慕洛琛的手,想從他的桎梏中掙開。

但她那點力氣遠不如慕洛琛的,掙扎了好久,都沒有撼動他半分。

胸腔里的空氣一點點的被榨乾,似乎有無數的螞蟻在啃噬著心臟,沈正君又難受又痛苦又絕望,眼淚瘋狂的掉下來。

她真的沒想到,慕洛琛竟然這麼大膽,在這個地方就敢對她下殺手!

早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她一定不會跟著他出來!

她只是想睡一個男人,沒想過被他殺死!

慕洛琛冷靜的沈正君掙扎的幅度逐漸變小,直到確定她沒有過多的力氣掙扎,他驀地鬆開手。

沈正君被放開,卻一點力氣都沒有,麻木的躺在車椅上呼吸。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過神來。

最先做出的反應就是去打開車門,然而沒等她跑出去,慕洛琛迅速而精準的將匕首,抵在了她的臉上:「別再出現在我周圍,也別再去騷擾我的家裡人,否則下一次,就不是這麼簡單能了事的。」

話音落,他將刀刃往前一送。

寒氣靠近臉頰的剎那,沈正君嚇得尖叫了起來:「慕洛琛,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騷擾你和你的家人了,你饒了我!我保證不會了……」

刀刃劃破皮膚,鮮血流下來,沈正君崩潰的大哭,滿腦子只剩下了一個想法——自己毀容了!

她捂著自己的臉,不停地哭,連慕洛琛什麼時候離開的也不知道。

……

慕洛琛下了車,厭惡的皺了皺眉頭,然後將沾染著沈正君血的刀,隨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剛才那一刀,他沒有用多少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