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有意思,竟然還分成了好幾個階段,十浪、百浪、萬浪……」

十浪,能夠疊加十次攻擊,勉強算是新手上路,稍微有點天賦的人都能夠修鍊到十浪的境。

百浪,能夠疊加百次攻擊,百次的攻擊和十次的攻擊自然相差天差地遠,修鍊起來也非常難以練成,百浪已經算是真正入門了疊浪功法的修鍊,不僅僅需要刻苦的修鍊,更是需要很強天賦才能夠修鍊到這個層次。

至於萬浪、乃至後面的百萬浪,甚至億浪,這門功法的修鍊沒有止境,一切看個人。

「十浪~百~萬浪~」

王影忍不住立刻爬了起來,恨不得立刻就到練功房去修鍊。

「身上又出現了這些油膩膩的物質,沒想到體內竟然還如此多的髒東西。」

王影來到衛生間,本想著趕緊洗刷完就去練功房修鍊,可是一看鏡子,自己一身漆黑,猶如來自非洲的黑叔叔,伸手一摸,油膩的東西讓人聞之作嘔。

一番洗刷,王影整個人煥然一新,全身舒坦。

「我這比小白臉還要小白臉了,這白裡透紅的~」

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王影也是忍不住搖搖頭,明明說好要高大威猛的,現在卻是硬生生的朝著小白臉的方向一發不可收拾了。

「算了,小白臉就小白臉吧,大不了找個時間去晒黑~」

自言自語的安慰了自己,王影來到了練功房。

「呼~呼~」

手中的長槍一槍又一槍的刺出,帶出一道道聲響,看起來氣勢十足,威力驚人,不過很快,王影就停了下來,皺著眉頭沉思。

「疊浪,疊浪,我這一槍又一槍的攻擊,雖然次數是有很多,可是每一次的攻擊並沒有比前一次更強、更快、更有氣勢,而且這疊浪、疊浪,攻擊應該是疊在一起,連綿不絕,猶如滔滔江水一般,一浪接一浪,我這攻擊之間根本就沒有什麼連貫性。」

王影腦海中再次仔仔細細的又將《疊浪》看一遍,仔細的體會其中的蘊意。

「力量可以先小一些,速度也可以慢一些,慢慢、慢慢的增加自己的力量,加快自己的速度,仔細體會每一次攻擊之間的連貫性和不同之處。」

王影手握點光長槍,槍尖輕輕的一點,接著一個轉身,槍尾巴又是一掃,力量和速度都更快了很多。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我現在才剛剛初學,不能好高騖遠,一次性就練成十浪,我可以將它給拆分,先練成2浪、3浪,一步步來,慢慢的進步。」

王影臉上露出笑容,手中的動作也是開始發生轉變,點光長槍每一波的攻擊就分為兩招,一點、一刺,一掃、一撥,一劈、一拿……

「2疊浪還是很好練的,不過這2疊浪根本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疊加起來的力量、速度和氣勢都非常有限。」

很快,王影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2疊浪的難度非常小,只要稍微練習,很快就能夠將自己的攻擊形成2疊浪形勢的攻擊。

「全力攻擊試試看這2疊浪。」

王影肌肉凸起,手中的長槍對著空氣一刺,空氣響起刺耳的爆炸聲,接著長槍一掃,頓時氣勢、速度和威力等等就遠不如第一槍,完全沒有後浪推前浪、一浪強過一浪的意境和氣勢。

「呵~看來我還是小瞧了這疊浪法了,全力攻擊的話,我連2疊浪都做不到,看來想要練成十疊浪的話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王影停下練習,笑了笑搖搖頭,這攻擊一波接一波並不難,難就在難在全力以赴的時候,每一波的攻擊要比前一波的攻擊更強,這才是疊浪法的精髓。

「呼~」

王影揮舞起手中的長槍,開始慢慢的練習,一招又一招,王影練習的很慢,兩招、兩招的連貫起來,練習一會,他就停下來仔細的思考一會,不斷的總結,後面出槍的時候,慢慢的就有一種疊浪的感覺,一槍更比一槍強,連綿不絕,一浪高過一浪。

不過王影也僅僅只是在練習2疊浪,看起來只有兩板斧的功夫,2招一過,立刻氣勢等等就萎靡下去。

「陳咬金好歹有個三板斧,我這2板斧也實在是不夠看。」

良久,王影緩緩地收功,疊浪功法並不是那麼好修鍊的,這練了一早上,王影也只能說熟悉了一下2疊浪,將2招攻擊連在一起,一招更比一招強,不過這樣的攻擊卻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10疊浪,如果能夠將十招給連貫起來,一浪更比一浪強的話,這威力就驚人了。」

「每一招比前一招,即便是多出10%的攻擊力量,這10浪疊加的話,最後一擊攻擊的力量和速度等等會是第一招的幾倍,威力絕對可怕,和領悟了無堅不摧的境界差不多。」

「如果我再運用無堅不摧的境界,又學會了這10浪的攻擊,那我的攻擊豈不是真的開掛了,1斤的力量可以發揮出幾十斤的效果出來。」

想到這裡,王影的臉上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對於自己的實力,自然是越強越好。

「想的很好,不過這十浪可不是那麼好學會的,還有如何將無堅不摧的境界和這疊浪法一起運用純屬,這也是需要刻苦修鍊的。」

王影傻笑著,手中的長槍又開始揮舞起來。

「哥哥,吃飯了~」

不知不覺之中,時間就慢慢的流逝,郭媛媛穿著做飯的裙子走了進來,看到苦修的王影,笑盈盈的說道。

「哥哥,今天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哥哥,多吃點~」

郭媛媛看到王影狼吞虎咽,吃的津津有味,整個人也是美滋滋的,不停的給王影夾菜。

一旁萬磊看到這一幕,也是忍不住直搖頭,郭媛媛一門心思放在王影的身上,可是王影卻是一個木頭人,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而且王影是真的將郭媛媛當妹妹去對待,儘管郭媛媛已經完成長開,亭亭玉立,可是畢竟還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

「最近我準備去荒野一趟,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很快就會回來,如果不順利的話,可能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夠回來。」

王影美美的飽餐一頓,吃完也是對著郭媛媛和萬磊說道。

進入到先天境,王影準備熟悉一下先天之氣(元力)的運用之後就到荒野之中去,自己修鍊的資源用完了,手頭上的積分也不多。

當然更重要都是要殺出自己的威名來,一直被王家懸賞,現在基地市內的形勢又變的微妙起來,王影怕那些為了賞金不顧一切的人在基地市當中對自己動手,到時候連累到郭媛媛和萬磊。

「哥哥,多加小心~」

郭媛媛一聽,立刻就緊張起來,她現在很害怕失去王影,每一次王影去荒野之中,她都提心弔膽,可是她也知道,王影必須要去荒野,一家人的吃穿住行都要靠王影從荒野之中爭取,坐吃山空啊。

「放心吧~」

王影笑著摸摸郭媛媛的腦袋,又讓郭媛媛臉微微發燙。

「猴子,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幫忙多照顧下媛媛,輔導下她的作業,聽郭大爺說過,以前媛媛成績都是全校第一的,現在卻是成了吊車尾,這樣可不行。」

轉頭,王影又對猴子囑咐起來。

「媛媛很聰明的,不用擔心。」

猴子萬磊自然是很清楚這一切,正如他所說,郭媛媛人非常聰明,學什麼都很快,不過她現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再讀書上,她一門心思在王影的身上,王影出去荒野之中,她就非常的擔心,根本就學不進去。

另外郭媛媛更是想著練武,練武非常的刻苦,對於讀書,或許在她看來,根本就沒有什麼用,既保護不了自己的爺爺奶奶,又沒有辦法陪自己喜歡的哥哥出去荒野。

「嗯~」

王影點點頭。

吃完飯,王影就開始忙碌起來,這一次去荒野,王影準備一個人去,因為肯定會有人過來暗殺自己,想要獲取王家的賞金,自己如果組隊出去的話,肯定會牽連其他人。

而且現在王影也不敢和人組隊出去荒野之中,因為隊友也不一定就真的值得信賴,很有可能會暴露自己的行蹤,背後給自己一刀之類的。

一個人反而更自由自在,又更加的安全,可以隨意的發揮,到時候打不過還可以逃跑,絕不死磕。

考慮到一個人在荒野之中,沒有隊友的幫助,所以很多東西都是必備的,更何況還會和其他武者廝殺,面對各種各樣未知的暗殺之類的,所以一些急救藥品、解毒血清之類等都要準備。

足足忙碌了半天,武道社都跑了好幾趟,王影這才將自己需要的各種東西給備齊。

接下來的幾天,王影依然足不出戶,每天都在自己家裡熟悉先天之氣的運用,同時苦修《疊浪》,將自己無堅不摧的境界和疊浪戰法互相融合,將自己的戰力磨礪的更強大。

這一天,天朗氣清,一連好些天昏沉沉的天空也是變的碧空如洗,太陽向這雪白的大地盡情綻放光芒。

江南基地市東城門這裡,人口涌動,冬天的日子難過,一有好天氣,獵人們、武者們三五成群的走向荒野,可不是誰都能夠像王影一樣,一直待在家裡足足2個月。

王影身穿黑色作戰服、手持點光長槍,背上背著一個黑色背包,大步流星的朝著東門口走來。

「好久沒來了,依然還是熟悉的味道。」

王影看著熱鬧非凡的城門口,頓時覺得親切無比,以前天天出去荒野之中,這隔了2個月沒出去,竟然有種與世隔絕的感覺。

「這個人不是王家懸賞5000萬的王影?看他這個裝飾,難道他今天要出去荒野之中?」

「也是,一直在基地市當中呆了2個月了,積分估計用的差不多了吧,嘖嘖,5000萬積分一顆人頭,也不知道最終會便宜了誰。」

「是王影,趕緊通知隊長,他的這顆腦袋可是足以堪比先天境的怪獸,5000萬積分,足夠我們小隊幾人修鍊到先天境了。」

有人一眼就認出了王影,頓時眼睛之中都冒出了光芒,連忙開始通知自己俗氣的人。

因為5000萬積分的時候,整個基地市當中的武者,幾乎都認識王影,此時城門口這裡,武者和獵人的數量都非常多,很快整個基地市當中,想要賺取5000萬積分的人幾乎都知道王影要出去荒野之中,一個個也是急匆匆的朝東城門這裡趕來。

王影扛著自己的長槍,嘴裡吹著哨子,對於身邊一道道投射過來的目光根本就視而不見,也沒有和任何人組隊,非常直接的就往荒野之中走去。

「快,快,跟上去,這可是5000萬積分,可不能跟丟了。」

王影的身影這才剛剛消失在荒野之中的小徑上,在後面,一個個武者就急匆匆的跟了出來。

「他走了第三條小路,通往雲嶺鎮方向。」

「跟緊他了,絕對不能丟,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是,是,我一直在跟著,不過有很多人都在向這個方向前進,你們要快點。」

「嗯,我們正在趕來。」

實力不行的武者,一個個一邊緊張的跟著王影的背後,一邊悄悄的和人聯繫,出賣情報也能夠賺錢不錯的積分。

至於一些實力強大、信心十足的武者或者是武者小隊,一個個則是默不作聲,悄無聲息的跟在王影的身後。

東城門的城樓之上,王家設置的辦事處這裡。

「我還以為他一輩子就窩在基地市當中內。」

王遠威三角形的眼睛之中閃爍著寒光,看著王影的身影消失在荒野的小徑之中,他沒有急著馬上追上去,拿起自己的手機,開始聯繫人。

荒野之中的小徑上,王影的耳朵微微顫動,王影很清晰的聽到了在自己的背後有很多人跟隨自己,有些人實力不行,發出的動作聲音非常明顯,少數一些實力高強的人,聲音雖然很微弱,不過王影現在可是已經到了先天境,聽力更加的強大,依然聽的清清楚楚。

「自古錢財動人心吶,我這才出城,後面就跟隨幾十個人,有些人也真是不怕死,這才剛剛進入到武者行列吧,竟然也敢參合進來。」

王影嘴角冷笑,腳步卻是不斷的加快,自己還是要裝一裝的。

「要殺就要殺那些實力強大的人,最好是殺王家的人,這樣才會讓他們知道痛,這些人,殺與不殺對王家都沒有任何的影響,還是先甩開比較好。」

王影心中有了打算,速度一下子飆升起來,猶如一道疾風在荒野之中閃動。

「呼~呼~」

十幾分鐘之後,王影就已經進入到了雲嶺鎮的範圍內,在一顆大樹之下,王影裝著重重喘氣、呼吸,耳朵卻是耳聽八方,很快在後面,幾道窸窣的聲音就不斷傳來。

「跟的夠緊的~」

王影微微一笑,背後的這些人,一個個至少也是一流武者的水平,否則是絕對跟不上自己的,5000萬的積分,殺一個情報資料上還是二流武者下段的人,這樣的好事可是誰都不想錯過。

「這個王影,實力和資料上顯示的不一樣,他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一流武者的水準,想要殺他倒也不算難,關鍵是還有人在後面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些人才是真正的競爭對手。」

在距離王影20多米的一顆樹上,一個人很好的隱藏在茂密的樹葉之中,他雙眼看著王影,舌頭微微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心中在計算著如何乾脆利落的殺掉王影,然後帶著王影的人頭安全返回基地市。

「隊長,現在周圍的人不多,我們要不要先下手為強,這塊肥肉可是非常誘人的,後面上來的人就會越來越多。」

「不要急,現在殺了他不難,關鍵是如何脫身,周圍盯上這顆肥肉的人很多,誰一旦得到了他的人頭,立刻就會成為眾矢之的,成為下一個王影。」

「我們先靜觀其變,按兵不動,總有人會耐不住先下手的,到時候我們再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一得手,我們立刻返回基地市。」

「可是再等下去的話,人就越來越多,而且王家這邊肯定派人來的,而且絕對是高手,到時候就沒有我們旋風小隊什麼事情了。」

在距離王影幾十米遠一處草叢之中,幾個武者互相之間商量著什麼,似乎顯得非常猶豫。

「不要急,我們是整個小隊一起出動,周圍這些人可都是單個行動的,他們比我們更著急,這一次,我們旋風小隊走大運,這塊肥肉跑不了!」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喝~」

雲嶺鎮的一處荒野之上,王影手中的長槍一槍將一頭D級的嗜血豬刺死,接著開始慢慢的切割下嗜血豬身上值錢的材料。

「還不動手嗎?」

王影雖然裝著專心收集材料,可是耳朵卻是一直在耳聽八方,在王影的身後,幾個跟隨過來的武者一直潛伏著,似乎在尋找進攻的機會。

「一個個都想當黃雀,似乎都在等人先出手。」

然而王影剛剛準備將狩獵到的材料裝進背包的時候,一把飛刀急速的朝著王影的後腦勺激射過去,速度非常快,猶如一道寒光一閃即逝。

寒光的背後,一道身形瘦小,手持短刀,目光冰冷的武者猶如一道疾風沖了上來,看向王影的時候,眼睛都微微泛紅,彷彿看到無數的積分一般。

「鏗~」

一直留意周圍動態的王影,在這個人起身的那一刻就立刻高度戒備起來,身子一轉,手中的點光長槍非常精準的將飛刀給打飛,看著衝上來的那道身影嘴角一笑:「方平,你我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的,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取你的人頭了,誰叫你的人頭價值5000萬積分呢。」

方平眉毛一揚,這個王影速度很快嘛,雖然自己的飛刀僅僅只是佯攻,也不指望著真能夠傷到對方。

方平,人稱斷水刀,擅長使用飛刀和短刀,出刀的速度非常快,以至於連流水都可以斷開,是一個實力極為強大的一流武者。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話不知道你聽過沒有?」

王影手中的點光長槍猶如潛力出水,本能的一招刺槍術沖著方平刺了過去。

「就你?」

方平不削一顧的說道,他一路跟隨王影過來,這個王影到現在也只不過在狩獵D級的嗜血豬,雖然僅僅只是一個人外出狩獵,但狩獵D級的怪獸也足見王影的實力不怎麼樣。

他手中的動作卻是沒有絲毫的停滯,速度極快,幾乎在眨眼間就衝到了王影的身邊,身形非常靈活的躲開王影的長槍,接著手中的短刀對著王影的脖子就是狠狠地一刀,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鬥,然後帶著王影的人頭逃走。

王影看著方平眼中的寒光,感受著他短刀的鋒芒,嘴角露出微笑,丹田之中的先天之氣抽離出來,瞬間運轉到右腳上,右腳后發先至,一腳狠狠的提到方平的肚子上。

「碰~」

肉體碰撞發出沉悶的聲響,方平猶如短線的風箏一般飛向天空,眼睛都凸了出來,口中鮮血直吐。

「噗~」

「不可能,你的速度,力量~」

方平重重的撞到一顆樹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只覺得自己全身都彷彿散了架一般,更是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影,剛剛王影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他這個一向以速度和身法見長的一流武者沒有什麼反應就被一腳踢飛。

接著他手一甩,幾把飛刀帶著寒光分別朝著王影的頭、心臟、脖子激射過來,甩出飛刀之後,他強忍著全身的劇痛,撒腿就往基地市方向逃跑,積分雖好,也要有小命享受,眼前這個王影藏的太深了。

「2個月前就能夠殺了王家的王遠威,苦修兩個月,這實力進步太快了,現在估計已經達到了一流武者上段,靠~差點就死在他手上。」

方平頭也不回的往基地市方向疾跑,一邊跑一邊忍不住罵娘,可是還沒有走出多遠,後面一把飛刀就朝著它激射過來。

「噗~」

飛刀攜帶著王影可怕的力道,方平甚至都沒有來得及有所反應,瞬間被飛刀給擊飛,重重的跌到在地上。

不過方平卻是立刻麻利的爬起來,頭也不回的急速逃跑,幾下閃現,整個人就消失在茂密的荒野之中。

「這飛刀還是用不慣啊,準頭差了很多,算了,饒他一命。」

王影看著消失的方平,笑著搖搖頭,這次自己也算是給他留下一個難忘的教訓。

剛剛王影明顯是在放水,畢竟周圍還有很多人在潛伏著,自己可不能一下子暴露出全部的實力,不然王影的刺槍術,方平根本就躲不開,一腳也足以將方平給踢死。

「上~」

王影這邊才剛剛將方平給打炮,在不遠處的一處草叢之中,旋風小隊的五人終於等不及了,隊長旋風錘胡林一聲令下,頓時五道身影猶如鬼魅一般急速的朝著王影攻擊過來,隱約之間形成了合圍之勢。

旋風錘胡林收藏兩把琅琊大鐵鎚,雖然身材高大,可是他的速度卻是五人當中最快的一個,人還沒有到,一股疾風就已經將王影身邊的草木等等吹的獵獵作響。

「旋風錘胡林~」

王影眼睛一亮,當初自己剛剛成為武道社成員的時候就遇到過這個胡林,當然,那個時候對方根本就不會注意到王影,那個時候他差不多就已經快要成為一流武者了。

這個月的時間過去,他成長極為迅速,力量超過5萬斤,在一流武者當中也是小有名氣,他的隊友一個個也全部都是一流武者,彼此配合非常默契。

「刺槍術~」

王影一聲怒吼,萬年招牌的刺槍術就對著胡林刺了過去。

胡林嘴角一笑,手中的大鐵鎚對著王影的長槍狠狠的一錘,他要將王影的長槍給錘飛,這樣的話,他的隊友就有機會幾下將王影給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