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毅總應該知道覃力不喜歡他,會趁機刁難他,他不相信毅總不會不管他死活,拿過手機的白一近一次次撥打電話,回復的都是關機,用力丟下手機的白一近把車裡砸了一通,發泄完,害怕漆黑的白一近打開手電筒,不到一會手機就沒電了。

抱著雙膝把自己身體擠在座椅角落的白一近,膽怯無助的眼睛不時偷偷看著四周等待自己的希望,很快被時間擊垮內心防線的白一近放聲大哭試圖用聲音保護害怕黑夜的自己。

……

回到家,剛走到樓梯就被拉住。

「阿陽,孩子的事情我查了,是真的有兩個月了。網上那些爆料一定是她自己放上去的,這個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明天開始就要派發請柬了真是讓人擔心。

有點疲倦的紀優陽推開蘇嵐的手,「媽,我累了,要睡覺。」

「阿陽……」叫了幾句,紀優陽都沒理她。

洗完澡聽到敲門聲的谷碧雪,以為是沈呈來找自己,立即換上睡裙噴了香水出來,剛打開門,迎面而來就是一聲噴嚏。

捂著鼻子的紀優陽冷眼望著眼前刺眼的女人。

「你哥還沒回來,應該是……」

他根本不承認谷碧雪的存在,但孩子都有了,那就證明沈呈是認真的。

一張遞來的支票,讓谷碧雪愣了一下,「這是?」讓她走?

「讓他幸福。」塞到谷碧雪不敢接的手裡,紀優陽掉頭就走了。

走了沒幾步,紀優陽就遇到回來的沈呈。

望見紀優陽的表情特別複雜,好像哪兒不舒服,下意識停住腳步想關心幾句的沈呈被走來的紀優陽撞開,正要跟過去,沈呈又一次止住腳步。

他去了算什麼?

在嘆息中重新轉身的沈呈朝谷碧雪的房間走去。

被紀優陽反轉的態度搞蒙的谷碧雪,沒來得及關門,正在盯著手裡的支票看,沈呈就進來了。

「哪來的?」看見上面的簽名是紀優陽。「他說什麼了?」

「你別誤會,我相信阿陽沒有要趕我走的意思,他只是一時難以接受我的存在,我會讓他看見我的真心。」起身的谷碧雪摟住沈呈的胳膊。「對不起,我沒想到記者會拍到我。」

這確實像紀優陽幹得出來的事情,被媒體拍到也好,這樣更能讓紀優陽知道他的決心,「你在這裡安心住下,這個孩子,我也會當做親生的。」

若不是因為那件事,沈呈也不會娶她,拉住要走的人,「我們都要結婚了,分房睡……」

推開抱住自己胳膊的手。「早點休息吧。」順手拿走谷碧雪手裡的支票。

追了幾步的谷碧雪吃了一個閉門羹。低頭看了眼自己,她長得漂亮,身材又好,沒理由沈呈不會心動,難道是她還不夠有魅力?

出來的沈呈,看著手上的支票,表情複雜的眼角隨著心底的愉悅流露出一抹收不住的笑容。

……

關了車窗悶出一身汗,快窒息的白一近,旁邊的車門被打開時,一股夾雜著風雨的涼風襲了進來,頭還沒抬起,熱暖的衣服裹住他冰涼涼的身體,人被拽了出去,趴在一個溫暖的背上,一年了,已經記住這個味道的白一近知道來人是誰。

面對這個能盡情宣洩心中不滿的人,白一近低頭用力咬著。

不知道被背著走了有多遠,他只聽見在風雨之中,王珩幾次扯著嗓子喊話。

「隱哥,我背他吧。」

「隱哥,你小心點。」

「隱哥,我們還是等車過來吧。」

在耳邊的雨聲被遮擋的物體削弱聲音時,被放下的白一近,還未看清那張臉,就聽到催促的聲音,「醫生,快給他看看。」

摻雜著消毒水瀰漫著各種藥物味道擁擠的房間里,用胳膊擦著汗水的男人被醫生叫出門外等候。

醫生連問了幾個問題,白一近都搖頭,醫生皺著眉一臉不解,「你沒病沒痛的來看什麼病?」還要趕著去出診的醫生,提起藥箱就走了。

醫生走後,喝完了醫生給他倒的熱水,身體緩和一些,腦子恢復清醒的白一近,這才發現自己已經不在車裡,在一家用老房子搭建破破爛爛的小診所里。

從診室出來,白一近看見那個素來一絲不苟商業精英模樣的男人,此時被雨淋的狼狽不堪,挨牆壁靠著,被王珩捲起的褲腳下,整個膝蓋都是血。

「隱哥,覃毅都不知道心疼他,你管他幹什麼。」

「不管你對他再好,在他眼裡,都是有陰謀的,像這種人就該讓他回到覃毅身邊,看清楚現實。」

「我之前就勸過你,沒必要冒著風險去醫院,你沒聽見他在電話里是怎麼跟覃毅講的?」

彎腰的喬隱推開王珩的人放下褲腳,「一會別在他面前說這些。」

「從他來到你身邊第一天,每次他這樣對你,你總是護著他不讓我們說半句。他馬上就……」

「別說了,出去看看車子來了沒。」

氣憤不平的王珩放下手裡的東西就離開。

在喬隱看過來時,白一近立即躲回牆后。

回去的路上,車裡的氣氛死氣沉沉,誰都沒說話,被送回房間后,途中,喬隱進來過一次,但是沒有說話,留下一些感冒藥就走了,明天還有工作,不能生病的白一近,拿了十滴水,在浴缸泡著熱水澡。

一路拽著的手機終於有響聲,手機在充電,用藍牙接了電話的白一近聽見覃毅的聲音時,委屈瞬間爆發。

「對不起,我剛剛在開會,司機回去找你,沒看見你,阿力讓我替他道歉,是他辦事不周到,你別跟他計較。」

「我沒事,已經回來了。」

「那你早點睡吧。」

毅總不記得之前說過什麼了?「你來接我吧,我不想跟他呆一塊。」

覃毅低頭看了眼明天參加沈呈的會議要用的文件,「你的合約還在那邊,現在還不方便,我今晚臨時有工作。什麼時候方便了,我會好好補償你的,聽話早點睡,晚安。」

「晚安,毅總。」

那邊斷線后,面無表情的白一近,將藍牙錶帶丟進浴缸里,看著自己渾身的傷疤,無處發泄的委屈讓他想到了什麼。

從浴缸起來后,裹著浴巾直奔喬隱的房間。

怒氣沖沖的他,推開門就望見卧室一片漆黑,坐在陽台睹物思人的男人身邊圍繞著悲傷的氣氛,這樣悲情的喬隱,是他從來沒見過的。

原來,是真的早就心有所屬……

退出房間的白一近,在路過客廳時,因為心裡的煩躁,猛地止住腳步。

那打砸的聲音傳至房間時,讓沉浸於悲痛之中的男人回過神,掐去眼角的淚珠將手裡的紙鶴收回口袋。

電話那頭,接過周竣送來的文件,「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周竣遞了眼覃毅接過去的東西。「沒有查到他們是怎麼認識的。」

覃毅立即翻開谷碧雪的簡歷,很普通,沒有任何可疑之處,但是那張臉真得很眼熟。

「毅總,白一近還在等你,不去?」車裡那一幕,讓一直放心的他,又一次擔憂。

「我忙著。」白一近懂事聽話,最能理解體諒他。

想勸什麼,想到白一近如今的地位,周竣就收住口。

一號警官 回到房間,一覺醒來,第二天早上,客廳又跟往常一樣恢復原樣,正準備去廚房喝水,白一近就看見喬隱拖著行李箱出來,這個箱子比平時出差用的要大許多。

來到他面前的喬隱,將門禁卡遞給他,「什麼時候你有空,我讓律師把房子過戶到你名下。」

「你什麼意思?」要走?

覃毅主動跟白一近見面,代表什麼他知道,他也該履行自己對紀澌鈞的承諾,把人還給覃毅,「以後,我不會再回來這裡。」

白一近沒接,喬隱就把門禁卡放到茶几上。

拖著行李箱到玄關的時候,一直站在原地的白一近,突然衝去客廳,拿起門禁卡追了出去,把東西砸在他臉上。

「我白一近不需要任何人的施捨!」

憑什麼,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把他當做什麼了?「你滾,你給我滾出去,我再也不想看見你!」

收回目光拖著行李箱出去時,喬隱聽見身後傳來打砸聲,這樣的打砸聲,只有在一年前這個小傢伙剛來到他身邊那段時間才有。

……

熬了一宿通宵的覃毅,對沈呈的企劃案是認可和贊同的,可他沒辦法,為了穩住那些叔父,他只能在會議上跟沈呈唱反調,會議結束后,被留下來的覃毅,在最後一個高層走後剛從位置起身,一個文件夾就砸了過來。

「不管你同不同意,這個方案馬上啟動!」

撂下一句話沈呈轉身就走了。

「你就沒有其他話要跟我說?」從回來到現在,沈呈憑什麼不帶正眼看他?

沒有理會覃毅的沈呈,眼前的門被衝來的人,一手關上,人也被身後的人摁在門上。

「那天晚上你對我做過什麼,你就一點都記不起來?」

不喜歡紀優陽以外的任何人,跟自己如此近距離接觸的沈呈想借門的力氣,把人推開,又一次被人摁回門上,「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這一年來,他就像是發瘋一樣在找沈呈,就連做夢他都想找沈呈算賬,可現在沈呈居然不記得這件事?「要不是你,我也不會變成這樣!」如果沒有沈呈,他現在已經跟瑪莎結婚了!「我不准你娶她!」憑什麼他那麼痛苦,沈呈就能幸福?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林楠的仙宮中總是那麼熱鬧。

多了一個K歌的地方,每日林楠都能聽到不少美妙的聲音,異常動聽悅耳。

唯獨麻煩的就是,林楠又干起了家庭婦男的工作,各位美女同志負責動聽的音樂,林楠負責提供後勤。

其次就是,趙小娜徹底成了仙宮內的成員。

接連半個月,大半時間都在林楠這邊,越發的溫柔,賢惠了。

好在,林楠慢慢習慣了!

一天天過去,楊瑾楊胖子他們兩家走了,進入東海修鍊界磨練。

修鍊者,終究需要強化自身,安靜的修鍊,註定走不了多遠。

從林楠等人身上,他們看到了修鍊之路的遙遠,而今在開始努力。

華夏大地平靜無戰事,他們也休息很久了,該出去戰鬥廝殺了。

廝殺戰鬥中,才能有進步。

而且,他們也很期待東海修鍊界的情況。

一個傳說中的仙俠世界,快意恩仇,讓人期待。

林楠這裡熱鬧結束,很快轉移到其他兩個地方。

林鵬和蔣鑫二人的仙宮。

無它,要大婚了!

林鵬和劉琪,本就是鄰村之人,從小熟悉,知根知底。

從上學開始,到進入武大,再然後踏入仙界。

他們成了最親密之人,最終走到了一起,這次回來,家人都很滿意,林楠這位人皇親自為他們證婚,在新城舉辦了盛大的婚禮,熱鬧不已。

明鹿鼎記 不僅他們,蔣鑫唐雯這兩位同班同學,戰友,也成功牽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在修鍊界,乃至仙界根本沒人在意這種事情。

結婚,更多的是為了找一個道侶,或者聯姻所為。

缺少真正的愛情。

但在他們心中,這些都在,而且迸發出火熱的種子。

所以這次,在地球上,他們和普通的年輕男女一樣,走向了婚姻的殿堂,在無數親戚朋友的見證下,成為夫妻,領了最為神聖的小紅本。

林楠也親自出現,為蔣鑫他們在他們的老家證婚。

人皇證婚,而且還是從仙界回來之人,可想而知熱鬧程度。

兩個地方,同時進行,並且開設了流水宴席,招待無數。

武大的諸多同班同學都到了。

當初的三班,林楠還是班主任,蔣鑫唐雯他們都是這個班級同學。

除去他們,還有不少人。

十幾年過去,當初的五十人也死了十位,但依舊還有三十多人。

林楠親自召集,能趕來的都來了。

基本上,第一屆武大學生,除去戰死的,其他的都成長了起來。

最差的,也在大修士層次,很多達到宗師境,甚至尊者境!

而今再見林楠這位老師,人皇,一群人感慨很深。

他們的同班同學,蔣鑫唐雯金星費仁,都成了仙人境的強者。

不好好在,並沒有太生疏,一群年輕人,沒有那麼多的條條框框,酒桌上,很快完全熟絡了起來,熱鬧不已。

連林楠也跟著他們一起熱鬧。

回到明朝做權臣 四人的大婚,林楠這邊也輕鬆了不少,壓力沒那麼大了。

唯一的問題,就是爹娘不停的催促著,要報孫!

和他們同齡之人,早就抱孫了,甚至村裡結婚早的那種,第四代人都要有了,而楠這邊卻還沒有任何動靜。

終於,有一日林楠被問的一些不知如何回答了,看著眼前的爹娘,小聲說了一句。

頓時,直接被林母拎著耳朵丟了出去。

膽肥了!

竟然建議爹娘自己再給自己整個弟弟妹妹出來。

可想而知林母夫妻二人的尷尬,對林楠那是好一頓的收拾。

不過效果倒是不錯,有了這一出之後,爹娘再也不催促林楠生娃抱孫的事情了。

林楠也落得一個輕鬆,省事。

而趁著這幾日的時間,林楠也閑了不少。

一個人閑庭若步,悄然在地球各地行走。

現在的地球,比之前大上太多,翻了五倍以上!

就以華夏大地而言,其實很大很大,但卻只有一個安全區。

外面的區域,早已放棄,成了妖獸的樂土。

安全區周圍的邊境大城,鎮守各地,雖然偶然有修鍊者出城歷練,但根本走不遠。

無盡的荒野,成了極度危險之地。

不乏五階,六階妖獸。

甚至,還有七階妖獸存在,隱藏在做深處。

林楠逐一走過,有他在,這些妖獸自然不算什麼,他想看的是這個荒野中的其他秘密。

單單華夏大地,就有著好幾處他無法探查之地,神秘的泰山之巔,神秘的黃河龍窟,以及北方延綿的大學生,西部的高原神廟等等。

有強者的印記存在。

有古老的神像至今不曾毀滅。

這一切的一切,都說明了很多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