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王猛快步衝到了黃昆的面前,然後抬起自己的右腿直接奔著王猛胸口的位置踩了過去。

「噗嗤!」

王猛一大腳直接踩在了黃昆胸口的位置,黃昆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啊!」

歐陽玖看見這一幕尖叫了一聲,然後竟然直接將自己的小腦袋藏在了陳天的懷中。

芳香襲來,陳天忍不住愣了一下。

而嚴寧看見這一幕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彷彿更加難看了。

拳場內陷入到一片寂靜當中。

所有人都瞪著眼珠子看著擂台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可思議。

因為誰都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這樣的,已經連勝了九場的黃昆被王猛這一腳直接踩碎了心臟,當場斃命。

王猛將自己的右腳從黃昆的身上緩緩挪開,然後面無表情的看著場內的那些觀眾,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

之前那個美女主持人連忙快步跑到了擂台上面,簡單的檢查了一下黃昆的屍體以後,舉著話筒高聲喊道:「我宣布,這場比賽的勝者是王猛!」

觀眾們聽到這話,沒有人歡呼,也沒有人尖叫。

畢竟之前所有人都選擇押注在了黃昆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人會想到王猛竟然能贏。

而嚴寧還有嚴寧的那些朋友則全部目瞪口呆的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他們玩玩沒有想到,陳天竟然真的說對了,最後的贏家根本就不是黃昆,而是王猛。

歐陽玖猶豫了一下,直接將自己的小腦袋從陳天懷中挪開,不敢看擂台的位置,而是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陳天問道:「陳天,那個人的屍體被人拿走了嗎?」

「被人抬下去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歐陽玖聽到這話才扭頭看了一眼擂台的位置,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低聲說道:「沒想到這個王猛竟然這麼厲害,他竟然真的贏了……」

「恩,這個王猛之前一直都在隱藏自己的實力!」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歐陽玖聽到這話以後冷加工了一下,然後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聲沖著陳天問道:「對了,陳天,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王猛能贏的啊?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厲害,竟然真的猜對了!」

「我隨便猜的!」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瞎貓碰到了死耗子而已!」嚴寧坐在一旁,十分不服氣的喊了一聲。

「那你怎麼就碰不到呢!」歐陽玖忍不住輕輕的白了嚴寧一眼,然後十分開心的說道:「剛才我在這個王猛的身上下注三千萬,按照一賠七的賠率的話,我應該能夠拿到兩億多……」

說道這裡,歐陽玖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語氣十分興奮的喊道:「哇塞,陳天你也太厲害了吧?僅僅就是一場比賽,我竟然能贏這麼多錢……」

陳天看著歐陽玖笑了笑,沒有說話。

「小九,你還要繼續看下去嗎?」

就在這個時候,嚴寧起身表情十分難看的沖著歐陽玖問道。

「不看了不看了,這個擂台賽實在是太血腥了,我要回去了!」歐陽玖連忙撇著小嘴喊了一聲。

「好,那咱們回去吧!」嚴寧輕輕的點了點頭。

此時嚴寧也沒有繼續看下去的意思了,在自己心愛的女人面前丟了人不說,還直接輸了一千萬,嚴寧哪裡還有心情繼續留在這裡看拳賽。

「那我這些錢在哪裡取啊?」

歐陽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中的賭注證明,輕聲問道。

歐陽玖的這句話剛剛說完,之前給陳天他們幾個人下注的那位工作人員便朝著歐陽玖的位置走了過來,然後輕聲沖著陳天還有歐陽玖兩人說道:「先生女士,我們拳場的總經理請您二位去後台領一下賭金!」

嚴寧聽到這話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說道:「正常這筆錢不是應該直接打到卡裡面的嗎?」

「不好意思,因為他們二位之前下注在王猛的身上,按照上一場比賽的賠率,二位分別應該能拿到兩億一千萬的賭金,金額有些大,所以得麻煩他們跟我去一下後台!」工作人員連忙解釋道。

嚴寧聽到工作人員的這句話,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異樣的情緒,但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那陳天咱們去後台拿錢吧!」歐陽玖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好!」

陳天也沒有多想什麼,輕輕的點了點頭。

而嚴寧等人猶豫了一下,也紛紛起身跟著陳天歐陽玖等人奔著會所後台的位置走去。

工作人員直接帶著陳天等人走出了拳場,然後奔著會所裡面走去。

歐陽玖簡單的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然後皺著眉頭輕聲說道:「這個地方怎麼這麼黑啊?連個燈都沒有……」

「小姐,是這樣的,我們拳場為了安全起見,除了觀看比賽的地方之外,其餘地方都是不開燈的,要不然被警察發現了會非常的麻煩!」工作人員笑呵呵的解釋了一句。

「哦哦!」

歐陽玖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多說。 風玫是晚上八點準時開直播,九點左右結束。

這個時候外面只有門口的路燈發著暖黃色的光,她一出去就看見了右邊路燈下那道最近天天來纏著她,已然熟悉的身影。

路燈將他的影子拉長,纖細的可怕。

視線轉向另一邊路燈,不由微挑了眉頭——

洛小萌也來了。

男主在這裡,女主會追過來,沒毛病。

那三人此時已經看到了她,同時抬步向她走來。

「寧兒~」

「阿寧!」

「寧小姐好。」禮貌性打個招呼洛小萌就退到司陌身後。

風玫背靠著門框,雙手環胸,唇角上挑:「難道我家門口天空上的星星格外好看些?」

「我也這麼覺得。」

風玫:「……」她都不用去看,就知道說這話的人是誰。當然,那軟軟的奶音也是獨一份了。

「阿寧,考慮的怎麼樣了?」司陌的聲音一貫的低沉動聽。

風玫茫然看過去:「考慮什麼?」

司陌臉上寵溺中帶著一抹無奈:「之前與你說的,來演女主角的事。」

風玫回想了一下,是有這麼回事,天擦黑大約七點多的時候,他突然來找她說新發現一個好的劇本,他打算接男主,想讓她來演女主。

她還沒來得及有任何錶示呢,那不知何時搬到了隔壁,整日沒事幹一般就會盯著她家門口的尹楽就跑來了。

尹楽就如是被搶了食的小奶狗一般炸毛了,不僅直接幫她拒絕了,接下來司陌每說一句話他都能滴水不漏地懟回去,絲毫不給她開口的機會。

那口齒伶俐的模樣與在她面前羞羞答答的少年簡直判若兩人。小說娃小說網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她看了一會覺得沒意思就『啪』地一下把門關了,沒想到她直播結束了他們還在。

她不介意他們在不在,她介意的是他們是在她家門口啊!

現在聽到司陌還抓著這個問題不放,她有些無奈:「我……」

「不用考慮,她不去!」尹楽大步走近,一把拽住風玫的手腕將人拉到自己身後,擺足了護食的姿態。

司陌眸色一沉:「我問的是阿寧,不是你!」

風玫毫無防備的被拉了一個踉蹌,瞪了尹楽的後腦勺一眼:「就是,你憑什麼為我做決定啊?」

熊孩子,力氣倒不小。

因為兩人離的極近,她明顯感覺到隨著她的話落,他的身體猛地一僵,同時握著她手腕的力氣再度加大。

她眉心微擰,正要開口,便聽他的聲音一字一頓地響起——

「就憑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說話間他已經轉身看著她,眼眶紅紅的,眼神卻是分外堅定。

風玫近來順毛已經順習慣了,立即點頭:「嗯嗯,是你的,都是你的。」

尹楽頓時開心了,笑容滿面,還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同時不忘回頭挑釁般瞪了司陌一眼。

司陌身體崩的緊緊的,不自覺握著拳頭,目光鎖定在風玫的臉上,見她雖對著尹楽笑容滿面,那目光卻只是看孩子一般的縱容,而非是男女之情,頓時又放鬆下來。

「阿寧……」

「司影帝還是叫我為寧小姐吧。畢竟我們不熟。」風玫打斷他,難怪剛剛覺得哪裡乖乖的呢,這才反應過來問題出在對方的稱呼上。

「就是,阿寧也是你能叫的?」尹楽一臉得色,風玫覺得他若是有尾巴的話,此時尾巴估計都要翹上天了。想著,頓時有些忍俊不禁。

司陌剛剛鬆開的拳頭再次捏起,他眸色暗沉地盯著風玫:「時候不早了,阿寧早些休息,我就住在隔壁,阿寧什麼時候想好了隨時可以來找我。」

完全忽略了風玫所說的稱呼問題。

風玫目瞪口呆地看著司陌帶著洛小萌走向左邊的別墅……右邊是尹楽的。 幾分鐘以後,陳天歐陽玖嚴寧等人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走進了一個辦公室裡面。

辦公室裡面的裝修非常豪華,跟外面的荒涼場景形成了一個非常鮮明的對比。

而且陳天在進入辦公室以後,發現屋子裡面有一塊非常大的大屏幕,屏幕上面播放的畫面正是拳場裡面的情況,好幾個人坐在屏幕前面,目不轉睛的觀察著拳場裡面發生的一切。

一位身穿白色西服的青年在看見陳天歐陽玖等人進來以後,直接將自己懷中的性感美女,眯著眼睛打量了陳天嚴寧等人一眼。

當青年看見歐陽玖以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驚艷的神色,然後輕聲沖著工作人員問道:「就是這些人在咱們拳場贏了四億多?」

「對,孫公子,就是這些人!」工作人員連忙點了點頭。

「呵呵,還挺有兩下子的嘛?竟然在我的場子裡面贏了這麼多錢……」

被稱呼為孫公子的青年不屑一笑,然後沖著自己身旁的美女說道:「寶貝,把東西給他們!」

美女聽到這話彎腰從抽屜裡面拿出來兩張銀行卡放在了桌子上面,陳天能夠認出這兩張銀行卡就是之前自己還有歐陽玖交給工作人員的銀行卡。

「這是你們的銀行卡吧?」青年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等人問道。

「對!」歐陽玖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們的錢都在這裡呢,拿著卡走吧!」孫公子淡淡說道。

「我們贏的錢也都在這裡嗎?」歐陽玖伸手拿起自己的銀行卡,語氣十分開心的問道。

「你們贏的錢?」

孫公子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直接大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啊?我問你我們贏的錢是不是已經也在這裡嗎?」歐陽玖語氣厭惡的沖著孫公子問道。

「小姑娘,你是不是有些太天真了,孫公子能夠把你們的本錢還給你們已經是大發慈悲了,你竟然還想要你贏的錢,真是可笑!」孫公子身邊的美女異常不屑的說道。

歐陽玖嚴寧等人在聽到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我們贏的錢,為什麼不給我?」

歐陽玖上前一步皺著眉頭問道。

「呵呵……」

孫公子笑了笑然後直接起身走到歐陽玖的面前,低聲說道:「你們贏的錢今天你們肯定是拿不走了,但是本公子心情好,所以把本金都還給你們了,你們要是識趣的話就趕緊給我拿著這些錢滾蛋,明白了嗎?」

「……」

歐陽玖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自己面前的青年,猶豫了兩秒鐘,咬著牙喊道:「那是我們贏的錢,我們為什麼不能拿走?你們拳場還有沒有信譽?」

「信譽?」青年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不好意思,我們這個拳場什麼都有,就是沒有信譽!」

「你……」

歐陽玖張嘴還要說話。

嚴寧彷彿也看出來今天的這個情況有些不對連忙上前一步伸手拽了歐陽玖一把,然後低聲說道:「小九,要不然這件事還是這麼算了吧,這筆錢你還是別要了……」

「算了?為什麼要算了啊?」

歐陽玖語氣激動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今天的拳賽本身就是我們贏了錢,這些人為什麼不給我們錢?」

歐陽玖自然不是因為缺這些錢,她主要是討厭那個青年的說話態度。

而且歐陽玖跟陳天今天本身就贏了錢,對面根本沒有任何理由不給他們!

而陳天面無表情的站在歐陽玖身後,此時他已經看明白對面的意思了,很明顯,就是因為歐陽玖跟陳天兩人今天贏的錢實在是太多了,拳場的人想要賴賬。

「為什麼不給你錢?」

青年無奈笑了笑,然後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殺氣,伸手指著歐陽玖罵道:「老子不他媽找你要錢都已經很對得起你了,你他媽竟然還想要找我要錢,我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趕緊拿著你的錢給我滾蛋,要不然小心老子我對你不客氣!」

「不客氣?」

歐陽玖聽到青年的這句話也來了脾氣,抱著肩膀冷聲喊道:「你想要對我怎麼不客氣?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誰啊?」

青年打量了歐陽玖一眼,面無表情的問道。

「我叫歐陽玖!」

歐陽玖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歐陽玖?」

青年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自己身旁的美女問道:「寶貝,你認識誰是歐陽玖嗎?」

「不認識……」美女似笑非笑的搖了搖頭。

「我也不認識啊!她說她是歐陽玖,你們有認識她的嗎?」青年高聲沖著辦公室裡面的人喊道。

眾人聽到這話以後紛紛搖頭。

歐陽玖表情尷尬的站在原地,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眼神之中突然閃過了一絲無助,畢竟她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呢。

「孫公子,是這樣的,小九她是……」

嚴寧上前一步想要解釋道。

「啪!」

青年一個嘴巴直接抽在了嚴寧的臉上,然後瞪著眼珠子喊道:「我不管你們都是什麼人,在外面有多大的勢力,這裡是我孫振豪的地盤,所以你趕緊給我滾蛋,我不想跟你在這裡廢話,明白了嗎?」

歐陽玖看著自己面前的青年,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因為她萬萬沒想到,對方在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以後,竟然會是這個反應,這要是換成其他的地方,但凡是知道歐陽玖是西寧省歐陽家的大小姐以後,多多少少都會給歐陽玖幾分面子。

「小九,咱們走吧!那些錢你還是別要了……」

嚴寧表情十分無奈的喊了一聲。

「這個人輸了錢不給我錢,我為什麼要走啊!」歐陽玖非常不服氣的喊道。

「我的姑奶奶,這裡不是咱們西寧省,這個地方天高皇帝遠的,他們根本不會管你是誰,你要是真的把他們惹急眼了,咱們幾個人可能都走不出這個會所!」嚴寧表情異常無奈的解釋了一句。

嚴寧經常來這個地方看拳賽,心裏面自然清楚這個地方的規矩。

因為這個小縣城的地理位置非常偏僻,而且舉辦拳賽的人也是經常換地方,所以無論是什麼人來到這個地方,他們都不會給面子,因為就算他們真的在這裡殺了人,也不會有人發現。

「讓我走可以,但是這個人必須給我一個說法,我贏的錢為什麼不給我!」歐陽玖此時可能還沒有認識到情況的嚴重性,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