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子彈,異能……再次射出來。

“不許動手!”遠遠的有一聲嬌喝傳來,“全都停下來!”

葉聖倫轉向聲音來源處望去。

是元款款從基地中飛奔而來。

元主席的屍體第一時間是被運到軍大院內被上層大佬鑑定傷口,再纔是通知得他家中人。

當元款款得知之後,她還抱着她的母親痛哭了一場。

傳話人說是白七的冰系殺死的元主席,因爲元主席最後接觸的人就是隨便團隊。

對於這個消息,她自然是不相信的!

於是聽說隨便團隊爲此還畏罪潛逃之後,立刻奔到西門來,見得這裏人員大大出手,如今喪屍潮來臨情況下,她就算有一萬個想知道自己父親死亡的真相還是不想內部生爭鬥,於是出聲阻止了一下。

一聲已經費盡她所有力氣爆出她最響的聲音來,但,自然阻止不了什麼人。

大家都沒有理會她的氣喘與阻止,雙方相互打鬥着。

有人倒下,有人加進來繼續打鬥。

倒是葉聖倫看見元款款飛奔而來,風騷無比的一邊防禦着其他人對自己釋放的異能,一邊往她走去:“款款,你怎麼來了,這裏太危險,等下還有喪屍潮要集聚過來,你還是快點回去。”

末世前,元款款這樣的名門公主絕對算‘遺世獨立’,以葉家地位,備胎中的備胎女婿選拔人都輪不到他葉聖倫。

末世後,基地女婿第一順位就是他葉聖倫,還是元主席態度親和的對他暗示的!

元款款面目美貌,有異能者,出身高貴,一切符合葉聖倫對另一半的要求。

因此對於她,葉聖倫迴歸基地被元主席暗示後,這一月來還會時不時收集一些小玩意與末世前的奢侈品來討她一下歡心,他一直覺得元款款是他的囊中物了。

元款款看見葉聖倫,聲音沙啞道:“葉少,白彥真的殺了我的爸爸,然後潛逃了?”

她愁眉不展、淚痕猶在看得葉聖倫心中都柔軟了一下,把人一拉就帶到了自己隊伍的後方,摸了摸她的頭,“真的,所以我在爲元主席討公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手刃仇人,絕對不會放過白彥!”

元款款沒有看他,只注視着大開的西門,而後,她眼淚再次撲姍姍落下:“我,我不相信白彥會這麼做……”

這樣的表情,這樣的話語,葉聖倫突然覺得自己的胸中有些悶氣襲上大腦。

之後,他眼神都陡然一縮,想到有一次他同周樹光私下裏商討如何對付隨便團隊,而後被周樹光嗆了一口,說元款款對白彥有意的事情。

是的,他這次這麼大膽的直接殺元主席,私下與周樹光都是商討好的!

周家加上葉家,在基地中全完能抗衡錢將,只要隨便團隊一除掉,把元主席留下的爲數不多兵力再聚集過來,基地可以說是有半個都會是他們的天下!

至於以後再對付周家,那都是日後的事情。

葉聖倫看着元款款眼神複雜,最後終於變得陰毒起來。

女人真是愚昧膚淺,又不是演電視劇,怎麼看上那樣的男人!

那白彥有什麼好!

元款款沒有注意到葉聖倫的眼神,她一直凝望,終於把西門望出動靜來。

最先現的自然是城牆上的放哨者,他遠遠看見那邊的並排車輛飛往這裏開過來,激動無比,拿着大藍旗子揮舞起來。

“報告報告!有車隊歸基地有車隊歸基地!請做好準備!” 很多人漸漸都停下打鬥往敞開的大門望過去。

極目遠望。

之前已有不少任務日的車隊歸來,或停留在此或去基地內部等候命令,都已經處理完畢,如今過來的人員應該只有最早發現喪屍潮的任務日人員還有就是隨便團隊帶出去的人……

由於太遠,倒是看不見到底是何人歸來,隨着車輛的越來越近,放哨人員看見是軍方的車輛,繼續報告:“是馮少尉的車,是西門任務日人員迴歸基地,請西門人員做好準備,他們還有2000米距離!”

然而,依舊有人打鬥着……

眼下情況,再打鬥下去就沒有辦法好好對抗喪屍潮了!

岑少尉當機立斷,從腰中再次掏出一把手槍,對着上空連開數槍,直到子彈都打完,還是沒有讓那些異能者停下來,他往後一掏,搶了自己身後士兵的突擊步槍對着天空又是十幾發子彈。

這次,終是讓異能者停下來。

“所有工作人員去門口做消毒與血液樣本檢測迎接馮少尉!”值班人員岑少尉口氣不善,重重看葉聖倫,“葉少尉,你如果再次在這個關鍵時刻枉顧基地的章規律法不顧大利益全都按照自己性子來,我敢說,等下就沒有你好果子吃!”

葉聖倫想一怒而起,被元款款抓住:“岑少尉說得對,現在是基地存亡關鍵時刻,葉少讓你的下屬不要再打了,現在一切當以基地利益爲重。”

後面的吃瓜羣衆雖然不佔在任何一方,到底是基地的一員,基地要是倒了他們去哪裏生活?

在平時,他們兩方人馬在這裏打死了,有可能吃瓜羣衆還叫好,但是現在是外來喪屍入侵,窮途末路了,自己等人還搞內戰?!

這不是瘋了麼?!

“對,外頭有喪屍,怎麼可以自己人先打自己人,什麼都要放下以基地利益爲重!”

“以大利益爲前提!”

“趕快統一起來迎接喪屍潮!”

紛紛有人支持岑少尉的態度。

這樣一來,葉聖倫在衆人眼中似乎有落了個心胸狹窄、目光短淺的名聲。

葉聖倫倒是想把這裏的人全都給解決了,奈何自己帶來人員一窩端了這麼多人還是有困難,只好說自己賣了個人情給元款款。

他這邊剛跟元款款說了自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把這些‘反賊’暫時放一馬的,然而,話才落就聽得放哨人員帶着無比激動的聲音,大聲向下道:“在最後而來的就是隨便團隊!”

這一聲話語所帶來的信息,不僅讓放哨人員心情激動,西門有一半人員心理都是震動的。

失態,差點那人員都要失態叫出聲來!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裏。

不是一切火焰,

都只燃燒自己,

而不把別人照亮!

不是一切,不是一切,都像葉聖倫說的那樣!

岑少尉覺得自己上一刻的堅持都有了的理由,心理瞬間有了一層強大的支柱。

這樣的激動之情像一股暖流從心臟處擴散,直到全身。

他顫了顫身體,快速跑到門口邊,不自覺踮起腳,望看黃沙飛揚處:“我一直都相信,隨便團隊真的一點也隨便……”

他們真的回來了,帶着希望與光明!

隨便團隊沒有把自己等人期盼的心靈踩在腳下,爛在泥裏!

有人驚喜當然就有人惱怒。

葉聖倫咬着牙齒走了出來:“關門升上吊橋,關上西門,不能讓破壞基地規章制度的殺人犯進入基地!他們肯定是知道外面喪屍潮,逃不掉才返回基地來的!”

岑少尉轉身對着葉聖倫就掃射過去無數子彈。

子彈被打落叮咚落地後,岑少尉目視葉聖倫冷冷道:“誰敢關上大門,誰敢我就讓他死在這裏!”

其他異能者也高聲道:“誰敢關上基地大門!”

這一刻,參加了戰鬥對抗了葉家異能者的人員,目光都堅定無比:“誰敢!”

這樣震聾欲耳的聲響同時震驚到、嚇到站在後面的中立異能者。

這是一種信仰,堅定無畏的信仰。

隨便團隊到底何許人也,可以讓他們有如此信仰?!

葉聖倫氣的全身發抖,面色鐵青,青中都帶黑了。

一羣王八蛋怎麼面對喪屍潮都沒有死,還有命回來!

這麼一鬧的時間,最前面的馮少尉已經過了吊橋,車還沒有停穩,他就直接跳下來,看見這邊人員雖然多,似乎一片混亂還沒有什麼防禦措施,大聲急道:“你們到底在幹什麼?後面那麼多喪屍,防禦措施呢?!”說完,沒有等回答,又是一陣往下屬招呼,“前面的車輛開去停車場,趕快,不要堵在門口,讓後面車輛進基地!”

岑少尉道:“請趕快進基地,做血液檢測!”說着朝着葉聖倫冷聲道,“葉少,基地派你來西門鎮守指揮,你來這裏與我們打了一架之後,什麼都沒有佈置,到底怎麼對抗喪屍潮?!”

葉聖倫被氣的還沒有恢復過來。

如果不是你們搞這麼多事情,他會現在還沒有佈置下去?!

但是現在不是嘴上逞能時候,他聽了馮少尉的話語,眼一眯,拿出擴音器也是一陣吩咐:“各小隊分隊好,依次上城牆對抗喪屍潮!”

他們在末世中摸滾打爬7個月,也是打喪屍經驗豐富之小隊。

不到一分鐘,所有人員就分好組。

後面車輛如快馬過道風疾電馳,很快都已經呼啦啦過了吊橋,有許多車輛消毒都沒有、血液檢測都沒有來得及做,都先讓其入了基地。

待到最後隨便團隊車輛開入進來時,葉聖倫雙手狠狠一握拳,關節都咯吱作響。

白彥!

隨便!

你們怎麼還不去死!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都有恃無恐。

白七下車後,面對笑得宛如菊花一般的岑少尉,眼都沒瞥一下,就抽出冰劍下令道:“特別小組,擊殺這些三級喪屍,阻止它們過橋進入基地!”

所有的人都開在白七等人的前頭,如今自然已經待命好,就等一聲令下,此刻得令,保持好隊形就在門口對抗上跟隨着自己飛奔而來的三級喪屍。

唐若給最前面的人都裹上一層精神力!

指揮的高度不夠,白七打算向着城牆一躍而上時,終於瞥見站在自己旁邊的岑少尉。

“你站在這裏幹什麼,上去指揮啊,站這裏等死嗎?”白七攏眉道,“嫌時間太多了嗎?”

岑少尉差點眼淚就奪眶而出,淚流滿面了,他覺得自己此刻聲音都顫抖了:“白少,你終於回來了!不是我不指揮,是葉少一直在這裏無理取鬧,他說你們殺死了元主席畏罪潛逃了!” “hat?”

“什麼?”

“你再說一遍?”

那些站在不遠處打鬥的特別小組與隨便團隊衆人聽到這句話全都給懵逼了。』』天』籟小說.⒉

差點忘掉自己手中的異能對抗喪屍!

元主席死了?

還說是隨便團隊殺死的?

這是年度開春搞笑大劇呢?!

白七手中長劍往前一振,那劍同矢箭一樣飛向三級喪屍,口中朗聲道:“愣什麼,喪屍會因爲你們愣停下嗎?”

所有人又把頭轉了回去。

白七用遠技能殺死了一隻三級喪屍,眉眼微動,轉回頭來問岑少尉道:“葉聖倫說我們殺死了元主席?”

岑少尉剛想再次開口,葉聖倫往後而來,厲聲道:“不是你們,而是你白彥!元主席身上的傷口清清楚楚就是你冰劍製造出來的!”

白七未來及做什麼,唐若已經飛身而起,一腳踹了過去,同時手中出了藍晶長劍,直衝而去:“睜着眼睛說瞎話時,怎麼不看看吐出這句話的後果是什麼!”

有人侮辱白七比侮辱她自己都讓她氣憤!

重生之趙小涵向前衝 她可以膚淺到,只剩白七!

這一次只能用葉聖倫的鮮血洗刷白七名聲,就算喪屍潮來臨也要先解決了這個混蛋!

看見她手中憑空出現的光亮晶瑩剔透的長劍,葉聖倫目光一縮,他剛纔被唐若飛快的度踹中胸口,已經蹌踉跌退數步,現在更是連連後退,要躲避此劍。

眼見西門處又開始生戰鬥,剛集合好的葉聖倫屬下都上前也朝着唐若出手了。

“你身上果然有不可告人的祕密!”葉聖倫退後數步,也抽出一劍,擋住唐若劈過來的招式,目光兇惡,“曹博士不是在那裏胡說八道,你難道真的是起死回生之人?!”

“我是誰你等下就知道了,現在還是收起你的好奇心,乖乖去死吧!”唐若冷聲一笑,長劍變雙短劍,沒有半點遲疑,飛,轉,劈招招犀利,不斷連擊。

她有精神力,相比單手持長劍,雙手都持劍的度更加急。

只是幾招之後,葉聖倫手上的長劍就被劈了個粉碎。

她躲着葉聖倫手下異能者射過來的異能,還能有如此度與力量,讓在場的人都爲之傻眼震驚。

太神奇,太奇蹟!

一個人躲過近千人的異能,簡直何其強大!

本來與葉家剛纔對抗的異能者,看見這麼多男人欺負他們的老大媳婦兒,再次揭竿而起,怒了!

於是釋放出異能,朝着葉家異能者又打過去。

之前在l市,我們女神都不讓人家侮辱一下,現在你們不僅侮辱我老大還打我們女神?!

東風吹,戰鼓擂,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

打啊,反正有大把時光,反正基地淪陷了大家都完蛋!

再看那邊的白七與隨便團隊,正打着外面的三級喪屍,沒有一個人轉身看這裏的戰況!

葉聖倫說白彥殺了元主席。

葉聖倫說隨便團隊畏罪潛逃。

葉聖倫還說要關上西門不讓其進入。

葉聖倫葉聖倫……

若是別人早已經暴走,而隨便團隊還在對抗外面的喪屍潮,聽得如此羞辱,毫無反應,依舊沉穩的守着基地大門,再與喪屍潮對抗!

而葉聖倫現在他被一個小姑娘打的毫無還手之力!

天了嚕!

話語已經不能表達中立異能者心中的想法了!

不過現在不是表達自己等人驚奇的時候,現在還有喪屍要殺,所以中立的異能者們也都堆在門邊,幫助隨便團隊對抗已經過來的三級喪屍。

唐若與葉聖倫打得難捨難分。

她身姿輕靈,踏異能飛渡,把葉聖倫逼得節節後退,在他身上還能刺出一片又一片的嫣紅。

之前已經打起來的兩撥異能也相互打得難捨難分。

基地幾個少尉看見這個模樣,急也不是,慌也不是。

讓他們不打對抗喪屍潮吧,大門口處的喪屍被控制得好好的,三級喪屍一隻只倒下,也沒見人員受傷,但是讓他們繼續打吧,等下誰來守城啊?!

馮少尉纔過來,什麼情況都不瞭解,只聽得葉聖倫剛纔的話:元主席死了,還是隨便團隊白彥殺的!

他伸手一抓旁邊岑少尉衣領,大聲道:“這是什麼情況?元主席怎麼死了,你怎麼守門的,讓他們在基地內打成這樣?”

岑少尉一臉‘我是無辜’的哭道:“我也是全聽葉少說的,我今天一直守門,聽了喪屍潮,然後讓隨便團隊帶着異能者出門增援你們去了,其他的全是從葉少口中說出來的!不是我疏忽值守,而是葉少一過來還未開口,就要把我們也抓走,說我們放隨便團隊出門是幫助他們畏罪潛逃!”

“放他媽個屁,人家明明堂堂的就是去救援我們了!什麼狗屁的畏罪潛逃!”馮少尉也是個爆脾氣,怒氣一上來,也想掏出手槍就斃了葉聖倫。

元款款就在旁邊,還在梨花帶雨,岑少尉與馮少尉自然就去詢問了:“元小姐,具體是什麼情況,隨便團隊殺了元主席?”

對於隨便團隊殺人,他們都是不相信的。

人家是白癡嗎,殺了國家主席還跑出去救基地人員?!

元款款道:“目前真相還不清楚,人是陳祕書抱過來的,上面的帶的劍傷確實是冰系異能者所爲,陳祕書……也說我爸爸出了隨便團隊的大院就……”那個死字,她咬着,卻吐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