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封家自然樂意拿下那麼多錢。

只是婚事的事情,還要溫雅多考慮考慮。

溫雅沒給封家答覆,帶著另一半財產,離開了帝都。

封景發現溫雅在A市的郊區居住,也純屬意外。因為他只是在跟蹤妞妞罷了,誰能想到他的『未婚妻』和他心心念念的人,在一起呢?

於是,封景強行闖進了溫雅的住所。

溫雅不想讓人知道,她曾經跟封景這個浪蕩子訂過婚的事情,也不敢聲張。

兩人爭執中,吸引來了喬崢和妞妞。

可不就趁了封景的心意嗎?

封景情不自禁的邁開腳步,朝著妞妞走。

喬崢注意到了封景的意圖,擋在了妞妞跟前,說:「雅姐姐不歡迎你來這裡,請你馬上離開。」

「讓我走?你知不知道,我跟溫雅是什麼關係?」封景得意的說,「她可是我未婚妻,將來要就嫁入我們溫家的!她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你們踩得土地,都是我的。還敢讓我走?」

封景恨不得一巴掌,把喬崢扇出去。

這樣,他就能跟安清歡,好好地親熱一番了。

「封景,你胡說八道什麼?」溫雅氣的面紅耳赤。「我胡說八道?你敢不敢,當著帝都所有人的面,說你溫雅不是我未婚妻?也不知道當初是誰,跪著求我家老爺子,要我們封家出手相救,又是誰,眼巴巴的把自己的女兒,貢獻給小爺我當童養媳的?哦,

現在你們溫家度過難關了,打算過河拆橋,把我拋棄了?」

溫雅理虧,說不過封景,氣的差點背過氣。

封景見溫雅不說話了,繼續往妞妞的跟前走。

有喬崢在前面擋著,他也假裝沒看到似的,舔著臉,對妞妞說:「安小姐,你喜歡這裡的園子呀?其實,這裡的景色都一般。你喜歡的話,我可以帶你去更美的地方看。保證你不會覺得膩煩。」

「我不想去。」

妞妞毫不猶豫拒絕。

封景聽到她的聲音,整個人的骨頭都酥了。

真是好聽。

聽得他心臟彷彿被一百隻貓爪輕輕地撓。

封景企圖繞過喬崢,去親近妞妞。

喬崢的臉色越來越差,最後忍不住伸出手,阻擋了封景道,「我警告你,離我們遠點。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封景打量了下喬崢的身板,嗤笑道:「就憑你,還想對我不客氣?你算什麼東西?」

封景抬起手,打開了喬崢的胳膊。

「安小姐……」

他開口,想再邀請妞妞。

可餘下的話還沒說完呢,喬崢一個拳頭,朝著他的下巴,狠狠地捶打了過去。

封景猝不及防,被打了個正著。

喬崢根本沒留餘力,打的他唇角都裂開,流出了血跡。

溫雅嚇得大叫了一聲。

封景擦了擦嘴角的血漬,笑著說:「好小子,竟然敢跟我動手。我讓你嘗點我的厲害。」

他握緊了拳頭,猛地朝著喬崢踢過去。

喬崢沉聲對妞妞說:「保護好自己。」

妞妞知道幫不上忙,後退了幾步,到安全的地方,觀看喬崢和封景打鬥。

封景的腳帶著破空的聲音襲來,喬崢全神貫注的往旁邊躲了下。而後,迅速的出拳,往封景的小腹,捶了一拳。

封景痛的往後倒退。

喬崢乘勝追擊,一個橫掃,將他掀翻在地。

緊接著,他一腳踢向了封景的襠部。

封景慘叫出聲,痛的五官擠在了一起。

喬崢面無表情的又踩了幾腳他的要害:「我警告你,別再用色眯眯的眼神,盯著我家清歡,否則,下次我廢了你的小兄弟!」

封景連慘叫的力氣都沒了,倒在地上,蜷縮著身體。

喬崢折回到妞妞跟前說,「我們走。」

妞妞看了眼溫雅,「那雅姐姐怎麼辦?」

他們打了封景,一走了之,倒霉的豈不是溫雅嗎?

喬崢也看向了溫雅。

溫雅慘白著一張臉說,「你們放心的走吧,我沒事的。他不敢拿我怎樣,否則,一早就對我下手了。」

「我們先走,等回頭告訴慕叔,這人對你做的事情。」

「嗯,好。」

妞妞贊成。這封景一而再的騷擾,實在是噁心至極。找父親修理他,讓他再也不敢來騷擾她也好。 喬崢和妞妞帶著書瑤,離開了溫雅的莊園,坐上車,往慕家的方向行駛。

而就在他們離開后,封景捂著下身,從地上爬起來,惡狠狠地盯著溫雅,說:「賤人!胳膊肘往外拐,我打死你!」

他揚起手,要朝溫雅打過來。

高冷總裁套路深 旁邊的傭人立刻上前,攔住了他。

「你們給我滾!」

封景氣急敗壞道。

兩名傭人一動也不動。

封景試圖推開他們,可多年來的聲色犬馬,早就掏空了她的身身子,否則,怎麼會連喬崢都打不過呢?更別說,撼動兩個比他身材魁梧了許多的兩名傭人了。封景無法靠近溫雅,便破口大罵:「小賤人!你忘恩負義!當初,不是我們封家出手幫你們溫家,你們家早就家破人亡了!你毀掉了婚約,老子也沒說什麼。現在,你竟然眼睜睜的看著我挨打,見死不救!

小爺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我會找一百個人輪了你!」

溫雅聽到他的話,攥緊了手說:「封景,當初欠你們家的恩情,我已經有我家一半的財產還了。我現在忍讓你,也只是顧念,你們家當初的恩情。若是你再胡鬧,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敢對我怎樣?」封景囂張道。

溫雅沉默了幾秒,忽然對傭人說:「把他給我丟出去。」

「你敢!」

封景大吼。

「丟出去!」溫雅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沉聲再次命令傭人。

傭人拿誰的錢替誰辦事,直接抓住封景的胳膊和腿,將他抬起來,朝著莊園外面走。

至於封景手底下那些人,也被一同趕出了莊園。

待鬧哄哄的莊園歸於平靜,溫雅跌坐在了草地上,渾身虛脫。

她鬥不過封景。

封家比她孤身一個女子,權大勢大的多。

真的鬧騰起來,她的下場不會好到哪去。

可她絕不會看著封景,去騷擾別的女孩子。

至於最後結局如何……

她都願意接受。

……

喬崢和妞妞到了慕家門口,打算下車時,妞妞拉住了喬崢的手說,「你帶著書瑤回別墅吧,我一個人去找我爸。」

剛才在氣頭上,沒有仔細的想這件事。但回過味來,妞妞覺得還是自己去找父親比較好。

因為,若是阿崢也摻和其中,難免會問起他們為什麼單獨跑去溫雅的莊園。

父母不喜歡她在太小的年齡,跟男生走的太親近,尤其是sex方面,管的很嚴格。

倘若母親知道了,她單獨跑去外面,跟喬崢過夜。

只怕要氣死了。

父親肯定也不希望,看到她不潔身自好的一面。

喬崢望著妞妞幾秒說:「那好,我先走了。」

「嗯,你去吧。好好地照顧書瑤。」

「嗯,我知道。」

喬崢回了車上。

妞妞站在原地,看著車子漸行漸遠,微微的鬆了口氣。

轉身朝著慕家老宅走。

……

到了客廳,問過管家,得知家裡的人都不在,妞妞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坐在房間里等了好一會兒,傭人過來通知,說是家裡的人都回來了。

妞妞趕緊起身,迎出門。

結果,到了客廳,看到不止家裡人,容、沈兩家的人也都在。

妞妞只好把封景的事情,壓回了肚子里,耐心的等待合適的機會。

這天恰好是容冼堯的生日,眾人都替他慶生。

本來要在容家舉行的,但是,容子澈不在家,溫如意就想著來慕家舉辦,所有人都陪著冼堯,也能多點人氣。沈家一家,也是她通知,才過來湊湊熱鬧。

生日宴會一直持續到了晚上,終於等所有人都離開時,妞妞找到了喝的有點多的慕洛琛。

「爸,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說。」「什麼事?是不是顏溪那件事?我已經派人在找了。這小子冒頭了一次,忽然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我找到了一些線索。顯示,他跟一個組織有關係。我懷疑,他是被這組織保護了。清歡,你再給爸爸

一點時間,爸爸一定把這臭小子揪出來,讓他死無葬身之地!」慕洛琛臉上沒有半點醉意,聲音倒也平靜,跟往常沒有差別,可妞妞知道,他一旦喝醉了,說話就特別的多。

就想現在這樣,明明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事情,非得說那麼多。

妞妞說,「爸,不是這件事,是封景……」

「風景?哪裡的風景?你要去旅遊嗎?」

「……」

妞妞覺得自己還是別跟一個醉鬼說話的好,免得被他氣死。

「沒什麼,我明天再跟你說吧。」

妞妞說完話,想讓傭人扶慕洛琛回去休息。

可就在這時,忽然聽到身後傳來哐當一聲,她下了一跳,扭過頭看到慕洛琛抱著一根柱子,走上前問:「爸,你沒事吧?」慕洛琛沒回答她,而是嘟囔道:「清歡,爸爸對不起你,我不是一個好爸爸。顏溪的事情,沒能保護你……讓你遭受了那樣的事情,還那麼早生出了寶寶……我對不起安爺爺和你爸爸的託付,我沒照顧好你…

…清歡……真是對不起……」

妞妞聽到這話一怔。

平日里,父親雖然關心她,但都是冷冷淡淡的,從沒有剖白過他心裡是怎樣想的。

這還是她頭一次,聽到父親醉后,跟她吐露心聲。

原來,在他的心裡,一直為顏溪的事情,感到抱歉。妞妞心裡忽然生出了幾分酸楚,走前,扶住了慕洛琛說:「爸,沒關係的,過去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我不在意那些了。你別埋怨自己了。而且,那件事是我自作自受,跟家裡人沒關係,你們已經把我保護

的很好了。」

這世上,除了安家人,只有慕家人是把她當成自己的孩子,打心眼裡疼。

他們若是對不起她,那就沒人對得起她了。

妞妞親自扶著慕洛琛走。

旁邊的傭人搭了把手。

擔心慕洛琛說的話,會被葉簡汐聽到,讓她也擔心,妞妞找了間客房,安置了慕洛琛。

等收拾好一切,回到自己的卧室。

已經是十二點了,妞妞拿起手機,看了眼消息,見有喬崢發過來,詢問她事情辦的怎樣了。妞妞回復,今天家裡忙,沒顧得說,明天我會告訴父親的。 酒店裡——

喬崢看著妞妞發來的消息,以及安然睡在身旁的書瑤,心裡有點難過。

身為孩子的父親,清歡的男朋友,碰到了威脅,他只能求助慕洛琛,實在是太無能了。

什麼時候,他才能為他們,支撐起一片天空呢?

……

翌日。

妞妞早起,去找慕洛琛。

想跟他說封景的事情,可走到了門口,聽到房間里傳出來葉簡汐的笑聲,「咱們一家,很久沒去瑞典了。趁著清歡回來,一起去旅遊吧。」

「嗯,剛好,你也能散散心。」慕洛琛的嗓音溫柔。

妞妞站在門外,腳步頓了頓。

難得父母開心,自己若是說了封景的事情,只會掃了他們的興緻吧。

妞妞看向了站在對面的周文達,朝他招了下手:「周叔,能跟你說幾句話嗎?」

周文達走向了她。

妞妞低聲問,「能借給我幾個人不?身手好點的。」

「小姐,你碰到麻煩了?」

「嗯,一點小麻煩,最近總覺得有人在跟蹤我。所以,想多找幾個人,保護我。」妞妞撒了謊。

周文達說:「那我跟先生彙報下……」

「別彙報!」妞妞打斷了他的話,緩和了兩秒,發現自己有些激動,又道:「我爸爸最近心情不好,還是別打擾他了。只是一點小麻煩,我可以自己解決的。如果實在解決不了,再告訴爸爸也不遲。」

「可是……」周文達面露猶豫。

「周叔叔,你就答應我吧。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妞妞懇求。

周文達親眼看著家裡的幾個孩子成長,哪裡捨得拒絕她的懇求:「好,好,我答應你,總成了吧?」

「周叔,你最好了!」

妞妞眯起眼睛,笑的格外開心。

周文達把人撥給她后,再三叮囑道:「你可千萬記得,自己不能解決,告訴你爸爸,或者我。我們大人來出面。」

「嗯,我知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