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終於車升到了十米的高空,景文忽然衝車里人笑了一下,車子直直跌落…

「咚…咚…」

兩聲響動后,車裡一片哀嚎!

景文不解氣的對車裡人說了一個子:「滾!」

劉管家看的一陣解氣,少爺不在他也不敢輕舉妄動沒到景鈺父母這麼強,如此,他這才放心了。

而遠處的另一條街道上的一輛越野車裡,商文天拿著一杯酒喝了一口。

「老闆,怎麼辦?這人什麼來頭這麼強?」 飼養全人類 旁邊的吳文廣問,他是新派來申城的負責人。

商文天黑沉的眸子,看不出任何情緒。

「真沒想到居然把他們請來了!」商雲天忽然開口。

他這次是一箭雙鵰計策,把凌安引去娃娃村,讓他們替自己去探尋長生不老之術,等他們走後,商雲天乘機奪取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天生就是神仙,簡直是不可多得的寶貝,只要他們在手裡,就不愁研究不出長生不老之術!

只是,他千算萬算沒算出,凌安居然找了這對夫婦。

商雲天不吭聲,吳文廣卻睜大了眼睛,商雲天朝他的視線看去,只見前面不遠處,景文正看著他們,他嘴角含著一抹冷笑,眼底滿是寒光。

蘇蘇說了,收拾小嘍啰沒意思。

商雲天看到景文臉色也是一沉,這個人什麼時候來的?他居然沒感覺到。

吳文廣還沒說話,景文已經將他們的車剛剛舉起,然後重重的摔想旁邊的大樹,這一次只是摔傷那麼簡單了,汽車半個的變了形,大樹被撞的晃了晃,落下好多的樹葉。

「別在打壞主意!」景文說完轉身就走。

半晌后,一臉是血的商雲天從車裡爬了出來,而吳文廣也是重傷,動都動不了,哼哼唧唧的一臉痛苦。

景文回到別墅,看了看劉管家道:「我和蘇蘇要帶孩子走!」

劉管家一怔:「這…這恐怕不行!」

景文歪著頭,臉上沒了戾氣,很耐心的說:「這裡不安全,我和蘇蘇帶孩子回納巫村,等凌安被商璟煜回來,我們會把孩子送回來!」

聽到納巫村,劉管家鬆了口氣,那個地方,就是組織也不敢去。

可是…

這時候朱嬸已經燉好了排骨,一鍋的排骨湯也不知道是什麼放錯了,看起來很沒有食慾。

景文皺了皺眉說:「你把它喝了就可以走了!」

朱嬸一怔,總算是鬆了口氣,她還以為她要死了呢。

景文已經上了樓。

離影當然聽到他的話,覺得回納巫村不錯,於是兩人當即打包了行李,天還不亮,就帶著孩子離開了申城。

朱嬸渾渾噩噩的從別墅出來,此時她根本不知道朱芳被扔到哪裡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如今之際,她只有去找商雯,商雯承諾這件事結束後會給她一筆錢的,在她眼裡,什麼都是靠不住的,唯有錢才是最真實的,最有用的。

娃娃村的白天比晚上更加詭異,那些娃娃雖然不能動,眼睛卻一直死死的盯著我們。

蕭珩拿了跟木棍:「一把火燒了好了,省的它們晚上出來害人!」

我覺得這主意不錯。景鈺不動聲色的看著小歡。

果然,就在我們準備燒掉那些娃娃的時候,小歡攔住了我們:「不能燒!」

「你個小黃皮子,少管閑事!」蕭珩故意大聲說。

小歡卻著急道:「要是燒了這些娃娃,破壞了陣法,就永遠別想出去了!」

我眯了眯眼睛。

景文笑了笑:「你果然知道,這裡氣勢是陰陽交界的裂縫,這些娃娃只是打開陰間大門的死祭!」

小歡一愣,詭異的看著景鈺:「你…你什麼都知道!」

景鈺點頭:「剛剛只是猜測,現在我知道了、」

小歡不說話。

景鈺問:「是誰讓你留在這裡的?」

小歡猶豫。

景鈺威脅道:「想出去就說實話!」

小歡沉默了半晌才說:「是鬼王!」

「鬼王?」景鈺頗有些嘲諷的說。

「鬼王很厲害,是古代的一位將軍,他的墓地就在泰山腳下,身邊有很多厲害的鬼,但是他們被困住了,出不來,所以才會在這個娃娃村做這麼多死祭,收集陰氣,只要陰氣達到一定程度,鬼王就能出來…」

小歡一股腦全說了,看的出來,他很害怕,不是怕我們,是怕那個鬼王,由此可見,他根本是被迫待在這裡的。

「還真有個鬼王!」蕭珩疑惑的說。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打了他的胳膊一下,他手裡的火把掉在了地上。

一股火苗升起,瞬間點燃了身邊的一個布娃娃…

隨著第一個娃娃的燃燒,另外的好幾個娃娃也著了起來,空氣中很快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伴隨著陣陣燒肉的味道,聞的人幾欲作嘔…

我猛地回頭,就看見李香一臉得意的看著我們:「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撞你們的…」

「啪!」

我狠狠扇了她一個巴掌,然後沖其他人道:「快,救火!」 娃娃村存在多年,陣法早就成熟,這個打開的縫隙中的鬼早已經有不少跑了出來,眼下我們的火苗一點,鬼王早就知道了。

等我們滅了火,李香還捂著臉憤恨的看著我。

我懶得理她。

「你打了我還想走?」李香氣的臉都白了,滿臉憤怒的看著我。

「我心情不好,你少惹我!」我不悅的說。

這幾天我擔心商璟煜擔心孩子,忍的夠多的了,還莫名其妙遇到這麼白痴的女人,真是夠了。

「你別走!」李香上來還要說,我抽出九節鞭:「再惹我,我就讓你永遠出不了這裡!」

可能是被我的氣勢嚇到了,李香最終閉了嘴。

李媛上來笑了笑:「凌安啊,對不起,我姐姐比較衝動!」

我看了她一眼:「我不光看你不順眼,看你姐姐也不順眼,你們離我遠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我說完和景鈺他們一起回了秀月的屋子。

李香氣的跺腳,李媛臉一陣紅一陣白。

「景鈺,鬼王肯定是驚動了!」我說。

景鈺點頭:「這樣其實也好!」

我想了想點頭:「商璟煜或許就在鬼王那裡!」

我們商量好后,就安靜的等著夜晚的降臨。

夜晚很快就到了,村子里的娃娃們瞬間活了過來,同時來的還有很多的鬼,各種死法的厲鬼,怨毒的往我們這邊衝來。

雖然不及十九層的那些厲鬼,但是實力也不小。

景鈺在門口布了陣法,我把乾坤袋裡的符紙也全部貼上,很快那些厲鬼就開始敲門砸門,還有那些娃娃的怪叫聲,在寂靜的夜裡,那一聲聲怪叫聲音十分的恐怖突兀。

蕭珩也有些不淡定了。

我還算是鎮定,畢竟這鬼再厲害還是不如幽冥島的那些。

不僅娃娃攻擊,而且房屋上空還忽然多了好多的蝙蝠,蝙蝠的眼睛慢慢變成了紅色,看起來就像無數的紅點在空中盤旋,像惡鬼的眼睛。

形勢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

蕭珩冷汗直流,他真是沒見過這麼大陣仗,但是他還算是有氣魄,當即從包里把我給他的桃木短劍掏出來,緊張的盯著門口。

我把九節鞭拿在手裡。

終於,大門被打開,門口的符紙什麼的都被破壞了,卻不是那些鬼物打開的,而是李香李媛她們,擺明了他們死也不要讓我們好過。

在他們進來的同時,無數的厲鬼,娃娃,以及蝙蝠沖了進來,將我們包圍。

我一鞭子甩出,兩隻鬼魂飛魄散,景鈺一手一擊,蕭珩的桃木短劍也是打的應接不暇,小歡也和那些惡鬼斗在一起。

李香李媛也算是有些本事,但是架不住這些鬼怪多,幾隻鬼將她們圍住,李媛眼看著就要被鬼傷到,情急之下,她將旁邊的李香拉過來,李香猝不及防被她一拉,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隻青面鬼貫穿了身體,青面鬼聞到血腥味,更加的興奮,大力一扯就將李香成了兩斷。

這一幕正好被他們的其中一人看到,那人正要大罵李媛無恥冷酷,後背一冷,一隻人臉紅眼蝙蝠落在他的肩膀上,一口啄瞎了他的一隻眼睛,他慘叫一聲,匆忙去捂眼睛,另一隻眼睛卻看到了一雙血紅的眼睛…

李媛用李香擋箭后,看著形式不妙,往房間里退去。

十幾分鐘后,鬼物索雖然被我們殺了不少,但是還是有很多,這麼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景鈺,我們撐不住了!」我說。

景鈺眯了眯漂亮的桃花眼,道:「一把火燒了這裡!」

「我們也會被燒死的!」蕭珩說。

「拼一把!」景鈺說完,已經往柴火堆那邊沖,我已經和蕭珩往門口移動,路過到時候看見小歡正和一隻鬼打的難解難分,忽然他身後多了一隻鬼,伸出長滿指甲的爪子就朝小歡的後背抓去。

我甩出鞭子,將那鬼手纏住,用力一拉,只聽一聲慘叫,那隻鬼倒在地上,瞬間化為一股輕煙…

小歡解決了前面的鬼,然後回頭看到了我,眼底閃過一抹複雜。

「快走!」我說。

小歡頓了下,跟了上來。

我們剛剛走到門口,只見裡面火光一閃,一股大火迅速燃了起來。

因為柴火堆澆了油的關係,火勢很大,我感覺到一股熱浪,拉著小歡他們就往外跑。

外面的鬼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還在往裡沖,很快裡面傳來一股很難聞的味道,以及陣陣鬼哭狼嚎。

我們幾個拚命跑了好遠,直到跑不動為止,才停下來,就看到後面已經是火光連天,一股巨大的火焰衝天,一陣陣的鬼哭聲傳來,伴隨著一股股的惡臭味,即使離得遠都覺得噁心無比。

「景鈺呢?」蕭珩問。

我左右看了看,他還沒來,我心一沉,不知道他逃出來沒有,這時候,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

我們回頭一看,當即嚇得不知道說什麼好。

身後的黑色霧氣中,一個身著盔甲的男人走了出來。

這男人體型十分高大,看樣子都快有兩米了了,不僅如此還十分健壯,手裡拿著一根滿是狼牙棒,上面的鐵刺散發著巨大的陰氣和森冷的光芒。

應該就是那位鬼將軍了。

我將小歡拉起來,往身後一退。

「你們退後!」

蕭珩掏出桃木劍,站在我旁邊。

「你不是他的對手!」我小聲說。

不僅蕭珩,我也未必是這鬼將軍的對手。

「一會兒我纏住他,你們先走!」我說。

畢竟是我要來找商璟煜,這是我的事情,害的景鈺生死不明就算了,不能再白白害蕭珩一條命。

蕭珩卻不後退,笑道:「師父,你不看看我的實力嗎?」

雖然這麼說,但是我看的出他在強作鎮定。

我還要說話,鬼將軍二話不說,一狼牙棒就揮了下來,我和蕭珩急忙一躲,可是這鬼將軍實力太大,他這棒子一揮,地面瞬間被砸了個坑,頓時灰塵石頭飛揚…

「快跑!」我喊了一聲。

小歡和蕭珩又往回跑,我緊跟其後,跑了一段距離,又遇到了之前的布娃娃和村民和村子里的那些沒被燒死的鬼。

我們進退無門了。 眼看著沒有退路了,我們只能拚死一博。我抓緊九節鞭,對蕭珩和小歡說:「你們對付後面的,鬼將軍交給我!」

他們兩人點頭。

我們和鬼將軍他們對視著,鬼將軍一聲令下那些惡鬼們衝來,我也和鬼將軍打在一起,鬼將軍的狼牙棒十分厲害,而且招招致命,若是被他打中,一定會變成肉醬。

我左躲右閃,趁著鬼將軍沒揮棒之際用鞭子將鬼將軍纏了起來,用力一拉,我的鞭子極其厲害,本來以為鬼將軍不死也能脫層皮,沒想到他的盔甲很結實,鞭子對他一點作用都沒有,不僅如此,我還被他用力一扯,人就直直的朝地上摔去。

一落地,我感覺五臟六腑都碎了一樣,我爬起來,咽下口中的腥甜,拿著鞭子,又和他打在一起,只是這個鬼將軍極其厲害,幾十招之後,我的力氣已經快用完了,動作也變得緩慢下來,一著不慎,被鬼將軍打倒在地,感覺自己的肋骨都要斷了。

而鬼將軍已經站在我面前,舉起來狼牙棒…

我想心一沉,這次我死定了,腦海中出現了商璟煜和孩子的畫面,孩子還那麼小,若是失去了父母,我很難想象他們會怎麼樣…

我就沒有父母,這種痛苦只有我能深刻的體會。

我吸了口氣,我不能就這麼死去,我還有孩子,還有商璟煜,想到這,我睜開眼睛,鬼將軍的狼牙棒已經砸了下來,我用鞭子,硬生生的接住了他那一下。

鬼將軍力氣極大,我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要碎了,喉嚨湧上一股鮮血,我咬著牙,手臂在打顫,眼看著就要支持不住,這時候,地面忽然一陣晃動,就跟地震了一般,鬼將軍個緊張的抬起頭,因為帶了面具,根本看不出他的神色,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天空一下子被照亮,接著遠處一道金光衝天而出…

巨大的變故眾人鬼都驚了,大家都停止了打鬥,紛紛看向那個巨大的光柱。

光柱亮了足足有三分鐘這才消失不見。

然後一道人影從遠處快速飛來,我幾乎能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等那人影靠近,我終於看清,那不是別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商璟煜。

此時的他已經和以往完全不同,隔著老遠就能感受到他身上足以碾壓一切的實力。

他漂浮在半空,帶著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氣。俊美的臉上滿是寒光,手裡握著一把黑色的長劍,那劍身通體黑色,散發著冷光,劍身上還刻著古老神秘的花紋。

光是看一眼,就覺得要被這的氣勢壓倒了。

商璟煜看了我一眼,然後目光落在了鬼將軍的身上,只是一眼,鬼將軍就覺得被野獸盯上一般,讓他渾身不舒服。

他知道,這才是強者。

他想逃跑,然而已經晚了,商璟煜舉起手中的黑月劍,朝著鬼將軍揮了過去。

那把劍的力量極其強大,只看到一股強光襲來,我離鬼將軍很近,若是被劍氣傷到,估計會被直接砍成兩半,可是此時此刻我卻動都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就在那劍氣快要打到我的時候,有人一把將我拉開。

「砰!」的一聲巨響。

鬼將軍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就直接化成一股青煙消失了。

我們都呆住了,我甚至忘記了去看救我的人是誰。

而商璟煜卻已經轉過身,朝著遠處的眾鬼揮去,也是一劍,這個世界瞬間安靜了。

空氣中還有燒焦的味道,遠處的火還在燒著,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

我動了動,感覺渾身都疼,可是我顧不得,正要去叫商璟煜,卻發現他正神色冷漠的看著我們,然後轉身飛走了。

「商璟煜!」我急忙爬起來叫他的名字,可是他已經不見了蹤影。

可我們還沒有反應回來的時候,又是一陣震動,這一回比剛剛更加強烈,眾人都站不穩,我更是因為受了傷,一動就感覺頭暈目眩,甚至有些噁心。

地動山搖了大約三分鐘又是一股巨大的光柱破土而出,震動才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