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只見陳天雲拔劍的速度竟然異常的緩慢,那感覺彷彿他在享受那種利刃緊緊的挨著皮膚,從皮膚之中拔出來的感覺。

這恐怖的一幕,便是一些殺伐果斷的老前輩,此時看到了都是一臉的錯愕驚悚之色啊!

一人一旦變得瘋狂起來可是很可怕的,特別是本身這陳天雲就是一個無比恐怖之輩。

「林逸,好多年了,我從來沒有享受過疼痛的感覺,原來,這種感覺是這麼的讓人討厭,哈哈,謝謝你,讓我的生命近乎完美了,為了報答你,我一定會讓你死的非常凄慘的!」

陳天雲一邊拔劍,一邊目光無比陰沉的盯著林逸獰笑道,滿嘴鮮血,甚至是森白的牙齒上都沾滿了鮮血,這一笑,簡直就像是傳說中的惡魔一般,充滿了讓人毛骨悚然,脊背發涼的恐怖之感。

「哈哈,殺我?你確定自己有這個能力?」

林逸穩住身形,抬起手臂,輕輕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鮮血,一臉冷漠玩味的盯著陳天雲冷笑道。

「呵呵,等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竟然可以變得如此完美,可以跟這太白天的契合達到這種程度,哈哈,林逸,你真可是我的福星啊!你的出現,改變了本少的一生,雖然,你會死,但是你的名字一定會名傳千古的!」

陳天雲猶如瘋了一般,盯著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此時,在受傷之後,他竟然有種跟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那種感覺很奇妙,他好像一下子變的很輕了,但是他的神魂卻能夠輕易的籠罩整個天地間,似乎他一念之間便可以去到任何一個地方。

而且,他能夠非常清楚的肯定,只要自己願意的話,隨時能夠調動附近的天地之力來進行擊殺敵人。

天地之力,一直以來都是人們追求的力量極致,也只有達到傳說中仙帝之境后,自己體內蘊含的靈氣才會凝聚到能夠跟天地之力抗衡的存在,算是徹底的擺脫了天敵之力的約束。

可現在,他還只是一個戮仙之境一層的修士啊!僅僅只是一層就能夠有如此驚駭世俗的成就,試問,這太白天還有什麼人能夠抵擋他前進的腳步?

從今天開始,整個太白天所有的修士,生靈,都必須要在他陳天雲的麵皮之下苟且偷生。 「老大,情況有些不對勁啊!我怎麼感覺周圍的天地之力好像都跟他融為一體了?」

神府有些驚慌的尖叫道,他自從誕生之初,就一直在天地間猶如一隻眼睛一瞪,冷看世間一切,靜守歲月流逝,所以對於天地之力的感覺,他甚至比林逸都要敏銳很多倍。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同樣,他也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天地之間的恐怖跟可怕,從古至今,天才妖孽,強者雲集,可是能夠衝出天地束縛,傲世九重天的卻沒有幾個。

甚至,僅有的幾個也都是在傳聞之中根本得不到證實,可現在,神府竟然在陳天雲的身上感受到了天地之力,他如何能不震驚,不激動呢?

「嗯?難道這小子真的是命運之子?」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詫異,不過他的心境早已經猶如磐石一般堅不可摧,不要說現在陳天雲只是有這個苗頭,就算是陳天雲真的成為了這太白天的命運之子,乃至是主宰,他林逸也絕對不會束手就擒。

「刷!」

林逸再度動了,雷翼的速度被他催動到了極致,雖然他心中無懼,可卻也不敢大意,神府這傢伙跟了他這麼多年,若說見識什麼的,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一等一了。

現在,連這個無法無天的傢伙都如此的凝重,他如果再大意豈不是自己找死了?

「現在還想翻天,你真是太無知了!」

神情無比猙獰詭異的陳天雲一看林逸竟然一點害怕的意思都沒有,反而還敢主動攻擊,整個人頓時就不屑的嘲諷了起來。

而後,心念一動。

「咔擦!」

一道紫色的雷霆轟然從林逸的頭頂上方落下,那雷霆落下的速度不但無比的恐怖,而且出現的角度更是完美到了極致,竟然剛好擊在了林逸的腦袋上。

不管林逸的動作是快上一份,還是再慢上一分,這雷霆都一定無法擊中,可偏偏他擊中了,而且,還十分的兇狠,力量之強大,之恐怖,簡直讓人無法置信。

幾乎是在瞬間,林逸就遭受到了毀滅性的打擊,他的恢復能力幾乎已經可以看成是不死之身了,可在這恐怖的雷霆之下,竟然直接被打的皮開肉綻,整個腦袋都彷彿被大鐵鎚狠狠的擊中了一般,血肉模糊,甚至隱約都能夠看到裡面森白的骨頭茬子,以及還在微微顫抖的腦漿。

至於他的頭髮,身上的戰甲,在這恐怖的雷霆之下,更是瞬間就被付之一炬。

一股強悍到令人絕望的氣息突兀的在天地間蕩漾開來,每個人都驚呆了。

林逸的速度。

林逸的實力。

林逸的戰鬥力。

他們剛剛可都看的一清二楚啊!堪稱是奪天地之造化,絕對是能夠跟戮仙之境超級強者正面抗衡的存在啊!

可現在呢?

如此恐怖妖孽的一位存在,竟然,竟然只是一個瞬間就差點被秒殺了?

便是林逸自己也驚呆了,以至於身上那種近乎被撕裂的痛苦都被他下意識的忽略了。

因為就在剛剛他真的感受到了天地之力,的的確確,雖然這威力不是很驚人,但可以肯定的確是天地之力。

一個不過只是戮仙之境的小子,竟然能夠動用天地之力?這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一些,簡直就像是一名小學生,突然能夠解開世界級別的數學難題一般。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神跡啊!

可現在,這神跡偏偏出現了,不但出現了,還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現在,本少也削掉你的雙臂!」

陳天雲咧嘴邪惡的獰笑道,那神情充滿了享受,似乎對於現在自己的情況十分滿意。

「老大小心!」

神府聞言頓時面色大變,慌忙的提醒道。

只可惜,為時已晚。

「噗嗤!」

鮮血飆濺,紅光閃現,林逸的兩條手臂就像是瓜熟蒂落了一般,竟然齊刷刷的跌落在地上,劇痛讓林逸的面色在瞬間蒼白到了極致。

同時,他那如磐石一般的心境也終於出現了一絲絲的裂縫。

恐怖!

實在太過恐怖!

此時的陳天雲就彷彿是天上的神明一般,林逸根本連翻手的機會都沒有,他的兩條手臂就那麼詭異的被斬斷,這是他從重生之後到現在從來都不曾遇到過的詭異事件。

彷彿陳天雲真的成為了這太白天的主宰,這太白天的神明,他的一個念頭,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要按照他的意願而營造一般。

周圍,幾萬名的礦奴,蓋世強者,此時一個個也是面色大變,畏懼如蛇蠍,紛紛再度后數千米,這一幕對他們造成的心裡衝擊也同樣是無比恐怖跟可怕的啊!

他們也同樣無法接受這個世界上竟然有人可以恐怖到這種地步,僅僅只是一句話,我要削掉你的雙臂,你的雙臂就掉了,這還怎麼打?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啊!

整個鎮龍山彷彿一下子被一股詭異氣息所籠罩,每個人都是一臉的凝重之色,甚至,不少人都刻意屏住了呼吸,生怕不小心引起了陳天雲的注意。

唯有一個家族例外,陳家。

此時陳家的子弟那一個個真是意氣風發,特別是鄂兒等幾名陳家的核心弟子,那激動的都抑制不住的在顫抖啊!

陳家出真龍了!

這一戰之後,陳家當之無愧要成為整個太白天第一家族,不對,應該是最超然於世的家族,是沒有任何一個家族敢與之抗衡的存在,是活在世間的神明啊!

「怎麼樣?是不是很痛苦呢?」

陳天雲盯著面色蒼白,緊要槽牙的林逸,同樣也抑制不住激動的大笑了起來,以前他只是知曉自己的運氣逆天,遠非一般人能夠相比的,可是卻從來不曾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可以強大到這種地步。

此時,他甚至有一種衝動,只要他原因,只要他想,一個念頭,整座鎮龍山直接飛上半空中也不是沒有可能。

甚至,他可以在一念之間毀掉這一片存在了無數萬年的山脈,這種權傾天下,生死由心的感覺真的讓他非常的迷戀。 林逸聽著陳天雲的嘲諷,沒有理會,只是一顆腦袋卻在高速的轉動,他必須要尋找辦法瓦解目前的局勢,否則,他真的可能會隕落在這裡。

雖然,現在一切都表現的非常詭異莫名,可他林逸依舊不相信陳天雲真的成為了太白之子,就算是這太白天真的願意把自己的力量借給陳天雲。

以陳天雲目前的身體強度,也斷然是無法承受的,所以,這其中一定還有什麼是他不曾發現,或者知曉的秘密,只要陳天雲不是真正無敵於世間,那麼他林逸說不定就要一線生機。

「老大,要不,動用盤古幡吧!盤古幡乃是真正先天靈寶,說不定能夠抵擋一下他這種詭異的神通。」

半晌后,神府慌忙的提醒道,現在,林逸雖然尚未底牌盡出,可情況也已經很明顯了,普通的手段對於陳天雲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了。

可盤古幡卻不同了,這可是天地誕生之初就存在的無上至寶,本身鋒利程度已經堪稱驚駭絕倫,而且還蘊含有一絲上古神通,一旦林逸拚命催動,說不定就有一線活下去的機會。

「恐怕不行,盤古幡自帶的神通,我現在也只是勉強能夠窺探其中一絲絲的天機,頂多只是把他當成比較厲害的法寶來使用,想要殺了陳天雲不現實,最少,我必須要領悟到「立」之奧義才有可能斬殺陳天雲。施展此法:分陰陽、理五行,衍生無窮「地水火風」

林逸聞言卻是緩緩搖了搖頭,神色凝重的說道。

「那怎麼辦?總不能等死吧?要不,我弄幾枚雷種炸他狗曰的?」

神府急的直跳腳,再度開口焦急的質問道。

「不急,不急,不能著急,越是在這種緊要關頭,越是不能著急啊!」

林逸聞言卻是深吸了一口氣,強行驅散心中的陰霾,雙眸如同古井一般沒有絲毫的波動,靜靜的盯著陳天雲,不斷的思考對策。

兩世為人,他的經驗實在太豐富了,十分清楚,在這種緊要關頭,任何一點錯誤決定都可能是致命的,而焦急,卻是死亡的養料,他越是著急,他死的肯定越快。

「怎麼?不說話了?怕了?」

陳天雲見林逸竟然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不禁邪魅一笑,而後,淡薄的嘴唇,輕啟,宛如佛教大能清唱梵音一般,輕聲笑到:「眼瞎!」

「噗噗!」

話落。

林逸的兩顆深邃的眼球竟然就像是炸彈一般直接爆開。

一團猩紅的血霧瞬間在林逸面前半米處瀰漫,兩個深邃的眼眶內不斷有鮮血緩緩流淌而出,哪怕以林逸的心性此時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悶哼,同時,他的世界也變了,變的無比黑暗起來,除了呼呼的風聲之外,再無其他。

「林逸,求饒吧!現在的你在我的面前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我若是要是你死,僅僅只是一句話的事兒,甚至,可以說只是一個念頭你就死定了,跪下,好好的求求我,說不定我心情好,能夠讓你痛快的死去,否則,今日,我說不定只能把凌遲了!」

陳天雲盯著宛如人棍一般聳立在寒風之中的林逸,大快人心的笑了起來。

他自從九歲之後,知道自己的天賦神通之後,就一直自視甚高,這些年順風順水,便是在面對一些超級恐怖的老怪物時,他也敢擺一下架子。

可林逸倒好,不過只是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在他的面前,竟然猖狂的敢不給他面子,可以說從他懂事之後,林逸是他這一生之中最痛恨的人沒有之一。

今日他說凌遲林逸倒是沒有一點誇張的成分在裡面。

「白家,白俊傑見過雲少!」

「李家,李霸見過雲少!」

正當氣氛無比凝重肅殺的時候,突然,兩道高亢的聲音突兀的在鎮龍山上響起。

這一下,便是林逸都有些意外了,在這種時候,白俊傑跟李霸竟然還敢走上來,幾乎如同是在招惹死神啊!

果然。

殺機凜然,怒氣衝天的陳天雲一聽到兩人的聲音,那有些瘋狂得意的眸子內頓時就綻放出了濃濃的殺機,饒有興緻的盯著李霸跟白俊傑冷笑道:「你們二人倒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打擾本少的雅興?」

「不敢!只是,我們二人剛剛得到了破軍靴的下落,倒是不敢藏私,所以想上前獻寶,還請雲少見諒!」

李霸跟白俊傑這兩位在太白天內,同樣數一數二的公子哥,此時卻如同奴才一般一臉的謹慎之色,盯著陳天雲恭敬的說道。

「哦?你們二人是前來獻寶的?」

上一秒還一臉玩味的陳天雲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有些詫異了,隨後,心情終於舒暢起來,抑制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雲少神威,自此之後,自當是整個太白天第一人,我們二人巴結雲少也實屬再正常不過,而且,我想以後想要巴結雲少的人更加不會在少數吧!」

白俊傑直截了當的說道。

「不錯,而且這林逸之前可是跟我們兄弟二人有仇呢,搶了齊家的大小姐做老婆不說,還把我跟我表哥暴打了一頓,甚至我的雷翼跟破軍三件套都已經被他弄走了,這次鎮龍山之行主要目的便是為了尋找最後一件破軍靴的下落,希望雲少能夠給我們兄弟做主啊!」

李霸盯著陳天雲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哽咽道,那委屈的樣子,彷彿真的在林逸哪裡吃了很多苦一般。

陳天雲聞言,深處而惡毒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點了點頭笑道:「我倒是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這麼壞,不但搶財物,連人都不放過,聽說那齊家大小姐很是不俗,有機會我倒是想要去看看了!」

「嘿嘿,雲少,您若是想看,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兒?只要你麻溜的殺了這小子,我保證,馬上把那齊家大小姐給你送過來怎麼樣?」

白俊傑一聽,頓時舔著一張臉,伸著腦袋,一臉討好的盯著陳天雲訕笑道。 「你這是在跟我講條件嗎?跪下!」

陳天雲聞言,卻是眸光一寒,星眸之內驟然閃過一道殺機,暴喝道。

「轟!!!!」

猶如驚雷驟然在腦海中炸開,上一秒,還氣息無比彪悍,昌盛的白俊傑只感覺整個人彷彿後腦勺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子一樣,當場腦袋發昏,整個人搖搖晃晃便朝著地上跪去。

同時,絲絲縷縷的血跡也順著白凈的唇角緩緩流下,狼狽到了極致。

眾人再度心驚膽顫,惶恐不安,甚至,不少人的雙腿都抑制不住的開始打顫了起來。

白俊傑在整個太白天的名頭,那可比林逸要厲害的多了,絕對是最不能招惹的幾名強者之一啊!

可現在呢?

一聲呵斥,便如同孫子一般跪拜在地上,而且那痛苦的樣子,顯然受傷也極為嚴重。

「雲少饒命,我,我不敢,我不敢!」

跪在地上的白俊傑面色漲紅,猶如喝醉了一般,搖搖晃晃,盯著陳天雲焦急的哀求道,沒辦法,形勢比人強,現在整個鎮龍山上恐怕無一人是陳天雲的對手了,他的怒火同樣也無一人能夠承受。

「雲少,我們兄弟那可是鐵了心要跟隨你,還請雲少開恩啊!」

李霸一看,也是面色大變,急忙跪在地上,抬起雙手,恭敬的獻出了那一雙破軍靴,靴子金光燦燦,造型古樸,散發著一股遠古,洪荒的氣息,一看便知不是凡品,而且雖然存在了不知多少萬年,可是卻保持著無比嶄新的姿態,在眼光之下熠熠生輝,很是不凡。

陳天雲見狀,心念一動,一股詭異莫名的牽引力便驟然從爆發出來,直接托著破軍靴到了他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翻之後,陳天雲的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意,似乎對這破軍靴還比較滿意,「不錯,先天至寶級別的,如果四件套能夠湊齊,倒也配的上本少的身份!」

「差一點,還是差一點,雲少是何等尊貴的身份,這等至寶級別的寶貝,萬萬是不能跟您相媲美的,我保證,以後,以後一定會給雲少換更好的裝備!」

李霸哪裡還有往日霸王的形象,簡直就像是一隻哈巴狗一般跪在地上,一臉討好的盯著陳天雲訕笑道。

「哈哈,你這個霸王倒是有些意思,本少記得你以前可是狂妄的很啊!好似這太白天都沒有人能夠進入你的法眼吧?」

陳天雲收起破軍靴盯著李霸,揶揄大笑了起來,此時他執掌天下,那種意氣風發的感覺,彷彿已經成為了這天下的共主一般。

「雲少說笑了,以前,那是因為您沒有出現啊!可現在您橫空出世,自當吞併萬古,成為這太白天內的第一人,我在您的面前又算的了什麼?」

李霸聞言卻是一點害羞的意思都沒有,反而依舊一臉激動的盯著陳天雲討好的笑道,那神情彷彿能夠討好陳天雲是一件多麼令人愉悅開心的事情一般。

周圍不少家族子弟聞言,個個都是一臉的動容之色,李霸,號稱是霸王,更是「勇不過李」的美譽,可現在呢?落得如斯天地。

那他們這些尚且還不如李霸的人該何去何從?豈不是要連地上的螻蟻都不如了?

「恭喜大哥,今日成就無上神威,自此之後,千秋萬代!」

鄂兒此時帶著旁邊那穿著白色裙子的仙子,一起聯袂而來,盯著陳天雲同樣一臉激動的嬌笑道,她為人本就心高氣囂張跋扈,為所欲為,今日被林逸頂撞已經讓她非常的不爽了。

不過萬幸的是陳天雲翻盤了,而且,似乎得到了天大的好處,現在可是她上前露臉的時候,此時,天下群雄,皆被陳天雲嚇破了膽子,她只要出來一露臉,以後,在整個太白天,那絕對就是帝王天女一般的存在,試問,以後,還有誰敢輕易招惹得罪她?

「小白也恭喜雲少機緣天成,成為這太白天的第一人!」

跟在鄂兒旁邊的仙子聞言,也慌忙上前一步,微微欠身,恭敬而討好的笑道,言語間,流波轉動,說不出的嬌俏可人。

「哈哈,好,好,多謝妹子,這次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未必能夠有如此恐怖的提升,說起來你倒是居功至偉,你放心,以後在這太白天,你便是女子之中第一人。」

陳天雲盯著鄂兒仙子一臉得意的冷笑道。

「什麼?女子第一人?」

鄂兒一聽,那如秋水一般明亮的雙眸內頓時就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這可是無上的殊榮啊!

「怎麼?莫非小妹你還不滿意?」

陳天雲盯著鄂兒仙子有些揶揄的問道。

「小妹不敢,多謝哥哥!」

鄂兒仙子慌忙跪拜在地上,無比恭敬虔誠的嬌笑道。

「哈哈,好了,你且下去,今天,我倒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個什麼林少,竟然敢不給我陳家面子,他可以算是第一人了!」

陳天雲目光冷漠一分,再度落在林逸的身上玩味的獰笑道:「林逸,我來再問你一句,是不是真的不跪,不求饒?」

「哈哈,老子堂堂大丈夫,一生行事從未服過任何人,你又算得了什麼?讓我跪你,你也配?」

林逸聞言,卻是滿臉鮮血,神色瘋狂的獰笑,他的骨子裡本就是一個無比瘋狂之人,現在被人如此拿捏,這心裡如何能舒服呢?

別說讓他下跪了,便是讓他服軟分毫也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