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邱哥,奇門的攻擊有序可怕!這種戰鬥力的勢力之前怎麼沒有音訊。」

面對手下戰將兄弟的沉聲詢問,身子高大,已有三十好幾的千威堂堂主邱剛搖搖頭,低沉的說:「情報一直都被牧天羽掌控,這些年社長很少露面,我真懷疑社長是不是出事了,只是牧天羽瞞著我們。」

「牧天羽獨攬大權這也就罷了,可她怎麼惹到奇門這種強勢的勢力,一夜之間我千羽社兄弟折損幾千。堂主,我們的家人幾年前就被牧天羽掌控,如今南城落在奇門天尊手中,他要是用我們的家人來威脅,我們沒有選擇的!」

提到家人一事,邱剛寬大的臉龐上布滿殺機,兩顆眼珠子也是鋒利得嚇人。「我邱剛七年前背叛劉老大是因為他剛愎自用,白白損失了我們好幾千兄弟,這才擁護尹千羽上位,而今牧天羽掌控大權,當年的情形再次出現,我們的家人又在天尊的掌控中,這不是*我們反嗎!」

「奇門那邊說了,降者不殺,不傷害我們的家人,奇門天尊會用武力攻破城門,網路恢復了,家裡的人打電話來說他們很安全!奇門的兄弟照顧著他們,把他們轉移到空氣舒適的地方。」

「看來奇門天尊沒有傷害他們,可他們也就間接性的落在天尊手中!大勇,這事你怎麼看?」

千威堂第一站將許大勇沉吟之後,確定身邊的人都是自己堂口兄弟,這才壓低聲音說:「奇門天尊我們不了解,但堂主你想想,大漠飛沙神算是何等人物,他都原意屈尊的人回差嗎!奇門尊衛中首領個個是厲害角色,劍尊、臧尊這些人都是有名的人物,七大星衣衛之首的北羅,他可是四大星宿之一;還有冥殿冥主,那可是川州強實力,而這些人都願意聚在一起聽從一人差遣,由此可見奇門天尊必定不凡。」

男子許大勇在堂主邱剛的沉默中繼續說。「神算之名絕非浪得虛名,多年前華夏一流家族為了爭搶他發生了戰爭,可他沒有答應;現在他出山幫助奇門天尊,想必他算到奇門天尊會在亂世中衝天而起。何況今晚戰鬥力是何等的壯觀,奇門那麼多的精銳展現出來的實力,足以震撼千羽社任何一個堂口。」

邱剛沉思著點頭。「八千人只有五千人作戰,還有三千人精力充肺,聽說今晚沒有參戰的人是奇門尊衛的高手,奇門尊衛的實力要在星衣衛之上,天亮之後天尊若派尊衛高手攻城,我們守不住,西南兩個方向都拖住了牧天羽的親信,很多兄弟被蹄天尊手段嚇破膽,士氣很低落。」

「堂主…」男子望著面色剛毅的邱剛。

邱剛嘆了口氣,重重點頭!

……

北郊奇門營地中,燈光明亮,尊衛兄弟輪流巡視,讓戰了一夜的星衛兄弟休息,以待養足精神天亮之後繼續戰。

在醫療隊伍十幾頂帳篷中,章動華帶著他的學生忙得不可開交,奇門第一戰打得驚天動地,可就沒有一個重傷的兄弟,帳篷中不管是坐著還是躺著的,都是輕傷,最嚴重的不過是骨頭斷裂。

六十好幾的章動華老爺子目睹了今夜的戰爭,望著奇門的這些小子一個個奮勇殺敵,重傷的小子們私下商量之後就衝進戰場引爆炸彈跟敵人同歸於盡,這讓他百感交集,他在想,如果奇門能夠得到天下,平亂各方實力,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章老,您別忙活了,去休息吧!我們這群小子沒事。」帳篷中受傷坐在地上的兄弟望著鬢角花白的老者還在給他們上藥,一個兄弟笑道。

「是啊章老,您老一大把年紀了早點休息,我們休息之後還要出戰。」

章老扭頭望著這群渾身是傷,眼神卻是冒著戰意的年輕人,假裝生氣道:「你們的傷至少得養十天半個月,戰什麼戰!」

「得了把老章,要我們兄弟靜養半個月還不如讓我們綁著炸彈跟敵人同歸於盡呢!」

「小子,叫什麼名字?這麼好戰!」

「嘿嘿,天璇衛七大戰將下面再下面,小弟輝子!」青年叼著一根煙朝章老頭眨眼,語氣陰陽怪調。

帳篷中坐在摺疊式櫈子上一位正在縫傷口的兄弟望著章老頭和藹的臉龐。笑著說:「章老,你那學生安婭跑哪去了,怎麼一晃就不見了!」

「小子們,別以為老頭子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我告訴你們!」章老環顧帳篷中所有豺狼眼神的兄弟,沉聲道:「想追我學生,沒門!」

「章老,不用這麼摳門吧!你看我不醜吧。」一兄弟甩了一下頭髮,自戀的說:「配得上你學生安美女的。」

「就是,老頭!你去休息,讓你學生過來給我們兄弟包紮傷口,就算不能碰,看看總行吧!」

兄弟們你一句我一言的打鬧著,醫療隊這邊倒是熱鬧,可這把章老氣得七竅生煙。 帳外,這邊負責警戒的兄弟是羅北的天樞衛精銳,戰爭期間,各衛兄弟是不能怠慢半分的,醫療隊這邊都是受傷的兄弟,羅北直接將一員大將調過來親自站崗巡視。

夜幕下,城牆一公裡外的營地燈光通明,殺氣嚴重影響氣溫。

大男孩站在營地中望著不管擦肩而過巡視的兄弟,到處都是站崗警戒,他滿意的點點頭,隨即舉步往醫療隊那邊走出,這一路上遇到不少認識的兄弟,但兄弟也只是輕微躬身,並沒有停下來去打招呼,即便他們看到了心中的神出現在營地。

靠近醫療隊營帳,聽到右邊倒數第三頂帳篷中歡聲笑語,他微微一愣,改變方向慢慢走上去。

「天尊!」帳外兩大漢躬身叫道。

林天奇點點頭,目光環視一下,掀開帳簾走了進去。兄弟們看見林天奇,剛才還是唾沫漫天語言倏然消失,所有兄弟都愣住了。

沒有人料到天尊會來這邊,就算出現在北郊也是跟神算他們在一起商量攻城計策,怎麼有時間來這邊了?

「說啊…怎麼我來了你們反倒放不開了!」瞧著兄弟們一個個錯愣,林天奇笑了一笑,道。

「天尊,你怎麼過來了?」

「五哥,戰況要緊,你還是趕緊下令攻城吧!我們兄弟做先鋒,殺他娘的血肉滿天。」

神算凌晨下令退兵,兄弟們不願意,因為他們有機會攻破城門,可軍令如山,兄弟們也只能尊令撤退,如今看見奇門門主,兄弟們可是兩眼放光,只要天尊下令,他們馬上拔刀衝出去,也可以直接無視神算的命令,在奇門,天尊最大,神算次之!

「是啊五哥,下令吧,趁千羽社士氣低落,拿下他們不是問題!」

「奇少,你下令,我們兄弟絕對第一線。」

……

望著兄弟綁著紗布,吊著手都還這麼好戰,一個個用期盼的眼神望著自己,林天奇一瞪眼,道:「好好給我呆著,誰敢擅自綁炸彈跟敵人同歸於盡,別怪老子不給他立碑,讓他做個孤魂野鬼。」

「……」

剛才還是戰意密濃的兄弟,懨了下來,鬱悶的望著林天奇。

「小師父,你可出現了!也只有你鎮得住這群小兔崽子。」章老給一位兄弟包紮完傷口之後,走了過來。

「章老,您…您沒休息?」

「戰爭還在進行,睡不著!」

望著章老疲憊的神色,林天奇苦笑一聲,道:「還是休息一下,要是把您老累垮了,我那些絕活豈不是要外傳。」

「對對對….應該休息,應該休息!小師父,老章我走了。走了!」

拉住備受誘惑的章老,天奇將兩頁手抄紙拿了出來,在章老兩眼放光之餘,道:「這是我剛想出來的秘方,我的兄弟受傷,這份秘方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讓他們恢復!」

「好好好,老章我馬上給他們提葯!」

「不忙,你休息好之後要煉藥也不遲。」

對於章動華這老頭的風風火火,天奇是看在眼裡,感激在心裡!

天尊親自過來看望受傷的兄弟,這對兄弟們來說已經很高興了,而今天尊忙著戰爭又要給受傷的兄弟想藥方儘快回復身子,帳篷中的兄弟鼻子酸酸的。

可當看見林天奇坐在地上詢問他們的傷勢,兄弟們眼眶發紅,幾個兄弟沒忍住流了兩滴眼淚,當場被林天奇吼。

「你們是男兒,鐵骨錚錚的男兒,戰場炮火濃奮勇殺敵你們都不怕,哭什麼哭!給老子把眼淚擦乾淨。」

幾個兄弟急忙擦去眼淚,可他們在看見林天奇眼神淚花,他們更忍不住!

林天奇心疼啊,這些兄弟都是戰場上*著退下來的,要不是自己的命令晚一點,這群兄弟已經跟敵人同歸於盡了。

「兄弟們,你們是我林天奇的好兄弟,你們戰死沙場我能接受,但是有生存的機會就不要做傻事,沒有你們,我林天奇拿什麼去戰天下!」

聽著林天奇這低落語氣,兄弟們咬著嘴唇埋下臉龐,一個兄弟道:「天尊,我們不怕!」

「我知道你們不怕,可我怕啊!你們都是地宮中走出來的,是我林天奇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我希望地宮中走出來的兄弟能夠陪我走到最後,你們明白嗎?」

「明白!可戰爭一響總要有人去死,留下來的都是精銳,死去的是英雄,五哥,說句你不愛聽的話,今晚的戰爭如果再來一次,我們兄弟會選擇在尊令未到之前跟敵人同歸於盡,反正我們兄弟的家人都在藍天之巔,好吃好喝的,就算我們戰死也不擔心他們過得不好,如果我們的死能夠換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天下太平我們的妻兒我們的後代也就不用戰爭的摧殘了。」

「是啊,五哥!兄弟們都是這樣想的,還有就是不能丟奇門的臉,星子是我們的老大,我們兄弟以他為榮。」

說到星子,這是林天奇沒有想到了!他後悔自己沒有早點認識星子這個漢子。

「輝子,星子的事我已經讓人安排了!你熟悉星子那個隊的事,你來接手。禿子那邊我會給他說,提撥你不經過你們天璣衛的會議了,但你別讓我失望!」

胸前和背部十幾道長長刀傷的短髮青年單膝跪了下來。「輝子謝過五哥!」

七大星衣衛的編製都已經上報尊皇衛,要提拔不是不可以,但是要等戰爭過後按照戰功來算,且還要經過各衛首領、副將、戰將批准,拿到各自星辰令之後方可,這一系列的過程必須執行,除非尊皇衛要人,又或者天尊、神算、冥主直接提撥,但是神算和冥主都沒有權利來提撥星衛壇主以上的人員,也就是說,只有天尊一個人有那麼大的權利,尊皇衛的行動都代表著天尊。

七星衛中,首領統帥衛下所有兄弟,兩名副將協助首領。七大戰將每人都有自己的兵力,戰將下面是十四壘主、二十八碉主、五十六壇主。再下面就是兄弟們了!

輝子之前是五十六位壇主之一,他要想坐到碉主的位置,至少還要立三次重大戰功,且還要得到其他壇主投票,實力上必須第一,人品豪氣膽識也要過關;壇主晉陞碉主是很困難的,如今天尊的一句話,其他人是不能反對的。

輝子的戰功林天奇已經從衛星上看到了,這個漢子,雖然好戰,但足以擔任一名碉主了。

兄弟們都給輝子投去努力的眼神,一個兄弟玩笑著說:「輝子,你可別得意啊!實力不濟讓下面的兄弟把你超過去,你這個位置…嘿嘿…保不住的。」

「說得好!」林天奇一拍這位兄弟的肩膀,低眼看了一下他受傷的大腿,望著兄弟們說:「有能力就上,沒能力就好好乾!倘若你們有能力得不到提拔,又或者副將、戰將、壘主這些人走後門,直接告訴你們的首領,倘若首領也徇私舞弊,那麼就找神衛和尊皇衛,我林天奇今天就給你們把話撂這裡,奇門中不管是誰,沒有實力就搞裙帶關係上位,一旦被我知道,格殺勿論!」

這話兄弟們絕對相信,羅剎尊衛首領魔尊可是天尊的親侄子,違反門規還不是被弄個三刀禁閉七天。

「對了天尊!」坐在帳篷布下草地上的一個短髮兄弟似乎想到了什麼,道:「星子在藍天之巔的時候就向副將提出要成立一座野獸營,但這件事一直都沒有回應!不知道是不是上面還沒給出答案。」

「野獸營?」

看見林天奇疑惑的眼神,輝子立即解釋:「是這樣的五哥,以後會有很多戰爭,野獸營主要肩負撲捉獵物,凡是被野獸營盯上的獵物,全部被撕碎!凡是進入野獸營的兄弟,沒有名字只有代號,他們只執行衛下艱巨任務,又或者是其他兄弟不方便出手的事。」 關於禿子的天璣衛內部事件,林天奇還真不知道,不是他不關心,而是他太忙,奇門近二十個主戰衛,他不可能一一去過問各衛內部事宜。

靈魂冠冕 輝子之前是星子的親信,這件事他很清楚。頓了頓,又說:「星子文武全才,可是他…他說野獸營的兄弟絕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執行任務中一旦失手必須自殺,這樣防止秘密泄漏,如果不自殺的就由同伴出手;負責野獸營的人必須單線聯繫隊員!而野獸營成員名單隻能讓首領和尊天知道。」

這個提議很不錯!

林天奇沉思之後,抬眼望著輝子失血的臉龐,說:「等拿下秦城之後我問問禿子,如果有必要成立,你們或許也不知道,放心吧!」

各衛機密事件兄弟們當然不敢打聽,天璣衛的事這個兄弟也只是擔心天尊還不知道,畢竟天尊太忙。

在這裡跟兄弟們聊了一會兒,林天奇起身又去其他帳篷看望受傷的兄弟,離開醫療隊這邊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六點了!

東邊天幕開始發白。

褶子山眯了一下就站在營地中觀察星象,劍芒、秦無敵、羅北、沈滔、禿子魯崢他們都在各自的營中。

帥帳,辵和冽兩女在這裡休息,勞累了這麼多天,她們都很疲憊。林天奇進來的時候發現兩女靠在摺疊式桌上睡覺,望著兩女秀美臉蛋,彎彎睫毛下細膩的冰肌呈現出少女的美麗,天奇唇角泛起一抹溫醇笑意,脫下外衣本想給她們披上的,可還沒走進這兩少女瞬間睜眼,拔刀便向林天奇出手。

好高的警惕性!

林天奇已經是高手了,他的步伐一般人的感覺不到的,辵和冽兩女自從得到幽月幽然的訓練之後,身手高得可怕。

短刀一出,猛然發現是林天奇,兩女倏然收手!

「奇少…我們….」

對天尊出手,那是死罪!難怪辵和冽會這麼緊張,剛才要是被天邪看見,他們倆估計會被做掉。

「不錯啊丫頭,警覺性就應該這樣!」上前捏了捏兩少女秀美臉蛋,在兩女的羞澀中,天奇將外衣穿上,坐了下來,讓兩少女別緊張,不礙事。

冽上前呵呵笑道:「奇少,你先眯一會,我給你端早餐去!」

「現在眯會兒起來醒來之後頭很痛,端早餐的時候別給我另開小灶,兄弟們吃什麼就給端什麼!」揉著太陽穴,林天奇從桌下拿出一瓶水,卻見冽嘟著櫻桃小嘴不悅道:「奇少你是大軍統帥,開點小灶是應該的!最近你瘦了。」

吐了口氣,林天奇搖頭說:「不要緊,忙過這段時間再補回來。」

「奇少你就沒有閑下來的時候。」嘮叨一句,冽轉身走了出去。

辵坐了下來,側臉望著林天奇略顯疲勞的神色,道:「奇少你眯會兒吧!這樣下去你身子吃不消的,神算說估計要十點才能發動第二輪攻城計劃。還有四個小時,來得及的!」

「你這臭丫頭,平時不說話,酷酷的,怎麼現在變得婆婆媽媽的了!」

辵兩排皓齒輕咬誘人粉唇,埋下那不知能夠迷倒多少男人的俏臉,低語道:「還是休息一下吧!」

聞言,林天奇才發現辵這丫頭其實也蠻可愛的,只是別人看不到她可愛的模樣!在奇門,誰都知道尊皇衛的辵認識不認人,不管是誰,別撞槍口,否則沒什麼好下場。

兄弟們眼中的辵,冷!冷得讓人不敢在她迷人的身段上胡想非非。

前段時間秦北被收編的兄弟誤以為辵是天罡星衛的小妹妹,就想戲弄一番!豈料,他們三十多名漢子被辵三分鐘就被全部撂倒,被揍了一頓三天都沒站起來,事後他們才知道辵是尊皇衛的冷麵少女,天尊身邊的人!

屠猛知道這件事後,直接把那三十幾人吊了七天,每一天都讓人狂抽三頓;在奇門,不管是尊衛還是星衛,又或者是天罡衛,都不願被尊皇衛盯上;屠猛倒好,衛下兄弟去調戲天尊身邊的貼身高手。這要是分配武器和有好處的時候,辵給他屠猛擺一道,他不把那三十幾人殺了才怪呢。

「瞧你眼淚巴巴的樣子,我有那麼脆弱嗎!」

「你又不是鐵打的。」

「…敢頂嘴了!」林天奇鬱悶的望著少女冰冷的俏臉,道:「東郊那邊情況怎麼樣?」

轉移話題?辵抬起俏臉望著林天奇深邃黑眸,啟唇說:「一切都在計劃中!牧天羽焦頭爛耳,她知道我奇門兵鋒銳利,想要守住北郊那是不可能是;姐大那邊也是蓄勢待發,只要我們這邊破城,她們隨時匯合南郊耶魯吶等人,再與北郊這邊的大軍匯合。」

沉吟著,林天奇淡淡的說:「要叮囑,活著牧天羽!」

「牧天羽正在市中心,她的行蹤在夏蘭小姐手下高手的掌控中,第二小姐也在城中!」

「這樣最好!」

……

兩人談論著軍事動向,不會兒,冽端著早餐進來。每人一碗粥、兩個饅頭、一個大餅。

並非綏年 望著這樣的早餐,林天奇到沒什麼,可只要一想到兄弟們的早餐就吃這個,他心裡就不是滋味。

「戰爭後勤的伙食是誰負責?」拿起饅頭吃著,林天奇含糊不清的問兩女。

「沈滔手下的人!」

「告訴他們,把伙食水平提高一點,兄弟們不容易,不說大魚大肉,至少得有營養,資金方便直接找林鑰欣拿!」

點點頭,冽饒有興趣的說。「奇少,你對兄弟比對你自己好!不怪神算和翀姐他們說你,你穿的吃的要是讓外人知道,非笑奇門兄弟不可。」

「天奇你聽聽…聽聽…大內高手都在說你了,你丟人不!」

「五弟你丟人不要緊,千萬別丟大哥我的臉。有你這麼一個對自己拮据的兄弟,大哥我傷不起…」

「奇少,該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了!再怎麼說你也是上萬兄弟的老大。」

……

林天奇他們三人抬眼的時候,褶子山、劍芒、秦無敵、羅北、沈滔、魯崢幾人魚貫而入,還調侃著正在喝粥的林天奇,差點被把林天奇給嗆著。

幾人手中均是端著一個盤子,圍桌而坐,魯崢咬著饅頭瓮聲瓮氣的說:「奇門再窮,也不至於讓五弟你這樣!」

「奇少你該注意一下天尊形象!」羅北似笑非笑啃著饅頭。

沈滔摸了摸兜,笑呵呵的望著只顧吃早餐不發言的林天奇。「天尊夫人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富婆,奇門是缺錢,但龍祺不缺錢吧!」

「我還說不是自己的老婆不靠譜,我看五弟你也不靠譜。」劍芒附和道。

秦無敵裝著一臉嚴肅的說:「奇少你這樣子走出去,別人還是以為你是小混混,丟臉啊!」

我是末世尸王 這群兄弟你一句我一言的,感情他們在搞批判大會,辵沉默著不說話,冽在一邊竊笑。

「砰…少他媽給老子胡扯,兩個饅頭都堵不住你們的嘴,靠…」一巴掌拍在桌上,林天奇鬱悶的吼道。

頓時,褶子山他們哈哈大笑起來!

黎明的奇門營地,氣氛緊張,但在帥帳中卻是充滿著歡聲笑語。

「辵,你怎麼不說話,年輕人,多笑笑!」劍芒端著碗大口大口的喝著粥,朝辵眨了眨眼。不等辵回話,秦無敵他們立即向劍芒拋出一個全世界通用的手勢。

羅北更是出聲道:「見過不要臉的多了,劍尊果然厲害!」

「靠…北羅,等一下攻城把你天樞衛的高手和精銳拉出來晒晒!」劍芒不解氣了。

羅北陰笑著沒說話,沈滔接過話題道:「羅北說的沒錯,劍尊果真厲害!拿尊衛和星衣衛比。」

「….」劍芒語塞,望著羅北、沈滔、魯崢三人鄙視的眼神,氣得雙肩顫抖,欲哭無淚的吐出兩個字。

「尼瑪….」

「哈哈哈….」

這群兄弟笑得前仰後合!

褶子山似笑非笑的說:「四個星衣衛可以捏死一個尊衛的精銳!只怕大哥不敢比。」 「褶子,別搞激將法,四個星衣衛的戰鬥力我看只有林峰那小子敢比。」

秦無敵瞟了一直不說話的林天奇一眼,道:「把尊皇衛在秦城的高手叫出來,我和劍芒的四千精銳試一下能不能取勝!」

「咳咳咳…」林天奇咳嗽起來,眯眼望著一臉戰意的劍芒和秦無敵。

冽狡黠一笑,銀鈴聲線響起。「劍尊和斷魂尊確定要比?」

發現冽這笑容很詭異,劍芒和秦無敵面色忽然僵住,相視一眼后,劍芒伸長脖子試探性的問:「冽小妹,我和秦無敵在秦城的兄弟可都是精銳,四千人。」豎起四根手指頭。「不是四百人,據我所知尊皇衛算上魯蠻子他們十九人、你和辵,再加天邪那變態,區區二十一個,你們是神仙不成,敢跟我們四千精銳叫板!」

有打擊尊皇衛的機會,劍芒自然不會放過!

關於尊皇衛,一直都很神秘,就連褶子山也豎起了耳朵。

冽抿唇一笑。「攻城讓你們四千精銳先來,你們再回頭看看結果!輸的一方只穿底褲在城中跑兩小時,見人必須喊….『你們是烏龜』。」

「噗哈哈….」

沈滔他們放聲大笑起來!羅北直接從櫈子上摔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