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程木頭髮也沒擦,直接拿著外套下樓朝院子的方向走,一下來,就看大停在院子裡面的直升機。

直升機的門被拉開,一道黑影輕巧的跳下來,他隨手理了理衣襟,朝下樓的程木瞥了一眼,眼睫微斂,「怎麼是你?」

語氣不冷不淡的。

聽出了嫌棄意味的程木:「……」

從直升機下來的人正是程雋,程雋也沒看他,直接朝屋裡面走,樓上只有一間房的燈是亮著的,他微微眯了眼:「秦小姐睡著了?」

他問程木。

程木正在看院子里停著的直升機,加上這次,他已經是第n次看到雋爺的直升機了,只是他至今都沒有搞懂,雲城跟c市難道沒有禁飛令?

他跟秦苒也是一下飛機,就看到了來接他們的直升機。

不然這麼難走的山路,他跟秦苒也不會這麼短的時間就能趕到。

「啊,沒有,」程木還沒想通這個問題,就聽到的程雋的問話,他跟上程雋,恭敬的回答:「秦小姐一個小時前發了消息過來,她會住她叔叔那兒,好像還要幫她弟弟錄幾期節目。」

原本不緊不慢的、十分淡定的走在前面的程雋腳步忽然頓停下。

後面緊跟著的程木忙剎車,意識到情況不對,閉上嘴,沒敢說任何其他的話。

「繼續說。」程雋瞥他一眼,漫不經心的從兜里摸出來一根煙,薄薄的煙霧騰空而起,風輕雲淡的開口。

程木懵了一下,「說什麼?」

程雋眼眸慵懶的眯起,「她叔叔在哪兒?」

程木這才算是反應過來,他「啊」了一聲,連忙拿出來手機,打開來跟秦苒的微信對話,把手機遞給程雋看上面的位置。

程雋直接拿過來手機,往門外走,也沒看程木。

「雋爺——」

程木僵硬在原地,剩餘的話被吹散在風裡:「你還沒還我手機……」

**

山腳下的酒店。

秦修塵在秦陵洗完澡,躺在床上睡下之後,才拿著合同敲開了秦苒的門。

屋內,秦苒穿著睡袍,頭髮散著的,還沒擦乾,側身,乾脆利落的開口:「進來。」

這麼晚了,秦修塵也沒進去,他就站在門口,語氣沉穩:「小陵說你要一起拍綜藝節目……」

「玩幾天吧,後續還要麻煩你照顧他。」他沒進去,秦苒也不在意,只是朝屋內看了一眼,繼續不緊不慢的擦頭髮。

「照顧他怎麼是麻煩,」秦修塵把一份文件遞給她,似乎是鬆了一口氣,語氣也輕鬆很多,「這是明天節目的具體安排,沒什麼劇本,也沒人設,隨意發揮,到時候還有其他幾個藝人,明天我再介紹給你們認識。」

秦苒一手拿著毛巾按在腦袋上,一手接過來文件,朝他禮貌的開口:「好。」

秦修塵微微頷首,「如果有問題隨時給我打電話,第一次錄節目你可能有些不習慣……」

「十二點了,你早點休息,明天要早起。」他站在門口,又細細叮囑了秦苒幾句,才離開。

秦苒看他離開,才關上門,回到房間,把手裡的文件往桌子上一扔,也沒繼續回衛生間吹頭髮而是走到窗邊,拉開窗帘。

窗檯二三十厘米的寬度,正懶懶散散的坐著一個人,對方雙手撐在窗台上,嘴裡明晃晃的叼著一根煙,黑夜裡若隱若現的有火光出現,腿還慢悠悠的晃著。

秦苒「刷」的一聲拉開窗戶,把毛巾扔到他身上:「可以啊雋爺,這都能爬上來。」

秦修塵的房間在三樓,沒有防盜窗。

「也還行,」程雋手一撐,直接跳進來,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看門的大叔說酒店被人包了,我是看在你叔叔的面子上才沒跟他理論。」

進來后,他找了找煙灰缸,把煙按滅。

手上的毛巾是半濕的,房間溫度打得也不高,程雋在房間轉了一圈,找到了空調遙控器,把溫度往上面打高了兩度,才把遙控器扔到了一邊,順便打量房間。

山腳的酒店不大,也就十幾平方米,剛夠放一張床,一個桌子。

多幾個人,房間就顯得擁擠了。

不遠處還有個取暖氣。

衣櫃是木質的,白漆,把手的地方漆都掉了。

東西都很舊,床單跟被罩應該是劇組自己換的。

「房間太小,還有霉味……」做完這一切,程公子就開始對這間房子評頭論足,從頭到尾數落了一遍,才覺得心情好了一點:「你晚上吃了什麼?」

秦苒坐到桌子邊,開始看秦修塵給她的明天安排文件,頭也沒抬:「劇組盒飯。」

剛翻一頁。

頭頂就一黑。

程雋轉了一圈,又從衛生間拿了個乾淨的毛巾過來,抬腿漫不經心的踢了一張椅子過來,坐到秦苒身邊,一手把毛巾蓋在她的頭上,手法很不專業的把餘下的水分擦乾。

到最後,他擰眉,「你們劇組好窮。」

秦苒眉心跳了跳,「你想幹嘛?」

「我就是,」程雋頭往下低了低,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頭垂在她頸側,壓低聲音,「去省城酒店,直升機一個小時不到就能到山頂。」

秦苒:「……」

劇組那麼多人,每天早上一個長隊的直升機……

確定導演不會被嚇死?

她面無表情的從頭上抓下來毛巾,再次按到他臉上。

**

翌日早晨。

秦苒六點起床,剛醒,就收到了程木的簡訊,他在樓下,還帶來了早餐。

她也沒穿外套,只穿了白色的衛衣,扣上帽子,直接下樓去拿了一個大飯盒。

秦苒沒戴口罩,就扣了個帽子,遮了大半的臉,此時外面有很多蹲點的粉絲,看到出來的是一個陌生的身影,興緻缺缺的蹲了回去。

程木遞給秦苒的飯盒是在校醫室常用的,能裝三層。

裡面有三大份的早餐,她沒有回房間,先是敲開了秦修塵的房門,拿出來兩份給他們,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秦修塵把飯盒拿回房間看了看,他原本以為是小鎮街上買的早餐,打開一看才發現裡面的點心製作的非常精美。

像是五星級大廚做出來的料理,裡面還放著一些時令水果,非常新鮮。

秦修塵看著這個飯盒,擰著眉頭朝門外面看了一眼,才叫秦陵起來。

現在六點半,節目組已經開始錄播了。

一共有三對嘉賓,秦修塵,當紅的影后,還有一個新人小花,始發明星就三個,後期會添加各種人氣流量嘉賓。

這三人中秦修塵名氣佔佔一半。

每個人身後都有好幾個分配好的跟拍攝影跟跟拍助理。

今天的行程日程表上有寫,節目組要拍各個明星還有他們親戚的起床狀態。

錄製之前,節目組導演直接找到了跟拍秦修塵這一組的攝影,吩咐下來,「待會兒直接拍秦影帝就行,他的搭檔起床不用拍。」

攝影一愣,「不用拍?」

「對,後面的過程,秦影帝的搭檔也少拍一點,多拍秦影帝的單獨鏡頭就行。」為了避免得罪秦修塵,導演還是決定從源頭掐掉他親戚的鏡頭,「秦影帝的搭檔是他侄女,不是圈內人,很多東西都不懂,到時候拍攝現場翻了錯誤也盡量別拍下來。」

他到現在還沒看到秦影帝的那個侄女長什麼樣,雖然秦修塵的經紀人說長相還可以,也上鏡,但導演完全沒心情看。

娛樂圈長得好看的人多了是。

他想想接下來的幾天他就覺得難熬。

攝影聽完,就頷首,他想了想:「我知道,但跟拍的攝影不止我一個,其他人也有拍。」

導演總不能每個攝影都打招呼,要是被其中一個攝影師透漏出去,網上的人還指不定怎麼說。

「看情況吧。」導演頭疼按了一下太陽穴,擺手讓攝影師趕緊去拍秦影帝的房間。

**

與此同時。

二樓。

影后的璟雯的房間,她的經紀人也得到了秦修塵換了新的嘉賓的消息。

「璟雯,那是秦影帝的侄女,秦影帝很喜歡她,」經紀人提前給璟雯打好預防針,「她跟小陵一樣不是圈內人,上鏡表現可能不太好,跟小陵差不多,幫她遮掩遮掩。」

「他還有侄女?」璟雯今年三十一歲,眉眼精緻,五官很高級,拿過國內外無數大獎,圈內少有的顏值與演技並存的人,跟秦修塵多年好友,「沒聽他說過。」

「聽說他侄女一家從小走失,剛找到沒幾天,所以他經紀人才拜託到我這裡。」外面的攝影已經在敲門了,經紀人囑咐了一句,「真不知道這樣有什麼好拍節目的,秦影帝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房門,並退出了鏡頭之外,用眼神示意璟雯。

璟雯不動聲色的接過節目組的任務卡,「先去山下集合?導演組你們肯定又搞事,我去找我的老朋友商量商量,今天可不能被你們導演組整。」

她從樓梯走到三樓,秦修塵也剛好出門,手上也拿了張任務卡。

「秦影帝,」璟雯朝秦修塵抱拳,語氣十分嚴肅:「今天的我們結盟嗎?」

「你表弟同意了?」秦修塵淡定的拍了下衣袖。

璟雯的搭檔是她表弟,她不太在意:「他嫌我化妝慢,先帶著我的攝像去山腳了,你是他偶像,他肯定同意。」

秦陵跛著腳從屋內探頭:「璟雯姐,你是來蹭我叔叔攝像頭的?」

「……」璟雯指了一下秦陵的腳,並說了一句:「天道有輪迴,弟弟。」

人群里的導演:「……」

還有這化學反應??

「所以你是要跟我結盟的意思?」璟雯再度看向秦修塵,勢必將結盟進行到底。

秦修塵沒回答,而是走到秦苒的門口,說的理所當然:「等等,我問問我侄女。」

一堆鏡頭對準秦苒房間的門。

導演已經計劃了秦苒幾乎沒鏡頭的事情,工作人員也知道,眼下秦修塵竟然不按照行程來,竟然現在就讓秦苒出境,工作人員跟導演比劃著口型:「現在怎麼辦?」

秦修塵的侄女沒演過戲也沒上過鏡頭,導演原本是想著等見過人再跟她單獨說上節目的事情。

他著急的用手勢比劃著,讓秦影帝別敲門,最後還寫了牌子,上面用黑色的粗筆寫著「下樓」兩個字。

然而秦修塵就像是沒有看到似的,伸手敲響了秦苒的門。

秦修塵明顯就是不合作的態度,這樣子應該是想要給他侄女多一點的鏡頭,導演擰了擰眉,眼下這麼多攝像頭他不好打斷,只能在後期把這一斷剪掉。

現場的人都知道那是秦影帝的侄女,都好奇的看向秦影帝的門口,不知道他的侄女什麼樣?

秦苒的房門已經打開。

裡面一道白色的清瘦人影走出來。 “啊……好煩。”

“吶,8051,你難道一直都呆在那個空間麼?”

“嘛,忘了現在是在外部世界啊,你聽不見的說。”

“有時總感覺世界很大,充滿着自己所不知道,不瞭解的植物、動物、地方等等。所以想去了解,去觀察。但很多時候世界卻很小,從小到大都做着這樣那樣差不多的事。感覺自己就困在一個個的小盒子裏,不斷的追求出去爬出去,然後當努力爬出一個盒子之後,發覺又處在另一個盒子裏。”

“好難受。”

【是嗎?】

“嗯!?”

……

“我是誰?”

“這裏是哪裏?”出來!

“好黑。”出來!

“誰?出來?什麼出來?”盒子,爬出來。

“盒子?咦,怎麼有堵牆?是這個麼?”盒子,爬出來。

“爬出來?這個?”

童年的盒子……

“耶,出來了。嗯?怎麼還有。”

小學的盒子……

“耶,又出來了。啊,還有!再來!”

中學的盒子……

“出來了,辛苦的說,這下好了吧……不是吧。”

大學的盒子……

“終於出來了,累啊。”

“怎麼還有啊,到底怎麼弄的說,到底有些什麼?”盒子,爬出來。

“不幹,累死了。”盒子,爬出來。

“好吧好吧,咱繼續。”

成年人的盒子……

“繼續。”

老年人的盒子……

“這下總沒有了吧。呼——”

“咦,這是什麼?”恭喜,你終於達成了目標。

“目標?什麼目標。”你的一生。

絕品催眠師 “一生?之前不都是在爬盒子麼?”並不只有盒子啊,難道沒有看見其它的東西麼?

“什麼其它東西,都是盒子啊。不是你一直在叫我爬出來麼?”不過現在你的一生已經結束了,再見。

“等等,什麼一生結束了,到底有些什麼……”

然後呢,一個個盒子的世界消失。

……

“啊!”嘎。

張開雙眼,嘎嘎略顯驚恐的望向四周。

“夢?”

“怎麼回事,現在的大腦等級不可能做夢的啊?”

迷迷糊糊的直起身子,嘎嘎看了看周圍已經醒來,但卻依舊趴在地上,毫無動作的同族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