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還是選個簡單點的吧。”

對大型武器沒什麼信心的他,果斷將視線投向了輕武器區域。

一分鐘後,提着AZ01、揹着標準戰術裝備的赤雨,被分配到了步兵隊。

看着那些選擇重武器的,不是跑到戰艦,就是進入要塞,最次的也是跑去裝備25mm速射炮的突擊車的朋人,赤雨欲哭無淚。

早知道有教程,老子就選255mm城防炮了!

“不知道柳原那小子選的啥,以那小子的體力,大概也就是AZ01的級別吧,哈哈……”

【第一階段:某年某月某日,蟲族以隕石基地爲登陸器,降落地面。此次戰鬥爲初次接觸戰,我方整體工業未受損失,當前目的爲壓制蟲族擴散,並謀求反攻。】

事情不會以人的意志爲轉折,隨着幻界製作者的聲音降下,周圍在前一刻還顯得詭異停止的時間,突然流動起來。

一瞬間,嘈雜聲不絕於耳,轟鳴聲甚至讓北鳴感到眩暈。

“那邊的士兵,你他嘎的還愣着幹嘛!快找掩體!蟲子要來了!”

“蟲、蟲子?啊,對啊!蟲子!”

愣了片刻,這不怪赤雨,因爲周圍的一切太過真實了。

無論是武器的轟鳴、成千上萬人羣的吼叫、密密麻麻的蟲鳴、甚至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都顯得那般真實。

有那麼一瞬,很多和他一樣的模擬者,都產生了‘這不會是真的吧?’這樣的想法。

不過與戰場上不少一樣愣神的模擬者不同,赤雨的接受能力、或者說神經強度要高很多(簡稱神經大條,天然呆),在被之前那位嚴肅中帶着焦急的上士,推着進入一個貌似一體化建造的圓柱形掩體之後,他就反應過來。

“不管真實與否,殺蟲子這一點卻不會改變!嘎嘎!”

赤雨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如此自言自語時,身後那位上士也露出了讚許的眼神。

不過這時,遠處的蟲子已經開始接近。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安排,赤雨在同一個掩體中並沒有發現其它像是模擬者的人,周圍都是彷彿身經百戰般,透露出精明殺氣的士兵,以至於整個掩體都瀰漫着冷峻嚴肅的氣氛。

(這一點大概是一個敗筆吧,畢竟是第一次面對蟲子,士兵們會這麼精明嗎?)

半吊子軍迷的赤雨,如是想着,按照之前幻界製作者教導的方法,開始將手中的武器調整到最佳狀態,舉槍架在射擊孔,開始瞄準不斷接近的敵人。

“預備——開火!”

一瞬間,連續不斷的電磁彈射聲響起,遠處天空中的戰蜂,如同下餃子般的跌落在地,鼓舞着己方的士氣,而此時,赤雨的腦海中居然詭異地冒出一組不斷跳動的數據。

殺敵數:戰蜂(2)

數據隨着他對着前方密集的戰蜂羣射擊,也在不斷攀升,帶給他一種詭異的不諧感。

“切,無視。”很好的朋人習慣。

不過幾分鐘,殺敵數已經超過10,這讓第一次上戰場的赤雨感到興奮而又自得。

“殺呀!”

“哈哈哈,這羣笨蛋,靠着這麼密集,你以爲你是⑨啊!”

“啊,哈哈,嘎嘎……”

不一會兒,面對已經提升到21的戰蜂殺敵數,赤雨突然發覺戰爭原來這麼簡單,蟲子太好殺了吧,以至於他都有種不真實感,若非周圍的士兵一個個都沉默寡言,他甚至會高聲大吼。

這時,一隻大手放在了赤雨的肩膀。

“別得意,戰蜂本就脆弱,但要是靠近了,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很多新兵和你一樣,初次戰果都很高,可因爲得意過頭,幾乎沒幾個堅持過了半天時間的。”

很平常的語句,沒有所謂的冰冷,甚至還帶着幾絲長輩的溫和教導,卻讓赤雨端着AZ01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半天。

蟲子真的有這麼危險?

看着遠處堆滿戰蜂屍體的地面,現在的赤雨還無法相信這些言論,但至少之前那種得意的勁頭還是被他稍稍收斂部分。

隨着殺敵數不斷攀升,在成千上萬的電磁彈藥組成的牆壁,止住了天空中戰蜂的衝刺,雖然它們依舊衝鋒着,但數量卻降低了很多,變得稀薄起來。

修羅劍神 “正戲要來了。”

彷彿話語開關一般,在赤雨震驚的視線之中,前方那個蟲族基地中,突然從天空和地面衝出各式各樣,數量密集的蟲子,它們相互配合着組成各種小隊衝鋒,不過因爲數量太多,沒幾個人能夠看出。

而赤雨這種半吊子,能夠認出所有蟲子種類就算好的了。

“狗狗、跳蛛、毒刺蛇、地行蛛……巨象!”

“小心,這次可沒有之前那麼簡單了。”

來自上士的警告讓赤雨不敢再有任何懈怠。

“我知道了!”

被周圍真實化的環境所感染,赤雨漸漸將自己的身份調整成爲戰場上的士兵,而非一名模擬者。

緊緊地凝視着AZ01的瞄準口,他在心中估算着雙方的距離。按照自己爲數不多的軍事常識,武器設計最好是等到對方進入有效射程,而AZ01的有效射程是700米。

然而,當敵人還有1000多米距離之時,後方的上士卻突然發出攻擊指令。

雖然下意識地扣動扳機發射子彈,但反應過來的赤雨還是忍不住反問:“上士,資料上不是說,武器應該在有效射程纔開槍嗎?AZ01的有效射程可是700米。”

周圍的士兵沒有反應,自顧自地射擊,上士一邊操作者這個掩體中唯一的一門25mm速射炮,一邊抽空回答:“蟲子最大的威脅,不是它們的防禦,不是它們的攻擊,而是它們的數量!”

“若是你真等到對方進入700米再射擊,那麼唯一的收穫,就是給了蟲子300米輕鬆衝鋒的空間!”

“可彈藥!”

“這是初期的接觸戰,後方的彈藥工廠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後勤運輸也一切正常。這時候,我們就是要用絕對的彈藥數量,去壓制敵人的成長!難道你想在剛開始接觸的時候,就用大家的人命去填嗎?”

“這……我懂了。”

窈窕王妃,王爺好逑 重重地點頭,赤雨感慨地看着周圍的士兵,稍顯生澀地將射完的彈匣換掉之後擡頭望去,驚訝地發現,不過剛剛說話的片刻,蟲子居然已經頂着密集無縫般的彈雨,衝入了600米範圍,這是何等的高速。

此時整個戰場上,甚至都能聽到連續不斷的子彈碰撞聲。 戰場上的炮火飛舞,子彈、炮彈穿行其中,不時有蟲子被炸飛,即便是之前在赤雨看來強大無比的巨象,也有被數門重炮擊中秒殺的結果。

然而,地面衝鋒中的蟲子數量實在太多了,即便是不斷有蟲子被殺,但很快又會被更多的蟲子補充上來,踩過前輩,將對方屍體掩蓋。

當防守在地面的士兵們放眼望去之時,所看到的全是密密麻麻、生龍活虎地衝鋒中的蟲子,卻沒能發現一具屍體。

若不是赤雨腦海中的數據,清晰地記錄着‘殺敵數:戰蜂(27)、狗狗(3)、跳蛛(6)、毒刺蛇(1)’,並且隨着他的射擊,在不斷提升的話,赤雨甚至會產生‘對面的蟲子是無敵’的錯覺。

這種行爲,對防守方帶來的精神壓力之大,根本難以想象。

即便是知道真相的赤雨,此時看着根本找不到屍體(都被自己蟲踩碎)的衝鋒戰場,額頭上依然滲出了冷汗,額頂的獨角不安地流動着細微電流,引起了周圍士兵的共鳴。

“敵方進入300米,準備接近戰!”上士大吼。

沒有詢問‘爲什麼還這麼遠就準備’,從之前的相處中就知道‘上士基本上是傳授自己經驗的存在’的赤雨,學着周圍士兵的動作將腰間的刺刀取下,嵌入AZ01的槍口下方,隨即在上士的25mm速射炮射擊聲中,重新瞄準前方。

“什麼!”

只見戰場前方,不過20秒左右的上刺刀時間內,那些蟲子居然已經接近了赤雨所在掩體100米範圍內,他甚至能夠聽到巨量蟲子發出的承重喘息聲。

“射擊!”

伴隨着25mm速射炮‘嗚——嗚’發射聲,不等上士的命令下達,赤雨自己就吼出了這句話。

隨後,是衆人開始的狂射,然而不過十發子彈的時間,一些悍不畏死的蟲子就已經重重地撞在了掩體的射擊口,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這時候只能慶幸自己是呆在一體化掩體而不是外面,透過掩體射擊孔,赤雨此時甚至清晰地看到,那些開着突擊車因爲一時熱血而衝入敵羣,然後瞬間被海量狗狗撕碎的倒黴同伴。

天空中不時飛過亮藍色的球體炮彈,據說是蟲子的電漿武器,那些偶爾掉落的鋼鐵碎屑就是這種武器的收穫,不過到現在爲止,還沒有出現戰艦墜落的情況。

雖然不知道天空部隊是如何做到的,但赤雨還是在心中慶幸,因爲靠着天空中的戰艦武器,地面衝鋒的蟲子纔不至於一下子將掩體掩埋。

“對於蟲海,不到萬不得已,絕不要因爲一時熱血就衝進去,這一點一定要記住!近戰準備!”

“記住了。”上士的話迴盪在腦海中,看着開始出現裂縫的水泥掩體和大門,赤雨握着AZ01的手微微有些顫抖。

難道,面對蟲子的我們就這麼脆弱?這纔多久啊,一個小時,不,半個小時?

在赤雨想到這些的同時,腦海突兀地冒出一個時間記錄,上面00:10:15的計時器讓他心中一顫,卻也因此從恐慌中脫離。

面對這些,他唯有一臉苦笑:“若不是這東西時刻提醒這是幻界,我恐怕都崩潰了吧,幸好。”

這也是幻界模擬的目的:培養普通民衆面對蟲子時的心理素質。

既然是培養,本來目的是爲了避免新兵在真實戰場上時失去理智,就不可能就讓士兵在模擬戰場失去理智。

而且,因爲模擬戰場的真實性,只要能保證士兵撐過模擬戰場這一關,很多時候,這些新兵就可以蛻變成接近老兵的程度。

而這種腦海中出現數據框的模式,可以說就是這樣的一種保險,讓士兵能夠在這種模擬戰場上撐過第一關的保險。

事實上,高層甚至有過‘當真實戰場過於危險,已經進入絕命時刻之時,用這種在士兵腦海弄出數據框的方式,來穩定士兵情緒’的提議,只是暫時沒有獲得通過。

而此時的戰場上,躲在掩體中的赤雨等人,卻越加緊張。

蟲子的數量還是太多,當密密麻麻的蟲子將掩體掩埋,但掩體中還不時射出彈藥消滅蟲子時,天空中的戰艦和後方的炮臺卻因爲擔心誤傷,而無法對着這裏攻擊。

慢慢地,即便掩體內也不時有威力強大的電石炸彈飛出,這裏依然成了蟲子的一種安全港。它們可不是白癡,整體戰場上,甚至有不少蟲子開始向各個有士兵的掩體移動,以規避重炮的轟擊。

如此一來,各個掩體的壓力都不斷攀升。

赤雨這邊,伴隨着轟隆的撞擊聲,大門和射擊口幾乎是同時破裂。

而掩體類內,此時已經積累了不少的蟲血,一名大意的士兵因爲過於靠近牆壁,腳下打滑之際,被突然刺穿水泥牆的巨刺紮了透心涼,此時屍體正擺放在掩體中央。

因爲屬於原人,所以沒有被取出能量核心。(即便是翼人,現在也沒那個時間了。)

“聽外面的聲音,我方的城防炮等武器也在工作,雖然不能攻擊我們,但敵人顯然還沒有攻陷炮塔區和戰艦去。所以,現在的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在保證蟲子不衝進來的前提之下,儘可能地用刺刀消滅敵人!”

“可上士,對方的那種巨刺……小心!”

緊張的戰場早已讓大部分模擬者忘掉這時幻界的情況,這其中也包括赤雨。

此時,他的身體幾乎下意識地反應,一個前撲將上士推到在地,兩人險之又險地躲過了從頂部刺向對方的巨刺,但他自己的後背卻傳出了火辣辣的痛覺。

該死,中招了!

隨後,是前所未有的劇痛。

“啊——”

只是普通平民,最多隻經過了一兩個月零散軍事訓練的赤雨,此時忍不住痛呼起來。

“閉嘴!”

毫無被救自覺的上士,粗暴地將赤雨拉到離牆壁和穹頂都遠的地面,隨後拿起醫療揹包一邊解說戰場自救的方法,一邊將鬼哭狼嚎中的赤雨撂翻在地。

不一會兒,一個不倫不類的綁帶捆綁,出現在赤雨的後背。

“自己端着槍,這點小傷回去打兩針就他嘎的死不了,是男人的給我瞄準射!”

“我靠,老子後悔來這兒了!”

“遲了!”

赤雨欲哭無淚,握緊AZ01的瞬間,突然發覺本來因爲被蟲子爬滿而有些昏暗的掩體,卻意外地亮了起來。

但這卻不是希望之光,而是……

“不好,掩體塌了,各自找碎石抵擋,交替射擊!”

“我去!”

在掩體坍塌的瞬間,衝進巖體的狗狗就趁着衆人不注意,摸消了掩體1/3的人員。雖然隨即被反應過來的三名翼人用電擊麻痹,並被其它士兵的武器射成了馬蜂窩,卻也無法阻難蟲子的突入。

“殺!”

剛剛舉起AZ01,槍管就被莫名鋒利的刀鋒削斷,不等愣神中的赤雨反應過來,他便發現自己的胸口冒出了一個熟悉的巨刺尖部。

“咯……”

剛打的綁帶浪費了。

強光閃過,赤雨彷彿看到了前一刻,上士激發一堆電石炸彈的場景。

【模擬者死亡,本人第一階段演習失敗。

兵種:攜帶AZ01的前線步兵

戰果統計:戰蜂(27)、狗狗(12)、跳蛛(9)、毒刺蛇(1)

堅持時間:00:21:19

殺人者:地行蛛、電石炸彈自爆

評價:良(下士)】

【進入第二階段,因模擬者死亡,當前戰果清零。】

……

“死、死了?”

站在一片光禿禿的山脈頂端,神經質般地撫摸着胸口,甚至將衣服敞開,直到看到那光潔無損的胸口,感受着其中強勁的心臟跳動,赤雨仍顯茫然。

“敗了。”

苦笑一聲,也不知道停留多久才反應過來的赤雨,發覺周圍的景色和自己第一場模擬前差不多,除了沒有了那鬱鬱蔥蔥的植物外。

【離第二階段正式開始還有10分鐘,模擬者升任下士,將帶領一個小隊9名月靈人士兵。在此之前,請適應當前情況,並重新選擇武器,配置部隊。】

“又要開始了嗎?”

通過之前的一戰,特別是親身體驗了一下被刺穿心臟的感覺後,赤雨覺得自己已經不再是之前那個普普通通的翼人,心中也沒了一絲對蟲子的輕視。

不知道幻界製造者爲什麼要這麼做,或者說單純是自己倒黴,但沒心思想這些的他,還是將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武器上……

同一時間,在幻界的衆多平行演習區域外。

之前赤雨所見到的長老院長老空幻,正緩緩將視線從氣泡般密佈在這個幻界中的各個戰場收回,同時搖頭嘆息。

“還不夠啊。”

“空幻長老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您操作的蟲族這表現太強了點吧。”

一旁的幻界製作者抽空埋怨,雖說他是控制世界運行,算是中立方,但看着自己同胞的遭遇,還是心下惻然。

“不,在演習之時,只要保證敵人數據真實,在戰略戰術上讓敵人發揮的越強,就越能鍛鍊我方的士兵。難不成你還要等到真打起來,才慢慢總結經驗嗎?”

“受教了。”

“我們朋人太少,沒本錢交學費;時間太短,也沒本錢浪費。”空幻調整戰術的同時,忍不住感嘆。

一旁分別指揮各個戰場朋族方的軍事院指揮官,倒是很看得開:“雖然苦了點,但至少在這兒,他們學會了生存的方法。”

“是啊。”衆人點頭。 “第一階段模擬簡述:因爲前線戰場的失敗,我方未能限制住蟲族基地的勢力發展,目標已經從‘消滅敵方’,轉變爲‘延緩敵方進一步擴散’。”

“在第一階段後期,爲避免更大損失,我方部隊撤離一線,並每日不間斷髮射重型電彈,以超遠距離轟擊敵方基地、及其周邊自然環境,從而有效延緩了對方的發展速度。此策略到現在依舊執行中。”

【第二階段模擬:第一階段失敗之後,蟲族雖然受損,卻影響不大。缺乏限制的蟲族採取穩步擴張模式的同時,開始對各地超遠重炮基地進行攻擊。】

重新出現在一片荒原上的赤雨,此時聽到腦海中的描述,才猛然間發覺,原來周圍光禿禿的世界中,有大半是自己一方‘堅壁清野’的策略造成的。

對此不知該如何評說的他,索性拋掉這些煩人的考慮,轉頭看向周圍的月靈人士兵。

他很好奇,爲什麼這次不採用朋人士兵,而由這些月靈人作爲自己的下屬,其中最主要的是,對方沒有眼睛,是怎麼使用武器的。

“隊長,我方精神力經過特別訓練,可以在1000米以內,短時間確認目標位置。”

一名月靈人士兵敬禮後向赤雨解釋道,不過他隨後補充:“但畢竟我方的精神力不如視覺一樣屬於被動感知,所以堅持時間有限。更多的時候,我方只能作爲諸如巷戰、地底戰、近戰等短距離戰鬥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