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凌妮這個時候則是大聲朝著林揚說道:「林揚,正好今天這麼多人在看著,既然你不想私聊,那麼我也就在所有人的見證下和你說幾件事,希望你不要唱類似《老子明天不上班》這樣庸俗的歌曲了,之前的《五環之歌》、《東北人都是活**》、《我愛台妹》等歌曲也不要唱了,我希望你能夠扛起民謠圈的大旗,能夠多多的傳播一些正能量,不要再做這些嘩眾取寵……」

青春酒吧眾人安靜了!

只有凌妮在義憤填膺的批評著林揚!

大家都是楞住了!

林揚也有些微楞,如果之前是漫罵,現在他可以確定了。

這凌妮,就是他媽的神經病!

PS:卡文了,猩猩今天就不熬夜到1點了,腦子有點漿糊,明天理順再爆發,大家也看到了,目前『精品徽章』已經到手了,感謝你們的支持,請沒有訂閱的訂閱吧,別再吃白食了,現在的小目標只差第十盟了。 有些人不是蠢,他只是踹著明白裝糊塗,這樣的人是可恨可惡的,像微.博上那些吃著人血漫頭來蹭熱度的大V們還有一些吃女權人血饅頭的大V們,他們真的是蠢傻嗎?

當然不是,僅僅只是因為他們知道這樣發言能夠對自己帶來好處,能夠讓自己獲得極大的名和利吸引粉絲。

但是另一堆蠢貨呢?

那些認為這些大V說的就是真理的,那些被田園女權洗腦的粉絲們就是單純的蠢了,蠢的可恨,完完全全的相信自己是正確的,覺得自己如何如何受到了不公正待遇,如何如何想要躺著就拿到權利,卻不想付任何責任,你咋不上天呢?

凌妮當然不是田園女權,她在民謠這一塊確實唱功厲害,創作才能也很強,這一點比那偶爾抄襲的齊如強太多了。

但是,你唱歌歸你的事,你願意唱民謠那是你的事,可是你自認民謠高大上那也是你的事,但是卻由此認為其它唱網路歌曲或者其它類型的歌曲是庸俗的,不單如此還在網上炮轟對方,這就罷了,如今還專門罵對方跟前說對方如何如何,這他娘的不是有病是什麼?

這種偏激的認為自己是正義的,其它人都是傻逼的在林揚看來才是最可惡的。

這類人和聖母婊一樣都是最讓人噁心的所在!

「我終於在現實中見到比聖母婊還噁心所在啊。」

孫海聽著凌妮在那裡口若懸河也是有些不可思議:「他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呢?」

華子也是有些懵逼:「是啊,別說其它,林揚的這幾首曲是相當的火爆的。」

「問題是這凌妮是哪根蔥呢?竟然還指使林揚不許唱這個,不許唱那個,她以為她是誰啊?」

望著那凌妮思思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她以為她是聖女啊?」

酒吧經過短暫的錯愕也都是有些哭笑不得,還有一些之前喜歡民謠欣賞凌妮的人也都是感覺有些失望。

「還真的是沒有想到凌妮竟然是這樣的人啊,完全的就是太自以為是了吧。」

「是啊,還許林揚唱這個,不許林揚唱那個,哈哈,她以為她是文化部呢?」

「對,之前還要抗議封殺林揚呢,她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民謠確實有很多經典,但是現在民謠早變味了,而且連很多民謠歌手都承認民謠小眾了啊,她還讓林揚只唱民謠?」

「所以,我也不懂她的腦子是咋長的?」

很多人望著凌妮也是討論不停,顯然正常人還是居多,而且大家在心中已經把凌妮定義為奇葩了。

這位對自己也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說壞了?」

望著凌妮林揚淡淡的問道。

「啊? 哈利波特之聖殿傳說 說完了。」

凌妮這時繼續語重心長的說道:「林揚,我也是為你好,我希望你可以主攻一方面,哪些雜七雜八的歌曲就不要再唱了。」

「凌女士,我想問一下你。」

林揚望著凌妮認真的問道。

凌妮一楞:「恩?」

林揚說道:「我們熟悉嗎?」

凌妮說道:「不熟悉!」

林揚繼續問道:「我們也不是朋友吧。」

「不是朋友!」

「那麼我問一下,我們即不熟悉也不是朋友,我願意唱什麼歌曲管你什麼事呢?」

林揚望著凌妮微微搖頭說道:「你是有病呢還是有病呢?我在四川衛視唱《老子明天不上班》你可以不喜歡,你也可以繼續在網上炮轟我,但是你跑到我的地盤來告訴我不應該唱其它歌曲,應該唱民謠,我問一下你就這麼確定不會被打嗎?」

「林揚,我是為你好!」

凌妮還想說什麼卻是被林揚給直接打斷了:「打斷了,第一,我唱什麼歌我樂意,你不喜歡可以不聽不看,第二,你為好?你怎麼為我好?你在網上炮轟我是為我好?你在成都報刊上炮轟我是為我好?你來酒吧不讓我唱歌是為我好?合著你的『為我好』就是坑死我算了是不是?」

這個世上最討厭的莫過於『我是為你好』,正因為這樣所以對方就可以做各種讓自己噁心的事結果到了還說一句自己不識好人心不成?

我去你媽的『我為你好』,老子不需要!

林揚的話說的凌妮啞口無言!

至於酒吧的其它人則是忍不住要為林揚拍手交好了。

很顯然,身邊這類的人太多太多了,父母、親人、朋友甚至同學等等,還有一些陌生人也希望用這種話來道德綁架,最終無非是希望自己按照他們說的來做而已。

「我們都是為你好」、「我們不會害你的」、「我們這些都是為了你」這些話恐怕伴隨著每個人的一生,升學、擇業、辭職、找男女朋友、結婚生子等等各種的選擇面臨著岔路口時我們總會聽到。

可是有多少個『為我好』其實只是披著善意的披著善意外衣的「必須按我說的做」。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冷,叫做你媽覺得你冷;有一種「為你好」,叫做因為愛你綁架你。

所以,對於這類人林揚由始至終都是厭惡不行的,你為我好?

我他媽用得著你為我好嗎?

而且我和你很熟嗎?

望著凌妮,林揚最後說道:「所以,凌女士,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好嗎?道不同不相為謀,請您離我遠一點可好?」

「林揚,我可以離你遠一點,甚至我們可以以後不再相見,但是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糟蹋自己的民謠天賦,我……」

凌妮望著林揚依舊準備儘力再勸,反正像凌妮這類人想要說服她也是幾乎沒有什麼可能的。

「凌女士,這個世界上還有各種事情等著你去解救呢,有多少的孩子上不起學你知道嗎?有多少的學生在校園裡遭受著校園欺凌你知道嗎?又有多少女子被渣男傷害生不如死你知道嗎?對了,還有多少老人碰瓷讓好人不敢做事了?有多少貧窮的人看不起病你知道嗎?」

林揚望著凌妮說道:「休說全世界了,單單華夏有這麼多事都沒有解決呢,凌女士我希望您還是把自己有限的精力花在這些值得去關注的事情上邊吧,我還是那句話,你不是我,所以不要用你的一些想法來揣測我。」

「說的好!」

就在這時董曉潔也是叫了一聲好走了過來:「我說凌妮你是真把自己當觀世音了還是俠女了?林揚當初是什麼稱號你是不是不知道?如果你不知道那麼我告訴你,他是搖滾小王子,他是被評為華夏搖滾的扛鼎之人,如果按照你的說法,我們是不是可以告訴林揚說讓他不要唱垃圾民謠了,不要唱神曲了,好好的唱搖滾歌曲就行?」

凌妮依舊錶示:「民謠怎麼可以和搖滾相比?」

「你應該說民謠就是拍馬也比不上搖滾,你是真蠢還是裝傻?你要不要去網上說一句『搖滾不如民謠?』」

董曉潔冷笑道:「所以我拜託你離開這裡,真的,如果可以還是去醫院查一查吧,真有病就治,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林家軍都是好脾氣呢?你別用這個臉色看我,你信不信我把你衣服扒光扔大街上?」

「你敢!!!」

凌妮被董曉潔的話給激怒了,再難保持一絲淡然的聖女范了。

「我有什麼不敢的?我給你3分鐘滾出『青春酒吧』,另外,你認識周勝吧,就是你所謂的高雅民謠圈裡的炮王,他當初就是在我們酒吧被扒光的,你要不也試試?」

董曉潔突然笑了起來:「我覺得大家相比較於看丑逼裸奔肯定是不如你這麼一個才女吧,雖然你長的不是那麼好看,對了,我看你這胸這麼大是不是塞著海棉呢?一會正好可以看一下。」

凌妮哪裡遇到過這樣的女流氓呢?

所以此時凌妮只是強自鎮定的說道:「你信不信我報警?」

「我說妹紙,就你這麼天真的樣子還想著拯救世界呢?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去唱你的高雅民謠去吧。」

董曉潔被凌妮的的話給逗樂了,還報警?

這年頭很多事警察叔叔可是沒法管呢?

於是董曉潔看了下手中的表說道:「哦,還有1分30秒,你如果不走那我就只能找人把你衣服給全扒了啊。」

「我最喜歡的就是扒這種白蓮花的衣服了啊。」

李姐這個時候站了出來說道:「來,你們幾個傢伙不是最討厭這種小姑娘了嗎?那麼讓我們幾個一起鑒定一下吧。」

要知道像李姐這些中年豪爽的女子連在酒吧雞飛蛋打玩到高興的時候內褲都能夠脫下來的主,對於這種扒衣服的活她們又不是沒有干過?

休說其它,李姐旁邊長的有些兇悍的婦女就曾經帶著人把老公出軌的小三給全部衣服扒了個凈光。

這可都是女流氓啊!1

這下凌妮可真的害怕了,她和齊如並不一樣,齊如是屬於見識了各種黑暗的潛規則之類在民謠圈裡廝殺出來了,但這凌妮一直都是上邊有家裡人幫著,一些民謠圈的黑暗也並未見過。

其實說白了,這凌妮還是沒有見過黑暗殘酷娛樂圈的傻白甜罷了,這樣的人若是沒有家裡原照料早被人賣了。

於是,凌妮最終落荒而逃,董曉潔笑著說道:「林揚,對這樣的人講道理是沒有用的,她們覺得自己永遠是正義的,所以嚇嚇她們是最好的。」

「好吧,還是我太天真了。」

林揚這時嘆息了一下說道:「不過嚇一嚇也好,省得這妹紙天天覺得自己最聰明的,所有的人都圍繞著她來轉。」

「哈哈,沒錯。」

李姐哈哈一笑:「林揚,這件事李姐是挺你的,我也看了網上的新聞了,還民謠高雅,其它的都扯淡,老娘真想告訴她曾經有不少民謠圈的男的我都睡過。」

「汗,還是李姐您威武啊。」

林揚豎起了大拇指說道。

「一般,一般。」

李姐倒絲毫不避諱這個。

這時,林揚也是重新登上了舞台,然後朝著眾人說道:「今天不好意思,這打擾到了大家的雅興啊。」

「哈哈,林揚,你說這就見外了,你今天唱的一首《童年》簡直就是秒殺一切有木有?」

「沒錯,就憑藉著這首《童年》就夠了啊,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就是,況且你遇到這樣的事也不怪你啊,我覺得你自己都夠倒霉的了。」

「是啊,這個凌妮就是個神經病,林揚,你無視他們就好了。」

……

林揚的道歉大家反倒覺得並不在意,畢竟剛剛全程圍觀了不是?

況且最近的新聞很多人也看了,完完全全的就是這凌妮一直像條瘋狗一樣的在追著林揚咬罷了。

畢竟被這樣的聖母神經病給咬上也是讓大家有些心疼林揚。

「這次的事情起緣大家也都知道了,無非就是我沒有唱成都的民謠罷了。」

林揚微微搖頭:「她越讓我唱我越不讓唱,她以為她是誰呢?大家說是不是這個理?」

酒吧眾人紛紛點贊!

「說起這個事,我問一句。」

林揚這時已經拿起了吉它問道:「誰曾經去過成都?」

話音落下,酒吧里不少的人都是紛紛舉起了手。

甚至還有不少的人表示在成都上的大學,在成都戀愛了,在成都失戀了,在成都丟下了自己的初吻,丟下了自己的初夜。

好吧,越說越有點少兒不宜了,所以林揚也是微微擺手說道:「那麼接下來這首新歌送給大家,希望大家可以喜歡。」

「新歌?我靠,林揚竟然要唱新歌了啊。」

「今天這沒有白來啊,怎麼也沒有料到林揚竟然唱起了新歌。」

「民謠還是搖滾?不管是哪一個都感覺來得值啊。」

……

酒吧當聽得林揚竟然要唱新歌后一個個也是沸騰了起來,至於周小璐則急忙拿出來了手機準備錄製,當然酒吧里也有不少的人則同樣拿出來了手機準備錄製。

舞台上的林揚輕輕的彈起了吉它,同時,伴奏也是響了起來。

「這,這,林揚要唱民謠嗎?」

後排,趙英傑則是聽著這前奏有點疑惑的說道。

張大海笑道:「林揚估計唱民謠的可能性非常大,你沒聽林揚說這凌妮讓她唱她偏不唱呢,但是這次是凌妮走了,林揚沒準才想唱的。」

趙英傑一楞:「你還別說,這還真的是林揚的風格啊。」

「誰說不是呢。」

張大海笑呵呵的說道。

……

讓我掉下眼淚的,不止昨夜的酒

讓我依依不捨的,不止你的溫柔

余路還要走多久,你攥著我的手

讓我感到為難的,是掙扎的自由

……

林揚的嗓子有一點沙啞,有一點低沉,但聲音卻並未飆高音,就彷彿是在緩緩的說著自己的故事一般。

民謠!

果然是民謠!

趙英傑也是有些佩服的說道:「我敢說林揚這首歌肯定是在四川衛視上才想出來的。」

「是啊,否則不可能連歌詞都這麼應景啊。」

張大海也是輕輕點頭說道。

酒吧里的眾人這個時候倒是很安靜,林揚的歌聲彷彿是把自己帶到了成都。

……

分別總是在九月,回憶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綠的垂柳,親吻著我額頭

在那座陰雨的小城裡,我從未忘記你

成都,帶不走的,只有你

……

和我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喔…

直到所有的燈都熄滅了,也不停留

你會挽著我的衣袖,我會把手揣進褲兜

走到玉林路的盡頭,坐在小酒館的門口

……

這是林揚再次深情款款的唱起了情歌,最近林揚的歌曲要麼是正能量,要麼就是神曲,《但願人長久》其實唱的是月圓思鄉之情,《童年》則是校園民謠,而這次林揚則唱著的情歌。

田園小王妃 末日與神明 成都!

這首歌曲是趙雷在2014年作詞作曲並演唱的民謠唱歌,至於編曲是趙雷和喜子共同編曲,最早這首歌應該是在趙雷2015年「我們的時光」巡演上就演唱過,但一直沒有發行錄音室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