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我媽媽沒了。”許雯哭着說。

這一句話就把張謙心裏所有的熱火全都澆滅了。

“你抱抱我好不好?”許雯又說,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讓人心酸。

張謙抿起嘴脣淡淡的笑了笑,翻了個身面對着她,也輕輕的伸出了手,抱住了她。

這一晚,許雯把腦袋埋進了張謙的胸口,哭着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張謙一睜眼就看到了一雙大眼睛死死的看着他,把他嚇的一個激靈。

許雯看着他:“你幹什麼啊。”

“嚇了我一跳。”張謙撓了撓頭。

許雯從他的懷裏鑽了出來,她的精神很不好,眼睛腫的像金魚,滿臉憔悴。

不過她還是強笑了一下:“不好意思。”

“沒事。”張謙也笑了,想要坐起身才發現自己半邊身子早已經麻木了。

“我幫你按按?”許雯問。

“不用了等會就好了。”張謙活動了一下身體,終於下了牀。

兩人來到了客房,楊姐的屍體依然靜靜地躺在客房的牀上,脖子還是那副不自然的九十度大轉彎的樣子。

許雯眼睛一紅鼻子一抽,又哭了。

下午,兩人打電話叫來了殯儀館的工作人員來處理後事。處理完畢後張謙看了看手機,快到了跟黃隊長約定的時間了,於是就打算告別許雯離開。

但是許雯卻拉住了他的手:“你去哪,別丟下我一個人行不行?”

https://ptt9.com/119479/ “我去辦點公事。”張謙心說你這不會是打算要賴上我吧?好吧念在你長得漂亮又剛剛遭遇了這種事我允許你賴上我,但是今晚的這次見面我可不能帶着你。

“公事?我不能一起去嗎?”看到張謙點頭她又急忙問:“那你今晚能來陪我嗎?我一個人害怕。”

看着她那副嬌滴滴的可憐模樣張謙還沒說話系統就叫了起來:“這種好事禁止拒絕!趁現在趕緊跟她培養好感情!”

“好吧。你記一下我手機號,有事可以聯繫我。”

“嗯。”許雯記下了他的手機號說,然後就非要開車送他。

很快就來到了黃隊長訂好的酒店,許雯有些奇怪:“你辦正事來酒店辦啊?”

張謙看了她一眼,她立刻癟了癟嘴:“不說了,你去吧,我就在這等你。”

封門破墓 張謙立刻有了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這怎麼像是電視劇裏演的老婆送老公的橋段啊?

搖了搖頭,他踏進酒店,進了黃隊長說好的那個包間。

推開門一看,頓時一愣。

屋裏居然沒人。

搞什麼?難道我找錯包間了?號沒錯啊!

轉身想找個服務員問問,結果卻發現整個視野範圍之內居然出了他沒再有一個人影。

“呵呵。”系統笑了,“小小的幻術而已,你那個一直沒什麼用的仿造的八卦鏡可以拿出來用一下了。”

張謙嘴角浮起一絲冷笑,手上光芒一閃,八卦鏡就被他拿了出來,鏡面上流轉了一道光芒,隨後他眼前的景象就變了。

包間裏的椅子上憑空出現了三個人,其中一個是黃隊長,另外兩個……

張謙愣住了,最近這是怎麼了?

系統哈哈大笑:“最近你這是走桃花了!”

沒想到另外兩個人居然是兩個美女!

姿色完全不輸許雯和王小美的美女!

不僅如此,她們還幾乎長得一模一樣,只是髮型不一樣罷了。張謙更是驚奇,這還是雙胞胎?

ptt9.com/85792/ 這兩個美女全都直勾勾的看着他,張謙也在打量她們,真的是太漂亮了!

“喂,你說那仙女有她們漂亮嗎?”

“你覺得貂蟬和她們相比哪個好看?”

“貂蟬。”

“那不就結了,仙女們都和貂蟬差不多。比貂蟬好看的更多。”

右邊那個留着齊劉海短髮的美女說話了:“哇姐姐,這個人這麼快就破了你的幻境啊!”

左邊那個長髮美女冷哼了一聲,沒說話。

黃隊長趕緊走上來笑着說:“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說的張謙。小謙,這兩位就是我說的上面來的人。給你介紹一下,她們是雙胞胎姐妹,姐姐江雨和妹妹江雪。”

短髮的江雪的性格似乎很活潑,站起身老遠的就伸出手:“你好啊帥哥!你長得還挺好看!”

美女主動要求握手他哪有拒絕的道理,然而他走過去剛伸出手,面前這隻白白嫩嫩的小手就突然變黑變大同時迅速的長出了一層很驚悚的角質甲殼。

臥槽!張謙嚇了一跳,原本白嫩的小手怎麼突然變成了野獸一樣的爪子了! 如題,今天給大家送上五更。

首先在此祝大家元宵節快樂,並且藉着這個機會祝馬上要開學的朋友學習天天向上,每次考試都能名列前茅!祝已經上班的朋友工作順利,天天數錢數到手軟!

本書能有現在的成績和大家的支持是密不可分的,大家可能不知道,寫書其實是一件很枯燥無味的事情,尤其是像我這種白天還要上班只有晚上有時間寫字的人來說,我幾乎沒啥業餘時間了,以前有時間打遊戲,現在只能在夢裏打王者榮耀和lol什麼的了。

但是,每當我看到大家跟我說:

“催更!”

“好看快更!”

“加油!”

……等等之類的話的時候,我都會立刻充滿幹勁,更加努力的寫好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每一個情節每一個章節,我會盡全力的寫出最好的東西獻給大家!

所以,在此我真的希望,大家能夠拿出一點時間,在看書的時候發一條評論、投個票,條件允許的打個賞,可能這對大家來說只是幾秒鐘就能做到的事情,但是對於我來說,我覺得這是對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勵!

我自認爲我是一個挺能堅持的人,但其實,如果沒有人理會只是孤身奮戰的話,那麼再能堅持的人早晚有一天也會垮掉的,所以,真心希望大家能在每天看書的時候順便拿出一點時間支持我一下,在此深深感謝!

最後說一下今天的更新時間,從下午七點開始每半小時送出一章,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大家看的開心,就是對我來說最開心的事! 看到張謙嚇了一跳,江雪笑了:“膽子真小!”

張謙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你真厲害。”你特麼這麼突然是誰都會嚇一跳的好吧!

“那是當然!”江雪驕傲的說。

黃隊長乾笑了兩聲:“咳咳,大家就算認識了,來來來別光站着了,坐坐坐!”

“不用了,人我們見到了。”江雨站起身面無表情的說,“只是有一個芥子袋,有點不入流的法器罷了,遠遠不夠加入我們的資格,浪費時間!”

黃隊長一愣:“不是的,小謙他…”

“你不用再說了。”江雨的表情滿是不屑和高傲,“真是浪費時間,如果不是來見這個…我們可能已經完成任務回去了。”

張謙的臉慢慢的耷拉下來了,冷冷的看着這個高傲的女人。

“我不知道你跟他是什麼關係,但是請你尊重我們,我們組織不是什麼不學無術的人都能進的。不用送了。”江雨說完拉着江雪就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張謙冷笑了一聲:“好,既然如此,到時候別來求我。”

江雨連頭都沒回,江雪倒是回頭看了他一眼,但也沒說什麼。

張謙微微一動右手,八卦鏡化作一道光芒被他收進了身體裏,江雪看的一驚,一拉江雨的手:“姐!”

“他用的不是芥子袋,他是直接把法器收進體內的!”

黃隊長呆呆的看着張謙。

江雨站住了腳,但還是沒回頭:“那又怎樣,見到你的手臂都能嚇一跳,顯然沒什麼大本事大見識,我們走,趕緊辦完事回去。”

“對,我沒什麼大本事也沒什麼大見識。”張謙樂呵呵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一杯果汁一飲而盡:“慢走,不送。哦,給你們一個忠告吧,小心你們的影子。”

“無聊!”江雨冷冷的甩下兩個字,拉着江雪離開了。

這女人始終頭也沒回一次。

“小謙,你爲什麼不露一手給她們看看啊!”黃隊長有些焦急的說,“加不加入事小,但是不能讓她們看扁你啊!”

這句話讓張謙對黃隊長的好感度又提升了一些。黃隊長這顯然是看不慣張謙受氣才這麼說的。

“無所謂,黃隊,我不在乎。”張謙有點被噁心到了,這女人是不是神經病?不就會點幻術你有什麼資格這麼武斷這麼高傲?我又不是哭着喊着跪求非加入你們不可,你在我這裝什麼b?還露一手震震她們? 與仙為途 完全沒必要!

我還沒混到需要把屬下放出來給你們表演一番以獲取加入你們的資格的這個低聲下氣的地步!

不說鬼雄排行榜第五的呂布,也不說黑白無常,只怕連貓皇這種等級的妖怪你們都應付不了!

吃着菜,張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讓你白費心了,黃隊。”

“這倒無所謂。”黃隊長拿起啤酒喝了一口:“其實我想讓你加入那個組織也是有我的私心的,我一直兢兢業業勤勤懇懇,但是可惜的是在上面沒什麼關係,所以我就想着你加入那個組織以後能幫我一點小忙。”

張謙心裏一笑,果然是這樣:“好吧,那不好意思了,沒能讓你升官發財。”

“我要的不是升官發財。”黃隊長一口抽乾杯子裏的啤酒:“我要的是能夠讓派出所裏其他的同事待遇更好一點。我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能在職幾年?倒是所裏的同事們,這些年待遇一直沒怎麼漲。領導碌碌無爲,天天混着,我要不多考慮着點,同事們早晚就寒了心了!”

張謙肅然:“抱歉,誤會你了。”

“沒事,就這樣吧。大不了我厚着臉皮去求求那兩姐妹跟上面反應一下。”

本來倆人吃吃喝喝倒也能盡興,但是黃隊長在喝了幾杯之後就擺了擺手說:“她們忙着辦事我也不能在這閒着。老弟我先走了。”

張謙也沒留他,黃隊長走後他就給許雯發了條短信,很快許雯就來到了包間,倆人吃飽喝足之後,叫來了服務員把沒吃完的菜打了包。

本來許雯是不想打包的,覺得丟人,但是張謙這個農村出來的孩子可沒有浪費的習慣。

回到許雯家,張謙本打算去客房睡,但最後還是硬被許雯拉到了主臥室。

不過今晚好多了,許雯並沒有像昨晚那樣像八爪魚一樣纏着他,兩個人各睡各的。

手機響了,張謙接起來,是周哥:“小謙,今晚還不回來?”

“嗯,不回去了。”

“哦,那好吧。哎你知道不知道,那個小諾諾剛纔出面直播了。”

“什麼玩意?”張謙驚叫了一聲,小諾諾明明死了啊,他看的真真切切!

“真的,確實是小諾諾本人,她親口說之前那個只是演了一個戲,爲了炒作出名演的戲。不過她也說了,就因爲她的這次炒作造成了非常大的不良影響,因此以後被********,這是她最後一次直播,平臺也做出了說明。”

“哦,這樣啊。”張謙心中驚訝,但語氣也平靜了,隨後倆人又聊了幾句,周哥就掛電話忙去了。

許雯盯着他:“怎麼了?”

“沒事,你睡吧,有我在不用怕。”

“嗯。”許雯笑了笑,閉上了眼睛。

系統冷笑了一聲:“看來這是那兩個小妞其中一個搞的鬼了,目的就是爲了平息大衆的恐慌。易容術,嘖嘖嘖,有點意思。”

“嗯,她們已經開始行動了。”張謙在心底冷笑了一聲,“不過她們會是那個控影人的對手嗎?”

“誰知道。”系統說,“喂,考慮點正事吧。你主動一點,上去抱抱人家。”

“我靠你還是不是人啊,人家母親剛剛去世啊喂!”

“我本來就不是人啊!”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張謙就被手機鈴聲給驚醒了。

拿起來一看是個不認識的號,他下意識的就給掛了。

一看時間已經八點多了,他趕緊起身,許雯早就起牀了,他也聞到了一股飯香味。

走出臥室一看,餐桌上整整齊齊的擺放着幾個盤子,裏面放着煎蛋麪包片黃油生菜沙拉醬培根啥的。

張謙一臉懵逼。

許雯一邊用毛巾揩手一邊走過來笑着說:“醒了?”

“啊。”

“正好吃飯吧。”

“這…”張謙哪吃過這麼豪華的早餐?他平時吃的早餐都是粥饅頭鹹菜,吃個肉包子就算過生日了。 然而還沒等他享用這頓美味的早餐,電話就又響了起來。

這次是黃隊長打來的。

“小謙,忙?”

“吃飯呢,有事?”

“之前江雪給你打電話你沒接?”

“江雪?”張謙一愣,這纔想起來之前是有一個不知名的號打了過來,“那是江雪啊,我以爲什麼呢直接給掛了。”

“嗯,那個什麼,貌似昨晚上她們有了點麻煩,所以…”

“讓她們自己跟我說。”張謙拿起一塊麪包剛要吃就被許雯一把拿走了,然後許雯微笑着拿起餐刀在麪包片上塗上了黃油和沙拉醬,然後又夾上了煎蛋和培根。

“…好吧。”黃隊長掛了電話。

很快電話又來了,果然是那個未知號碼。

張謙等它響了一會這才慢吞吞的接了起來。

“張謙,你好。”是江雪的聲音,雖然很客氣但也很急躁,“你現在忙嗎?”

“吃飯呢。”

“那個…昨晚我姐姐被…被一個黑乎乎的東西襲擊了,差點就死了,你說讓我們小心影子,那個黑乎乎的東西就是影子?”

張謙哼笑了一聲,沒回答。

“你還在生氣嗎?”

“我哪敢。”

“你就是在生氣,你別跟我們一般見識行不?幫幫我們的忙吧!”

“還是算了,我沒本事沒見識,哪能幫得上你們的忙。沒別的事我就掛了,還吃飯呢。”

說完張謙就掛斷了電話。

“誰啊?”許雯問。

“一個無所謂的人。”

吃飽了飯,張謙問:“你不是還要回國外讀書嗎?”

“我這還怎麼去,我母親沒了,她的事業我不能丟啊。”許雯說着眼圈又紅了。

張謙心裏也有些堵得慌:“嗯,行吧,那我先走了,不能老是在你這待着。”

“別走!”許雯抓住了張謙的手:“萬一你走了那個黑影再來呢?”

“我要不要跟她解釋解釋控影術讓她放心?”張謙問系統。

“神經病,解釋什麼,她這裏不比你住的那個破地方好?”

“……但是我還有十天左右就得回家收拾東西準備去首都大學報道了啊!我怎麼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這啊!”

“那就先辦了再說,然後留下幾個鬼兵護着她就是了。你不是一直自詡心腸很好嗎?這麼一個無親無故的女人這麼可憐巴巴的求你,你會那麼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