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不難,我會去相關部門跑一趟,然後給您反饋信息,就這兩三天,我打電話給您。」

「謝謝院長嬤嬤,我現在要去上班,您能不能讓小芸跟意凡在這裡待半天,幫我照顧一下,我晚飯之前會來借。」

「沒事,放我這裡就行了,中午我給兩個孩子加小灶,放心吧。」

「太謝謝了,小芸,照顧好弟弟,知道嗎?」葉悠寒道謝之後,對羅芸說。

看到羅芸用力點了點頭,她才拎起包,跟著院長一起將兩個孩子送到休息的地方,然後匆匆去上班。

今天是星期日,葉悠寒加班不用太晚,等她走後,羅芸熟門熟路的拉著羅意凡來到孤兒院小小的遊樂場說:「意凡,我們在這裡玩吧。」

「太小了,而且那個地墊好臟。」羅意凡嫌棄地說,此時院長已經走開了,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過,她安排了一個阿姨跟著羅芸與羅意凡。

聽到羅意凡的話語,阿姨馬上蹲下身體說:「不是臟,地墊使用舊了,上面的印記擦不掉才會這樣。」

「那這裡有好玩的玩具嗎?」羅意凡問。

「有啊!你乖乖地跟著姐姐,我去隔壁教室給你拿,成嗎?」

「有些什麼?」

「嗯,小木馬、皮球、機器人,這些你喜歡嗎?」

「湊合著吧,我要皮球。」羅意凡大聲提出要求,一點也沒有難為情的樣子。

阿姨把他的手交到羅芸手裡,說著「等一下哦。」人就朝著隔壁小教室走去。

羅芸問弟弟:「意凡,你為什麼要皮球,不要機器人?」

「因為皮球可以跟姐姐一起拍啊!我才不要一個人玩呢!」

看著他昂首挺胸,一副我最聰明的樣子,羅芸開心地笑了,小羅意凡始終那麼在意她,這讓她感受到了溫暖。 那一天兩個人都過得十分開心,中午時,院長媽媽還讓他們在自己辦公室里一起吃飯,羅意凡強行把一個大雞腿塞進姐姐碗里,看著她吃完,小小男子漢的臉上才露出笑容。

看著羅意凡如此喜歡羅芸,孤兒院院長也鬆了口氣,她問羅意凡:「你喜歡姐姐什麼?」

「她會做飯給我吃,會陪我聊天,會在生氣的時候任我發脾氣,還會安慰我,這些除了做飯之外,媽媽一樣都做不到,媽媽只會一天到晚趕著去上班,回家就老是罵我。」

羅意凡的一番話,讓院長剛剛變晴的臉色,瞬間又暗沉下來,也難怪,才六歲多的羅芸,葉悠寒就讓她在家做飯給兒子吃,難道不怕闖禍嗎?

她心疼地看了一眼羅芸,拉過小姑娘的手,放在自己膝蓋上,繼續問羅意凡:「姐姐在家做飯你媽媽不擔心嗎?」

「不擔心啊!因為姐姐可能幹了,她第一天到家裡,就幫媽媽摘菜,那菜葉子,比媽媽擺得還整齊,而且姐姐說,她在自己家的時候,常常幫著做飯,還照顧弟弟,就是姐姐老說要去找親生媽媽,讓我媽媽很不開心。」

快穿之陳舟遊記 「你媽媽不開心會凶姐姐嗎?」

「嗯……不會。」羅意凡眼梢看到羅芸在偷偷朝他擺手,趕緊將到嘴的話咽了回去,改口說:「媽媽希望姐姐能住在家裡。」

「那就好,意凡,你媽媽不在家的時候,你做什麼呢?」

「我嗎?我是姐姐的小老師。」羅意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臉得意,轉頭問羅芸:「姐姐,你告訴院長媽媽,我是怎麼教你的?」

院長隨即看向羅芸,小姑娘說:「意凡會教我做貼畫,還有識字,他的故事書可好看了,還送了我一本。」

「真的嗎?那下次帶來給我也一起看看,行嗎?」院長故意低頭露出羨慕的表情,羅芸瞬間漲紅了臉頰,羞怯地點了點頭。在院長媽媽這裡,她就像在親生母親身邊一樣,不用擔心過多的事情。

羅意凡繼續說:「現在姐姐貼的畫比我還好看,院長媽媽你要看的話,下次我一起帶過來。」

「好啊!」善良的老年婦女露出一臉驚喜,問:「你媽媽想讓姐姐上學嗎?」

「嗯,這個我不知道,不過媽媽肯定會讓姐姐上學的,要不然,我就天天盯著她,直到她同意為止!」

「可你要是盯著她也沒用呢?」

「不可能!我每次跟媽媽吵架,先妥協的肯定是她,爸爸也會幫我的。」羅意凡完全露出一個任性小孩的模樣,不管不顧說道。

對於這個孩子能夠待見羅芸多長時間,院長真的很擔心,萬一他這幾天興頭一過,不再幫著羅芸了,那葉悠寒是不是會對小姑娘不好呢?

心裡想著,院長決定,她還要再跟進羅意凡家一段時間,偶爾找理由去拜訪一下,看看羅芸生活得怎麼樣。

她借口幫羅芸梳頭,找來一個阿姨,讓她先帶著羅意凡出去玩,然後把小姑娘抱到自己腿上,對她說:「你以後在新家裡,要好好跟弟弟相處,如果葉阿姨讓你干危險的活,比如做飯燒水一類的,你要懂得拒絕,你還小,闖了禍就麻煩了,知道嗎?」

「院長媽媽,我能幹好,葉阿姨把那些東西的使用方法都教我了,她上班很忙,意凡常常要等到很晚才能吃上飯,我如果在家幫她,阿姨會很開心的。」

「可你太小了,都沒有煤氣灶高,怎麼做飯?」

「我可以墊著小凳子啊!」羅芸天真地看著院長,露出笑容。

院長只能在心裡嘆氣,這個小姑娘的將來真的很讓她擔心。伸手將羅芸扎頭髮的橡皮筋取下來,院長挽了兩圈,套在手指上,拿出抽屜里的木梳,開始替她梳頭。

「不管怎麼樣,你要學會拒絕,小芸,人不能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做不來的就是做不來,你說了,葉阿姨也不會生氣,但你因為逞強,闖了禍,不僅會讓自己受傷,還會給葉阿姨添麻煩。」

「嗯。」

「你呀,以後就是葉阿姨的女兒了,從今往後,你要叫她媽媽,哪個媽媽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何況你那麼乖,那麼懂事,所以你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要老實跟葉阿姨說,不能像以前那麼畏畏縮縮了,知道嗎?」

「嗯。」

「你要維護好跟弟弟的關係,這樣葉阿姨才會更加喜歡你,小意凡是個好孩子,他懂得跟你分享,以後你也要保護好弟弟,把最好的東西留給他。」

「嗯,我知道了,院長媽媽。」羅芸乖乖回應。

但院長心裡清楚,她根本沒有明白自己的意思,這小姑娘太膽小了,院長有些後悔把羅芸介紹給葉悠寒,但是現在也不好再讓她回來,所以只能繼續囑咐羅芸。

一刻鐘的工夫,院長跟羅芸絮絮叨叨說了很多,也不知道羅芸聽進去了多少,當她帶著羅芸走出辦公室的時候,小姑娘頭上多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發卡,這是院長送給羅芸的禮物。

小發卡隨著羅芸行走的動作一顫一顫的,好似真的蝴蝶在飛舞,羅意凡遠遠看到,馬上朝羅芸這邊跑過來,伸手去扯她頭上的發卡。

院長馬上攔住,對羅意凡說:「不可以扯,我剛剛給你姐姐梳好頭,扯了會亂的。」

「可姐姐必須得戴我給的發卡才行!」羅意凡沖著院長大聲說,小嘴巴鼓鼓的,大概裡面含著糖。

「為什麼必須戴你給的發卡?你的發卡在哪裡呢?」院長問羅意凡。

羅意凡很執拗,叉著腰對院長說:「我還沒做出來,不過我會做的!」

「那在你做出來之前,就先讓你姐姐戴我做的發卡行嗎?」

「嗯……」羅意凡沉思。

院長微笑著等待他的答案,好半天,羅意凡才點頭說:「好吧,就這一次,下次可不行哦。」

「意凡,我問你,你為什麼一定要姐姐戴你做的發卡呢?」

「沒有為什麼?姐姐是我的,她只能用我給她的東西,只能看著我,只能跟我玩,我可不想跟別人分享姐姐,就算那個什麼泳心也不行!!」

「泳心是誰?」

「就是姐姐掛在嘴邊的弟弟。」說到這裡,羅意凡轉頭看著羅芸說:「現在你是我姐姐了,以後不許再提泳心!也不許把他帶到我們家來!要不然我就打他!」

小男孩語氣兇巴巴,羅芸聽到打這個字,明顯往後縮了縮,院長立刻感受到她的異常,趕緊對羅意凡說:

「你不可以這樣跟姐姐說話,她會傷心的。」

「哼!我只是說說而已,又沒有真的想打他。走,姐姐,我們去玩吧,我剛看到了一個好玩具。」

「……好。」羅芸猶豫著,把自己的手送進了羅意凡手心裡,離開時,還不斷回頭看院長媽媽,那目光中透出著無助。

確實,小時候的羅意凡真的很霸道,他很關心羅芸,但卻只把羅芸當做了自己的附屬品,從沒有真正問過羅芸的心情,以及她的想法。

直到19歲那年,羅芸懷了他的孩子,情況還是如此,羅芸的心在這反反覆復的傷害中,就像風中枯葉一般,無所依靠。

——

回到現在,三個孩子已經去玩了,羅意凡擁著姐姐坐到一張長椅上,兩個人依靠在一起,看著遠處拿樹枝在地上點點畫畫,指揮弟弟們行動的羅毅筠。

羅意凡說:「他真的很像當初的你,總是把心事藏起來,等大人來發現,你知道媽媽為什麼會一直認為你很笨嗎?」

羅芸搖了搖頭。

「就是因為你不說,什麼都不說,誰也沒法窺探你的心事,而像媽媽這樣暴脾氣的人,她不可能來細細思考,只能忽略一切,歸結為最簡單的答案。」

「意凡,我記得當初孤兒院院長也說過這樣的話,她說,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一定要跟媽媽說出來,辦了收養手續之後,我就是媽媽的女兒,母親都會疼愛女兒的。」

「你為什麼沒有聽她的呢?」

「因為我太害怕失去了,尤其是你,我怕你不理我,怕媽媽不高興,這一輩子,前半生我都在害怕。」

「可最終卻是你先不要我,而且還整整不要我了十年,姐姐,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染上那東西,為什麼會酗酒嗎?就是因為我想不通,你不理我那麼久的理由,明明從小到大,嚷嚷著不理你的人都是我啊!」

「意凡,那十年我從沒有忘記過你,幾乎每時每刻,我都在想著你,念著你,可我不能,你知道的,我什麼幫助都給不了你,與繪美小姐不同,有了她,你可以飛黃騰達,而我,只會給你負擔。」

「我知道姐姐你的想法,我早就什麼都明白了,那十年我要是不頹廢,你也不用吃那麼多苦,對不起!」

羅意凡像個孩子一樣把頭埋進姐姐肩窩,聽著她的心跳聲,聞著她身上溫暖的味道,終止了話題。

這個世界上,唯有羅芸,才是他一輩子的珍寶,任何人都無法改變。 快樂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天漸漸黑了,一家四口在外面吃過晚飯之後,羅意凡驅車帶老婆孩子回家。

途中,他抽空看了看手機信息,有一個未接電話,還有一條簡訊。

『意凡,爸爸說這幾天讓你來家裡吃飯,這次休假時間長,你過來陪爸爸下棋,行嗎?』

簡訊內容讓羅意凡瞬間想起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個女人:陸繪美。這是個原本高傲、聰明的小女人,自從愛上他之後,就變得越來越畏縮了。

在羅芸離開的十年裡,陸繪美確實幫了他不少,他能建立劇團,在娛樂圈有一席之地,可以說全靠陸繪美父親的投資。

陸繪美家庭條件優渥,父親是大企業董事長,自己又是家中獨女,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本應該有一個更好的歸宿。

可惜,她卻愛上了當初一文不名的羅意凡,賠掉了自己的初戀,甚至很長一段時間的幸福。

對於這個女人,羅意凡是有愧疚的,但他唯一報答的方式只有努力讓陸繪美父親的投資得到更多回報,其他的什麼也給不了。

真的,他什麼也給不了。

偷偷把手機信息刪除,羅意凡抬頭看了一眼後視鏡,羅芸正在跟兩個兒子竊竊私語,他嘴角扯起一絲微笑,帶著些許無奈。

腦海中浮現出陸繪美那張總是帶著希翼的美麗臉龐。羅意凡的好只對羅芸一個人,雖然羅芸勸過他很多次,可他就是無法做出改變。

當初為了羅芸,他離家出走十年,滿足家裡的一切物質條件,可就是人不回家。十年,葉悠寒在思念和懊悔中滿頭白髮。十年,陸繪美付出一切追愛,卻一朝夢醒,身心俱創。

羅意凡心裡也是有痛的,可他無法妥協、更無法迎合,因為葉悠寒與陸繪美所承受的一切,當初的他,也正在從羅芸身上一點一點體會到,他的痛,又有誰能理解呢?

直到羅芸真正回歸以後,他才放下心結,努力去補償曾經傷害過的人。

不知不覺間,羅意凡的雙眉微微皺起,臉色也陰沉下來,隨手從旁邊拿起了一支煙。

「意凡,少抽煙,對你身體不好。」羅芸趕緊提醒,她探出身體想要阻止羅意凡,卻看到了羅意凡緊抿薄唇的側顏。

「意凡,你有心事?」

「沒事,姐姐,我只是煙癮上來了。」

「不要騙我。」羅芸的聲音雖然輕微,但卻很堅定。

羅意凡打了一把方向盤,開過馬路之後才說:「繪美來信息,讓我去陸董事長那裡陪陪他,可我放心不下你跟孩子,過幾天就要回爸媽家了,我不想去。」

「你應該去的,不是還有幾天時間嗎?我在家帶孩子,還有保姆照顧,你不用擔心,只要去爸媽家不遲到就行。」

聽到這裡,羅意凡拍了一下方向盤,猛地將車停在路邊,羅芸知道他不開心了,閉上了嘴巴。

不捨得對姐姐發火,羅意凡壓了壓情緒,回過頭來看著羅芸,眼底有些微紅。

「我想陪你和孩子,我們這次提前收工,就是為了回來陪你們的,繪美和陸董事長隨時隨地都可以見到,而且劇團演出,繪美一直都在我身邊…姐姐,你……」

羅意凡想說你不覺得委屈嗎?但他沒有說出口,只是用眼神在詢問。

羅芸當然明白他的意思,微笑著伸手撫上羅意凡的臉頰,只說了三個字:「我愛你。」

瞬間,羅意凡的一切不開心都沒有了,眼底的微紅也漸漸淡去,輕吻了一下妻子的手心,說:「那就讓我決定去還是留,那些外面的應酬,我會處理好,你不用太擔心。陸董事長現在雖然還是劇團的股東,但早已不是因為繪美,而是因為劇團的發展前途,他很看好我的。」

「嗯,我老公最厲害了。」羅芸微笑著表揚,那神情,一如往昔,羅意凡臉上掠過一抹幸福,回頭繼續開車。

汽車出發之前,他給陸繪美回了一條簡訊:抱歉,我暫時來不了,我和姐姐要去看望爸媽和泳心,等下次演出開始,我再抽空去看望陸董事長吧,幫我打聲招呼。

他沒有選擇打電話,陸繪美也沒有再回電,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羅意凡不想考慮電話那一頭的女人是否難過,至少目前不想,等見了面再說吧。

汽車很快拐進了小區裡面,那根未點燃的煙,被隨意擱在駕駛座邊上的凹槽里,羅芸嘴上哄著孩子,目光卻不時看向香煙的白色過濾嘴。

昨天晚上久別重逢的擁抱,羅意凡有些忘情,羅芸迷迷糊糊間總是聞到他身上有股煙味,所以此刻的羅芸又開始擔心起羅意凡過去的那件事來。

她不是好事的女人,也不會啰嗦,等回到家中,安頓好幾個孩子,回到夫妻自己的房中,她伸手為自己丈夫脫下外套,默默坐下,將外套放在了膝蓋上。

不用提問,羅意凡就知道了姐姐的心意,因為羅芸在脫外套的時候,輕輕摸了摸他的手腕。(關於手腕的梗,請參閱羅雀屋的秘密舞台劇)

羅意凡說:「你現在還在擔心那件事嗎?早就已經戒掉了。」

「我知道你早就戒掉了,但我聽劇團工作人員說,你一直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很緊湊,根本沒有多少時間休息,你煙癮大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是小香在告訴你的吧?我發現她最近跟劇團某個男演員走得很近,大概是談戀愛了,這小姑娘,老是把劇團里的事情透露給你,下次我要不准她再去劇團了。」

「不關小香的事情。」羅芸辯解得有些勉強,她很清楚自己騙不過丈夫,低下頭去,假裝替羅意凡疊衣服。

羅意凡說:「姐姐,我真的沒有抽很多煙,只是一個人想你們的時候才抽幾根,最近幾年,我一直在努力管理好自己的身體,你看。」

說著,羅意凡撩起了襯衫袖子,把胳膊上線條勻稱的肌肉展示給羅芸看。

「我空下來,都會去健身房鍛煉,飲食方面也管理得很好,姐姐,你不覺得我昨晚回來有什麼不一樣嗎?」

他俯下身,手指在羅芸臉頰處輕輕拂過,微笑著,帶起一陣紅暈。

老夫老妻這樣調笑,羅芸還是有些不習慣,迴避開眼眸,拿著外套走到大衣櫃前,『埋怨』了一句:「不正經。」隨即,羅意凡就從背後抱住了她……

——

「姐姐,我要吃蔥油餅,你做的。」

小小男子漢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人也貼上了羅芸的後背,緊緊抱住姐姐。九歲的羅芸已經很能幹了,幾乎包辦了家裡所有的家務。

與羅意凡的父母正式辦理收養手續之後,羅芸也經歷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自我調整期,才總算適應新家的生活,在此期間,葉悠寒只是對她有一段時間不願意喊自己母親有些介意,其他並沒有什麼不滿。

羅芸一邊洗菜,一邊回答說:「好,等一下我就做,正好媽媽買了麵粉回來。現在,意凡能不能不要搗亂,讓我動作快一點,中午媽媽吃飯很趕的。」

「不行,你得先給我做蔥油餅。」羅意凡似乎很開心,放開姐姐,人又蹦到了冰箱前面。

仙君重生 他學著羅芸墊個小凳子,想去拿冰箱上層的雞蛋,羅芸趕緊放下菜,轉身去扶他。

「意凡,你小心點,摔痛了怎麼辦?」

「摔痛了我絕不跟媽媽說,放心,她不會罵你的。」

「還是我來吧。」

看著羅意凡信誓旦旦的臉,羅芸心裡沒來由有些失落,她確實很害怕葉悠寒的指責,但比起這個,小羅芸覺得自己應該更在乎羅意凡是否會受傷。

自從確定無法在見到母親和親弟弟之後,羅芸就對眼前這個男孩越來越依賴了,她願意為他做任何事,依賴著對方每天展露出來的關心和笑容。

羅芸用雙手抱起個頭並不比她差多少的羅意凡,吃力地挪到小凳子邊上,讓他坐好。

「意凡,你在這裡先玩會兒,聽話。」

「你呢?」

「我洗洗手去做蔥油餅,但不能做太多,因為快要吃午飯了,就一小塊行嗎?」

「嗯,行的。」

看著羅意凡點頭,羅芸才鬆了口氣,趕緊去柜子里拿出麵粉,又拿了個雞蛋,開始和面。

她一邊幹活,一邊同羅意凡聊天,從廚房外面看進去,兩個小孩似乎有聊不完的話題,不禁讓人羨慕。 中午時分,葉悠寒匆匆回到家裡,羅芸已經在桌面上擺好了幾樣簡單的飯菜,工作很忙的葉悠寒與丈夫,也從不挑剔好壞,只要能填飽肚子就行了。

她坐下之後,匆匆扒了幾口飯,問:「小芸,今天的飯好像硬了,你少放水了嗎?」

「沒有,媽媽,我一直按照你教的方法淘米放水。」羅芸趕緊辯解,以為葉悠寒會不耐煩罵她幾句。

沒想到養母什麼事情都沒有,自己岔開了話題。她本來心思也不在這個上面,不過是隨口一問而已。

伸手抱起小羅意凡,葉悠寒讓他坐在膝蓋上,接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