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第十道菜是涼拌三絲,名為春曉。

十道菜下來,儘管每一道份量都不多,但吃到最後還是撐得不行,畢竟每道菜都吃得精光。

那些能剋制的還好,剋制不住的到後邊基本是痛並快樂著。

所以等喜兒說結束的時候,眾人也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遺憾,最後味滿齋還給前來的每一位都備了禮物,一個精緻小巧的食盒,裡邊是一盅湯。

喜兒建議大家吃的時候再打開,才能保證味道一直在最完美的時候,所以許多人都紛紛告辭,等著回家和家人分著吃,畢竟是湯,喝一口嘗嘗就行,沒那麼占肚子。

可惜他們沒有想到,等回到家打開蓋子后,就後悔分食的想法了。

這湯便是味滿齋的王牌菜,同樣也是每日限定,佛跳牆。

為了這道菜,陸錦依準備了三天,從湯到食材,全部都是自己親自過手。

沖著這道佛跳牆,原本還忍著第二天不去味滿齋,要冷一冷夏錦的人就有些忍不住了,尤其在吃過湯后,簡直時刻都想再吃。

只是味滿齋今日只宴客不營業,他們再去也沒用。

倒是也有不少人派僕人過去問能不能現在買湯,結果得知一個更讓他們鬱悶的消息。

佛跳牆每日只供應一百份,會員可以預定,每人限量一份,飛會員不能預定,只能趕早了,並且不外送,也不外帶,除非是味滿齋送予的禮品。

所以當天下午,就有許多人又讓僕從去辦了會員卡,預定了佛跳牆,還得到會員專屬的次日菜單。

自明日起,樓上卡座只專供席桌,也就是套餐,樓下卡座的可點當日菜單中能供應的菜式。

這次菜單中也標上價格,哪怕是財大氣粗的商家富戶都不由倒吸了口氣。

單佛跳牆,一盅就要一百兩,其餘菜式基本也都是幾十兩,哪怕是一碗米飯都要一兩銀子,一頓飯下來,恐怕還上千兩。

震驚之餘,眾人又覺得夏錦不是太過無知就是瘋了。

榆陽縣怎麼說也只是個小縣城而已,這裡的商賈富戶再富裕,對比起真正的一擲千金的門戶來說,不過只是普通人家,對於其中一些商家,可能一千兩就是幾個月的營收,怎麼可能會一擲千兩去吃一頓飯。

重生做只妖 或許短時間大家會忍不住新鮮去吃,但卻無法長久,這樣味滿齋早晚都得倒閉。

有人甚至給出了預估時間,認為味滿齋無法超過一個月就會關門大吉。

當然,也有人開始琢磨起壞心思來,打算從中作梗,然後奪得食譜,或者把夏錦挖過來。

不過,不管大家什麼樣的反應,今天的開業明顯非常成功,這會味滿齋雖然關門了,但裡邊依然傳出陣陣香氣,只是這會只宴自己人。

今日所有的工作人員們也都能吃到四時季景十道菜,這些菜都是今日首次出現,就算是伍元他們都還沒吃過,哪怕是同樣的食材搭配,看起來和以往吃過的非常相似,但味道卻還是不同。

至於外界,沒吃到四時季景的人還在回味那道蓮花白,甚至因為蓮花白的高價,還激發起大家的吹噓心裡,在人前難得的沒有刻意貶低,而是添油加醋的吹起來,弄得那些沒吃到的也心癢難耐,紛紛猜測味滿齋其他菜式。

但再怎麼猜,以蓮花白這樣的價格,普通人也消費不起,所以嘴饞之下,只能繼續去買海鮮,中端消費者還能去魚陽樓吃一頓解饞。

總的來說,今天的話題還是屬於夏錦和味滿齋的。

傍晚,牧良上門辭別,忍不住又問了句:「真的不打算把味滿齋ba開到府城,不管怎麼說,榆陽縣終究是個小地方,生意怕會受限。」

陸錦依卻笑著搖頭,道:「若以後有機會,也許會吧,但目前並沒有這個打算,榆陽縣挺好的,而且酒香不怕巷子深。」

「好吧,對了,魚陽樓的開業時間定在十日後,屆時你們可要來?」

「去。」陸錦依和伍元對視一眼,點頭道:「正好我也想看看府城是怎麼樣的。」

「那行,到時候我派人來接你們。」牧良顯然很高興。

伍元也笑道:「不用了,反正路我也熟,到時候我們自己過去,不過到時候便要叨擾牧大哥了。」

「說什麼叨嘮,別和哥來這個啊,儘管當自個家,行了,那我先走了。」

「誒,等等,牧大哥,這是給你和你朋友的禮物,祝你們一路順風。」陸錦依道。

雖然牧良帶來的這位朋友明顯不想與他們結交,連個掉頭之交都嫌棄,但陸錦依還是給他準備了一份,不管人家接不接受,也都是為全牧良的面子而已。

伍元把兩個食盒遞給牧良,也笑著道了聲:「一路平安。」

見是食盒,牧良便也沒拒絕,哈哈笑著拿過來,掂量了下,道:「謝了。」說著就翻身上馬,離開了。 翌日,一大早味滿齋門口就有不少人時不時的假裝路過盯梢,這些人不是為了消費,主要是好奇有沒有生意,畢竟聽說味滿齋的飯菜都是天價,而且昨天接受邀請到場的也不算多,說不定這些人就是味滿齋未來的顧客了,如果這些人都不捧場的話,味滿齋還開得下去嗎。

有些人覺得不管還是夏錦,真是想賺錢想瘋了,開個普通的飯館多好,價格不那麼貴,肯定每天顧客盈門的,現在弄得別人就算要吃也沒那經濟條件,她這樣開著有什麼意義嗎。

有人可是聽說了,好像味滿齋昨天還送給客戶一道湯,比二十兩高價的蓮花白還貴,似乎售價上百兩。

誰會天天花上百兩去喝一道湯啊,這銀子又不是路上撿的石頭。

不過讓眾人失望的是,味滿齋一直到臨近中午才開門,門上也正式掛上牌子,說明以後味滿齋只供應中午一餐,共三個小時,要用餐的最好提前預定,尤其是二樓的,會之間定時上菜,若無法準時到場的人,錯過菜肴味滿齋不負責,無法預定的,就只能看運氣。

告示一掛出,又引起了輿論,有人嘲諷,有人笑罵,有人羨慕,有人等著看好戲。

不過今天的好戲顯然是看不成,中午時間一到,便開始有馬車往這來,下了車進味滿齋里。

而且人還不少,不像昨天只是因為邀請函人頭受限,今天很多人都帶著身邊的朋友或者家人過來。

也有一些昨天聽了各種傳言,也好奇來嘗試的,不過基本都是當地的一些有錢人。

接下來的幾天,味滿齋每天都有人光臨,不過人數還是如眾人所料的,一天比一天少,畢竟都不是什麼巨富,哪怕菜再好吃,也扛不住這樣砸錢。

單看味滿齋除去開業那天的營業,五天下來,收入共七萬兩,除去各種費用,凈利潤6.8萬多兩。

這賬目若被外人得知,怕又會引起風波,畢竟著實太過暴利了。

現在工坊那幾條線,合起來半個月的總收益都沒有這個多,著實恐怖了些。

若他人得知的話,或許就能明白為什麼味滿齋有這底氣限制時間,每天只開兩個時辰,而且每隔五天休息兩天。

據說味滿齋給開的工錢也非常優厚,而且每隔五天休兩天,那兩天就算不用上工也依然算工錢。

所以近期也有人在打著進入味滿齋打工的主意,想著就算味滿齋開不了多久,但至少能維持一段時間,只要這段時間撈到銀錢就行了。

可惜味滿齋卻遲遲沒有發出招人的通知。

今天是味滿齋休息的時間,陸錦依難得睡晚了些。

別看味滿齋每天只開兩個時辰,而且都是中午營業,但她都要一大早就起來準備,畢竟現在她是主要,也是唯一的掌勺大廚,什麼都需要她來做,現在身邊挑選出來的『接班人』還在成長中,想要他們能各自完美的負責一道菜,至少需要一個月左右,何況味滿齋的菜式都是變動的,所以每個人也需要學會好幾道菜才行。

這些菜不是只要複製流程和食材就行的,非常的考究基本功,如刀工、火候等掌握程度。

所以這段時間陸錦依非常的繁忙,每天都到晚上才有休息時間,因為中午結束后,下午還要繼續去製作菜單,挑選準備食材,尤其的佛跳牆,每天都需要供應,而這道菜非常的繁瑣,總要下午就開始準備上。

終於有一天啥都不用做了,陸錦依心情非常好,睡了個飽覺,正好今天也是兩個小孩休沐,便乾脆再度計劃起野餐來。

之前和梁伯那邊詢問過,現在葫蘆山已經解除危機,沒有發現巨蛇的蹤跡,而且由於之前巨蛇的出現,讓許多動物都往裡退,所以現在外圍再往內里一些反而安全一些,當然,更深的地方依然不安全,有許多野獸。

陸錦依只是在外圍就不怕,所以帶著一群小孩,還有十六這個『大孩子』,加上阿藍和小灰,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坐著馬車回村。

當然,少不了伍元這個帶隊的。

雖然十六的武功比自己高,但伍元還是不放心,雖然他進來也很忙,工作壓力一點都不必陸錦依小,大概是被陸錦依蒸蒸日上的事業給刺激到了,也一心投進事業里。

先回了村裡的伍家,陸錦依做了滿滿幾大食盒的食物,然後浩浩蕩蕩前往葫蘆山。

村裡的人聞言都出來看稀奇,不過這次卻沒敢主動去接近,畢竟現在陸錦依這一群人整個精神面貌完全不一樣,從衣物到用品,到氣質,看著就有壁了。

加上村長他們為了防止有人再次像上次大蛇事件一樣乘機攻擊伍家,所以經常給眾人洗腦,伍元和夏錦在榆陽縣的地位有多高,有多富有,還得縣令大人賞識等等,不能得罪。

而近期,今晚海鮮商線的出現,工坊進一步寬大,村長和許多已經嘗到甜頭的耆老們更是天天給身邊的人洗腦,說伍元和夏錦是要帶著大家賺錢,現在大家的生活開始變好了,都是因為他們,因為工坊,如果哪天工坊不見了,那他們將又要回到曾經食不果腹的日子。

尤其之前伍元和陸錦依同意開放融資,村裡許多人家都投了錢進工坊,如今她們同樣也嘗到什麼都不用干就能分到銀子的甜頭了,這些人自然也不願意有人搗亂斷自己財路了。

不過村長也怕村人會在這種伸手拿錢的日子裡迷失,所以和伍元與陸錦依,還要幾位耆老又討論了一陣后,決定開啟創業者計劃。

所謂的創業者計劃,就是伍家村所有人,只要審核通過,都能申請和工坊合夥創業,工坊這邊會另外取出一部分資金作為創業資金,想要參與創業的人,需要有完全的計劃或者規劃,並且能說服,有能力,可以是項目,也可以是資金,然後尋求合作,只要通過,你可以申請到創業資金,如果有能讓工坊看重的項目,也可以合作,如果有足夠的資金,也可以投入工坊的某個項目中,不過這些項目自然不能是現在已經存在的項目,而是未來新開的項目。 這個計劃幾人商量了許久,最後定下初步計劃,暫時由村長他們來執行。

畢竟這樣的計劃太過新潮了,恐怕短時間內少有人敢來嘗試。

再者伍家村的人向來以務農為生,突然讓他們自己創業,也不知道該怎麼創業,而拿錢投資,這更難。

許多人的習慣就是多進少出,存錢一直是許多人的習慣,哪怕現在一些家庭因為工坊賺了不少錢,但也少會把這些錢投到未知的項目上。

所以這是個長期的計劃。

不過值得一說的是,這個計劃被牧輕丘給看上了。

主要是陸錦依和伍元對律法之類的都不是非常了解,所以訂立這份計劃的時候還是找了牧輕丘幫忙過目看看有沒有漏洞。

牧輕丘對這份計劃倒是非常的感興趣,只不過按照他的話來說,執行成功率很低。

不過若有恰當的時機,未嘗不可一試。

現在已經開始進入深秋了,整個葫蘆山雖然不至於一片黃色,不過許多樹木已經光禿了,地上落滿了落葉。

但同樣野果野菜也不少,葫蘆山畢竟是一座極品的天然食材寶庫,每個季節都有不同的應急植物出現,像現在,哪怕多數樹木樹葉掉光了,但野果野菜都很豐富。

比如這會,眼前一片的紅色,許多光禿的枝椏上都吊著一個個『小燈籠』,地上也掉了不少,四處散發著一種柿子的甜香。

原本每年一到這個時候,許多村民會來采柿子,不過今年因為蛇的事情,至今都沒多少村民敢接近這裡,所以許多柿子都只能爛在地里。

陸錦依看著這一片滿滿當當的柿子,高興得不行,立刻指揮起一群『子弟兵』開始採集。

除了柿子外,往裡走竟然還見到有幾株泥猴桃樹,這會泥猴桃也成熟了。

不過這些泥猴桃不知道是不是品種的原因,非常小個,而且比較酸,所以少有人摘去吃。

一路走一路采,除以上兩種,還有荔枝、龍眼、橘子、野葡萄、李子、紅柚等,竟還發現了一片秋葵。

等眾人走到勘察過的野餐地的時候,已經採集了大筐小筐的野菜野果了。

「來,孩兒們,動起來,野炊就要自己動手才好玩。」陸錦依叉著腰,跟孩子王似的,帶著小豆丁們開始處理起食材來。

這麼一路玩下來,就算是最拘謹的陸家兄妹兩都完全放開了,高高興興的應著,就有模有樣的抱著小籃子跟在孩子隊伍後邊跑。

伍元和小五、小六則去搭灶台,找柴火生火,十六仗著自己武功高,直接進入竄入內林去狩獵了,阿藍也跟著去,沒過多久,一人一狗火拎著,或馱著咬著一些小獵物就回來。

喜兒還有兩個小姑娘鋪好餐布,擺好東西后也跟著去幫忙處理食材。

原本他們就準備了很多處理好的烤串,還有兩隻大豬腿,這會十六還獵來了兔子山雞等,陸錦依全處理了,都架上去烤。

特意定做的燒烤廚具全部取出,鐵網放上,刷上一層油,火花頓時冒出,驚得孩子們又是害怕又是興奮。

隨後一串串的肉串,蔬菜串放上去,刷上醬汁烤炙。

陸錦依只做了一遍,孩子們就自個動起手來,還玩得很興奮。

這些都比較安全,所以大人們也沒多去管他們,只讓他們一定要把肉烤熟了才能吃。

這次的野炊,陸錦依還做了另一種新品,也就是壽司。

新採的水果也挑選了一些洗乾淨,做了許多的水果拼盤。

顯然,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都很喜歡這種方式,連阿藍都撒歡和不停,而且還時不時的去搶孩子們的作品,或者賣萌混肉吃。

陸錦依吃了一會就停下了,盤膝坐在餐布上和伍元聊天,當然,聊天的內容十句有八句都是食材或者烹飪。

兩人聊了一會,陸錦依就提議想去周圍溜溜。

這邊之前已經勘察過,所以伍元也沒反對,讓小五和小六看著點就和陸錦依去周邊看看。

陸錦依其實還是對之前丟失的白松露念念不忘,還是想著能不能有幸再遇到白松露。

可惜走了一圈,都沒見著有,別說白松露了,進來少有下雨的時候,他們這塊地方也不是潮濕之地,所以連其他菌菇都少見。

不過兩人走了一會,倒是發現了一個小泥塘。

泥塘里這會還有枝幹,可以明顯分辨出是蓮花和和也的枝幹,也就是說這快小泥塘應該是蓮花池之類的。

想到秋天荷花雖敗,卻有另一個產物,便找了個樹枝想挖挖看。

不過被伍元給阻止了。

伍元自個找了根更大更長的樹枝,按照陸錦依說的,在泥裡邊翻找。

沒一會還真翻出了東西。

不過翻出來的卻不是蓮藕,而是藕帶。

陸錦依詫異了,讓伍元把那東西撥過來,瞧了瞧,果然是藕帶。

藕帶其實就是沒長大的蓮藕,不過也算是食材,而且還挺受歡迎。

這個時候都已經深秋了,按理說自然生長的話,早過了藕帶期,現在的藕帶基本都成了蓮藕了,沒想到這個蓮塘里的藕帶竟然還沒長成蓮藕。

「來,再來,多翻一些。」陸錦依道:「等會回去要讓人過來翻一翻,把這些藕帶都弄出來。」

「又是極品食材?」伍元看她這高興的勁兒,不由也跟著笑。

「高級食材算不上,但也的確是好東西,回去做給你們嘗嘗鮮。」陸錦依笑眯眯,結果笑容突然頓住,驚道:「那是什麼?蛇?」

她正好瞄到伍元樹枝挑起一條滑溜溜的東西,不過很快又鑽入泥里。

伍元也看到,眉頭微蹙,大概是被前兩次的蛇襲給弄出陰影了,立刻起身,護著陸錦依後退。

不過剛剛他們這一攪,可能已經驚動了裡邊的『住戶』了,這會都開始刷存在感,在泥里穿梭來攪動去的。

而且看著數量似乎還不少。

「走,回去。」伍元變了臉,立刻抓著她就要離開。

陸錦依卻突然按住他的胳膊,道:「等等,不對。」

她又往泥塘看了一會,然後眼睛瞪大,道:「不是蛇,是黃鱔,天啊,好多。」

「你別過去,小心。」見她要接近,伍元忙拉住她。

「沒事沒事,那不是蛇,是黃鱔,也是魚類,沒有毒。」 可無奈陸錦依怎麼解釋,伍元就是不讓她靠近,半拽半抱的帶著她原路返回。

陸錦依氣死了,用力錘了她幾下,卻是沒法掙脫,不管她怎麼解釋伍元都當耳邊風。

野炊地這邊,眾人也聽到動靜了。

小六跑過來伸出脖子,扒開樹枝瞧了瞧,立刻跟受驚的兔子似的,臉紅耳赤的跑回去。

也難怪他會誤會,這會兩人抱在一起,一邊掙扎一邊走,遠遠看著就是兩人抱著在親熱。

「怎麼了這是?是不是出什麼事情?」小五見此情況,也有些疑惑,要去看看。

小六趕緊攔住他,道:「別,別過去,沒什麼。」

小五看著他更疑惑了,道:「你這樣子可不像沒什麼啊?」

「是不是我師父怎麼了,好像聽到聲音了。」黑子也隱約聽到似乎陸錦依在喊什麼,便呲溜了下起身就要跑過去。

不過他才跑出幾步,就被十六拎著后領子給定住了。

「人家兩口子正玩呢,別瞎湊熱鬧。」

小孩們不太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陸箐好奇道:「玩什麼?」

錦鯉農門崛起日常 這段時間十六雖然只教導黑子他們輕功,但陸家兄妹每天無所事事,雖然不學武功,但也每天跟著,倒是都混熟了,也不怕十六,反而對十六很是崇拜。

當然,不是崇拜他武功高,而是崇拜他能和阿藍、小灰說話,而且它們都聽十六的,讓小孩們覺得特別神奇。

十六還騙他們說自己是阿藍的長輩,因為修鍊有成早日化成了人形,結果除了黑子外,四個小孩竟都相信了,現在都把十六當狗仙呢,畢竟人家還會飛,可厲害。

「玩你們不能玩的。」十六道。

「十六先生,你別亂說啊,教壞了小孩大娘子可要生氣了。」喜兒捂著嘴偷笑。

「嘿,這怎麼能叫教壞呢,反正長大也會知道……」

他這話說得意味深長,也不知道幾個少年少女怎麼腦補,頓時都紅了臉。

正這個時候,聲音又遠及近,這會陸錦依估計說話說類了,抿著唇生悶氣,被伍元拉著回來。

見兩人似乎不像想象中那般,氣氛似乎有些怪異了,十六也疑惑,道:「怎麼了,這出去走一遭,吵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