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軀體的智慧

「少爺不能大意,四少爺最近的表現也是極為突出,河東省那邊,青葉門不算什麼,黃楓谷不出意外,應該也是加入了四少爺一方!」那老者道。

「黃楓谷?嗯,確實不可小覷,不過,外面的勢力,終究還只是輔助作用,相當家主,最重要的還是自身強大和家族長老們的支持……」葉家大少爺道。

「家族長老,定然是會支持大少爺您的!」那老者諂媚道。

「呵呵,那可不一定,那些個老傢伙,一個個姦猾似鬼,唉,其實要我說,還是修為最重要,如果我能突破到先天後期的話,這家主之位,老二和老三還有資格跟我爭嗎?」

「只可惜,我達到先天中期巔峰已經有三年多了,可就是沒辦法突破這個瓶頸……」葉家大少苦惱道。

先天後期,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

即便是聖地,先天後期的強者也不是很多。

「二少爺和三少爺同樣也沒有達到先天後期……」那老者道。

「可他們兩個的修鍊資質,可都比我要強一些啊,我比他們大了十餘歲,結果竟然處於同一境界,尤其是老三,這傢伙的實力太強了……」葉家大少說話的時候,眼神之中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神色……

葉家老三,是他們三兄弟之中資質最為出眾的,今年才不過二十八歲,就已經達到了先天中期巔峰,和他與葉家老二,屬於同一個境界,而且真是要打起來,兩人還都不是老三的對手……

須知,三兄弟的年齡並不是一樣大,他年齡最大,今年三十七歲,大了老三九歲,老二三十三歲,大了老三五歲,最後就是葉擎最小,今年才二十……

按理來說,他今年才三十七歲,並且是在三十四歲那年就已經達到了先天中期巔峰,這份資質,已經是非常罕見了,可老三,更加變態……

二十八歲的先天中期巔峰,被家族寄予厚望,甚至於內定了本次聖地交流賽的第一名……

當然,如果讓他們知道,年齡最小的葉擎,在實力上已經達到了先天後期,甚至是先天無敵,這葉家人就不知道作何感想了……

同樣是在這主峰之上,另外一個比葉家大少爺還要豪華的庭院里,一名宮裝打扮的美婦腳下伏著一名老嫗……

「聽說,那個小畜生回來了?」那宮裝女子淡淡道。

「是的,回來了,不出意外,應該就快要到山上了!」那老嫗顫聲道。

「呵呵,有意思,他竟然敢回來,那些人,怎麼會讓他回來呢?」那美婦輕輕皺眉,而後又道:「那小畜生當年……嘿嘿,算算時間,他今年也有二十歲了,不知道功法有沒有突破到《玄天決》的第三層,這點實力,也敢回來,是不甘心,還是……」

「算了,你去找幾個人來,明白我的意思嗎?」那宮裝美婦目光如炬,看向那老嫗……

「明……明白!」那老嫗渾身打了個哆嗦,而後離去……

「她都死了二十年了,你還是忘不了她?哼,既然這樣,我就讓你看看,你和她生下來的小畜生,到底是多廢物!」

「雖然,你們並不知道,其實他剛出生的時候,資質是那麼的驚人,這怎麼可以,他怎麼可以比我的兒子還要出色?」

「那苦毒之葯入體,就算是一塊絕世美玉,也能讓他銹成破銅爛鐵,還想修鍊?嘿嘿……」

美婦流露出一陣陰毒的笑聲,然而周圍卻沒有一個人能聽見……

天雲山脈的外圍,何林親親自開著一輛商務車,葉擎等人坐在其中,然而還沒等進山,就被一群山民給攔住,大路上設置了障礙,進出要受到他們的許可!

「你們是什麼人?這裡不允許外人入內!」

其中一個年齡頗大山民將路障設置好,朝著何林喊道。

光看著山民,一個人居然將雙人合抱的大樹舉了起來,就可以看出,此人的實力不弱,起碼也是個大師級的強者,否則不可能有這麼一份力氣。

由此也看出聖地的可怕之處,大師級強者,在外界不知道多麼的瀟洒,在這裡,只是個設置路障的守門員……

「呵呵,多少年了……我終於回來了……」

何林低吟,而後看向那人,突然激動起來:「何武?何武是你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咦?你認識我?你……你是……何林大哥?」那何武見狀,不禁瞪大了眼睛……

「是我,是我啊,何武,二十多年不見,你可是蒼老了許多……」何林感慨道。

「大哥你也是,頭髮都白了,不過精氣神卻好了許多……你……你突破先天了?」何武興奮的問道。

身為聖地的人,哪怕只是個設置路障的守門員,見識還是有的,他也見過不少先天強者,自然發現了何林身上先天強者獨有的氣質…… 「嗯,僥倖突破,我這次可不是一個人回來的,過來,見過葉擎少爺!」何林道。

「什麼?葉擎少爺?少爺在哪?」何武激動道。

二十年前,葉家主峰上發生了一件大事,導致葉家家主決定將葉擎送出葉家,但具體發生了什麼,絕大部分葉家人都是一頭霧水。

只知道,身為葉家四少爺的葉擎,被家族中的三位長老帶出了天雲山,放在外界扶養,而與此同時,也只有少數人知道,何林同樣在這個時候離開了葉家。

不是何林走的保密,而是他太不引人注意,當年離開葉家時候的何林已經三十多歲,宗師級的實力。

這樣的水準,放在別的隱世門派,或許也能算的上是中間力量,但是在葉家,絲毫不起眼,也幾乎沒幾個人會注意到他的消失。

何武與何林是堂兄弟,何家世代為葉家服務,屬於葉家的僕人。

即便是同樣身為僕人,地位也有高有低,起碼在何家之中,何林算是家族中的頂尖的那一小撮人。

看何武的年齡與何林差不了多少,現在才只是八級大師,就可以知道,他的修鍊資質,遠不如何林。

對於何武來說,葉家的嫡系,那就是他們的天,身為天雲山脈外圍的守門員,何武很少能夠見到真正的葉家嫡系。

至於旁系,那就不算了,葉家身為千年世家,縱然傳承不到千年,估計也差不到哪去,葉家弟子自然是不少的,但大多數是旁系,嫡系弟子可是很稀少的,而且地位極高,隨便一句話,就能改變他們的命運。

「少爺,這是我堂弟何武,在葉家之中算是外圍巡邏人員,負責保護天雲山脈不讓外人踏入。」何林道。

「呵呵,何伯的堂弟?也算是自己人了,相逢即是有緣,看你突破在即,我先助你一臂之力!」

葉擎笑著,隨意朝著那何武的身上一拍,一股由靈液化作的精純靈氣瞬間被注入到了何武的身上,他本就是八級巔峰的武者,受此靈氣的刺激,瞬間突破瓶頸,進入九級宗師境界……

「拜謝葉擎少爺!」

感受到功力突破后所帶來的力量,何武激動的下跪行禮……

在葉家,下跪是常事……

這裡遵循著舊禮,等級森嚴,不能有絲毫逾越。

雖然,有些規矩近乎不近人情,但是規矩就是規矩,一個家族倘若想要傳承的更加久遠,除了要擁有足夠的實力,還要有規矩。

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規矩是持續一個家族興旺發達的催化劑。

當然,時代變了,尤其是現代社會,很多東西,也要做出相應的改變,否則的話,距離被淘汰也就不遠了。

「不用客氣,起來吧,何伯離開天雲山已久,我就更不用說了,從小就沒在這裡呆過,對於山上的情況,也不甚了解,你可有什麼可以告知我的?」葉擎開口道。

現在葉家是個什麼情況,葉擎可是雙眼一摸黑……

除了知道葉家有個老祖宗,常年不露面,家族一切都是葉家的家主在主持,五大長老共同輔助之外,別的消息知道的很少,甚至連葉家主有幾個媳婦,他上頭到底有多少個名義上的姨娘都不清楚……

「葉擎少爺,何武地位低微,常年呆在山下,一年也去不了山裡幾次,對山上的情況,也只是道聽途說,需要少爺您,親自判斷……」何武聞言沉聲道。

「呵呵,行,不管是你知道的,還是聽說來的,都說說看好了!」 睿山枝津也 葉擎笑道。

「有關山上的消息自然有很多,不知道少爺您,到底想聽哪一方面?還有,請少爺您施展一下《玄天決》……少爺贖罪,有大哥作證,何武並沒有懷疑少爺您身份的意思,只是例行行事……」

何武謹慎道……

他嘴上說,不懷疑葉擎的身份,可也不能確認,他真的就是葉家的四少爺。

何林是他大哥不錯,可畢竟離開家族已經二十年了,在外面有什麼變化,誰也不清楚,眼前和這個年輕人雖然一見面就給了他莫大的好處,讓他突破瓶頸,進入九級武者境界,可不代表,他就會忽略葉擎的身份問題。

在何武看來,人可以冒充,但是功法冒充不了!

《玄天決》是葉家嫡傳弟子才能學習的功法,只要葉擎能夠施展出《玄天決》來,自然可以確認他的身份。

「呵呵,好,葉家有你這樣的忠僕,何愁不能興旺,千年世家,果然不凡,你切看吧!」

說著,葉擎將《玄天決》功法隨意演示了一番……

「這是玄天決第六層的力量?少爺您已經進入了先天境界啊,果然不愧是家主大人的兒子,各個都是天才!」何武感嘆道。

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還是在葉擎的幫助下才達到的,而家主大人的四個兒子,最大的一個也還不到四十歲,最小的才二十,然而各個都是先天境界的超級強者!

「現在確認了我的身份,我能問你話了嗎?」葉擎道。

「當然,少爺請問,我知無不言!」何武恭敬道。

「嗯,家主,在山上嗎?」葉擎問道。

「自然,家主大人已經二十年不曾出過天雲山了!」何武道。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或許出去過,反正他不知道,在他的記憶里,確實二十年沒出過門了。

「二十年?嗯,那我其他幾位哥哥,可都在山上?」葉擎問道。

「大少爺在山上,二少爺和三少爺兩個都不在!」何武道。

「這二十年來,家主,可曾納妾?」葉擎問道。

從何林那裡,葉擎知道,雖然葉家主有四個孩子,但是他們的母親,都不是同一個人!

而葉家主母的位置,其實是三少爺的母親!

「應該不曾吧,反正我沒聽過,據說家主大人的功法在二十年前達到了《玄天決》的第十層境界,余要閉關,衝擊傳說中的聖級,現在家族大小事務,幾乎都是由夫人和五大長老他們做決定的!」何武道。

夫人,應該就是那位三少爺的母親了吧……

比起老大,老二,以及葉擎的母親來,這位可謂是來頭最大的了!

老大和老二的母親本就出自葉家,世家之中,雖不至於近親結婚,但是同姓結婚是常有的事情,據說老大和老二的母親原本都是侍奉葉家主的丫鬟,後來有了孩子,母憑子貴,也成了葉家主的平妻。

葉擎的母親來歷神秘,誰都不知道她是從哪冒出來的,只知道是二十多年前,葉家主一次外出之後,回來身邊就多了一個女子,也就是葉擎的母親。

而老三的母親則是大為不同,她能成為葉家的主母,並不是葉家主定的,而是來自於那位葉家老祖,同樣的,能成為葉家主母,此人的來來頭極大,據說是來自醫聖門,傳說還是聖級強者的親女兒,但具體如何,只有類似的傳言,並未證實。

那個時候的何林也只是一個下人,別人也用不著為他去證實什麼……

而醫聖門,那可是與葉家同為八大聖地,而且排名上,更是僅次於護龍一族,單憑實力上來說,確實是在葉家之上,連葉家主,都要給這位夫人幾分薄面…… 隨後葉擎又問了一些有關葉家的常識性問題,何武一一作出解答。

這個時候,葉擎對葉家算是有一個較為全面的了解……

葉家身為千年世家,枝繁葉茂,有資格生活在天雲山脈內部的人數量就有上萬,還有數以十萬記的葉家旁支,家僕等等,生活在以天雲山脈為中心的山脈外圍,比如何武就是如此。

何家大部分人也都生活在天雲山脈以外,只有少數出眾者,可以通過選拔,或是推薦的方式,進入天雲山脈內部,甚至是主峰!

天雲山內部,則是居住著血脈較近的支脈,先天強者們的門人底子及其家人,或是為葉家做出過貢獻的僕人及其後代,再或則就是九級以上的武者及其家人,總之都是頗有地位之人……

何武之所以如此興奮,也是因為葉擎幫他突破到了九級宗師境界,未來他也可以帶著家人,走進天雲山脈內部生活了……

至於天雲山主峰,就只有葉家嫡系和少數侍奉他們的僕人,先天境界以上的強者及其家人,才有資格入住其中,天雲山主峰,算是葉家核心中的核心,在主峰的峰頂,就是葉家老祖居住的地方,其他人,哪怕是葉家家主,以及權勢最重的幾位長老,也只能居住在靠近山頂位置的半山腰上……

而整個葉家中,有資格在天雲山脈主峰上居住的,總人數也就在千人左右……

在葉家,有著嚴格的等級劃分,一個人的地位和他的活動範圍是掛鉤的,很多地方,地位低的人不能去,去了就要受罰,甚至是死罪!

葉擎身為葉家嫡系,又是葉家家主的兒子,進入主峰自然是沒有問題的,辭別何武,葉擎等人繼續前進,直到進入山脈附近,將車子留在一旁,而後徒步上山。

天雲山脈的景色秀麗,不管是環境還是靈氣狀況,都比起青葉山脈要強很多,長期生活在這裡的人,甚至都能做到百病不生,對於修鍊,自然更有益處,而且越是朝著山脈深處,靈氣的密度就越高。

怪不得居住在山脈外圍的旁支族人和家僕們,一個個某足了勁,都想要進入山脈內部,修鍊環境上,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什麼人,竟敢擅闖天雲山脈,不要命了嗎?」

就在葉擎他們順著山路,朝著山脈內部進發的時候,四名武者,突然冒了出來,攔住了葉擎等人的去路……

「大膽,見到四少爺,還不趕緊磕頭行禮,不要命了嗎?」

何林上前一步,怒視那四名武者道。

「嘿嘿?四少爺?什麼四少爺,我們只聽說過大少爺,二少爺,三少爺,從未聽說葉家還有四少爺,你們竟然膽敢冒充葉家四少爺,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為首之人,面容陰冷道。

來人是誰,何林也不認識,畢竟他離開太久了……

「何伯,看來山上有人迫不及待了……」葉擎笑道。

其實,這四個人的實力都是宗師級高手,放在外界,也絕對算不上是小角色,只可惜,他們碰到的葉擎……

而派遣他們過來的那些人,根本沒有詳細了解過葉擎……

其實這才是正常的,葉擎從山上下來的時候,確實有不少人在盯著他,可是看到他在蘇家,隨著蘇老爺子的去世之後,整個人變成了受氣包,空有一身實力,面對幾個普通人卻敢怒不敢言,甚至連生活費被剋扣的情況下,只能去找同學蹭飯……

只能說,那個時候的葉擎,活的實在是太窩囊了,甚至讓他的對手們,對他都沒有任何攻擊的慾望,久而久之,自然也不會將他放在心上。

除了幾個哥哥隨手在青葉市布下了暗子之外,那位葉家主的夫人,早就將葉擎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直到葉擎返回葉家的消息傳出,這位夫人才總算想起,外面還有葉擎這號人的存在。

可是對於葉擎,她並沒有再去仔細了解,原因很簡單,葉擎的身體情況,就是他做的手腳,她自然是再清楚不過了。

葉擎即便是回來,也不會有任何威脅,中了苦毒,身體宛如鐵鏽,想要再修鍊出什麼明堂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才會有派出四個宗師級武者的烏龍情況出現……

如果他仔細了解過葉擎,就會知道,別說是四個宗師,哪怕是四個大宗師,甚至是四個先天強者,那過去了也是送菜……

「是的,少爺,以下犯上,在葉家,是大罪!」何林面容冷峻道。

「那就先廢了他們幾個吧,剛剛回來,總不好見血,不吉利!」葉擎輕聲道。

「是,少爺!」

何林聞言點頭,隨後閃電般的沖了過去,直接對著四人的丹田部位,連連揮手,隨後四人都被打飛了十多米遠,撞在了山坡的大樹上,滿身是血……

說好的,見血不吉利呢?

「你……你竟然毀了我們的丹田……」

幾人瞬間面如土色……

丹田被廢,意味著,他們真的成了廢人,在葉家,哪怕是一個孩子,都少都會幾招,練有內功,而他們以後恐怕連個孩子都打不過……

「哼,就憑你們,也敢攔我家少爺去路?說吧,是誰指使你們過來的!」何林冷哼道。

幾人聞言,相互對視一眼,嘴巴緊閉,連話也不敢說……

他們雖然生活在山脈內部,相對於山脈周圍的葉家人來說也算是上等人,但是面對傳達命令之人,仍舊只是微不足道的小卒子而已……

葉家太大,人也太多,消失幾個,沒人會在意……

「算了,能針對我的,無非就是那麼幾個,無需和他們幾個炮灰計較,切上山去吧……」葉擎輕輕搖頭道。

在葉擎他們走後,其中一人掏出了手機,想打電話通知上面的人,結果發現,手機竟然被踹壞了,只能苦笑不已……

在葉家,幾乎有著和黃金家族差不多的規矩,外面的那些電子產品,在族內幾乎是禁止流通的,外圍管控的不嚴格,但是對於生活在山脈內部的族人,管控就不一樣了。

外物容易分散注意力,不利於武道修行,被長老們明令禁止。

但與此同時,一些高層,比如居住在山峰上的人,幾乎大多數都有電子產品,這裡甚至還專門聯通了網路……

他們幾個人身上的這部手機,還是交代他們辦事的人給的,有了結果直接用這個通知,結果這玩意,竟然被何林一腳踹壞了……

葉擎他們繼續上山,攔路之人,自然不止是那麼一撥,這次同樣是四個人,不過卻換成了四個大宗師……

「就知道,那四個廢物不靠譜,不可能攔得住您,四少爺既然打算回山,怎麼可能連第一關都過不了?」那為首之人笑呵呵道。

「既然知道是四少爺到了,還不趕緊行禮?」何林沉聲道。

「見過四少爺,想來四少爺已經欣賞過天雲山的風景了,也是該返回的時候了……」那老者隨意拱手,言語之中,更是沒有絲毫的尊敬之意……

「看來,剛才我還是太仁慈了……」葉擎輕嘆道。

前面剛放過四個,這四個傢伙,更加的得寸進尺……

「四少爺,我們也是為你好,其實,以您的身份,在外面的花花世界,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不好嗎?很多人,想有這個機會,求都求不來呢,您又何必再回來趟這趟渾水呢?」那老者看似好意道。

「閉嘴,該死的傢伙,少爺如何做事,用不著你這個奴才來評判!」何林怒目而視……

何倩,蘇欣兒兩人很是緊張,她們發現,這一路回家,和她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這哪裡是回家?

簡直就是一路殺回家……